吾家小狐妻

吾家小狐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阿岚的报复

今天注定是不不平凡的日子。

阿月早早的起了床,站在窗前看着盛开的花,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没错,今天阿月的医馆正式开张了。

早在拿到地契的那一刻,阿月就开始拉着小梦上街,添置家具,找工匠打工具,一切都是阿月亲手置办的。

阿月深知自己一个刚出师的小医生,不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毕竟生病是人命关天的事,人家不会轻易的把命交给你的。

于是阿月巧妙的利用了一下薛神医。她让小梦手抄了一些小广告,言简意赅:小民医馆今日开张,薛神医坐镇,免费看病一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消息才发出去一日,已经有很多人跃跃欲试,毕竟薛神医的名头在那,薛神医可不是想见就见的。

还有人不愿相信,薛神医是什么人啊,岂会到这里来免费帮人看病?毕竟不是人人都知道薛神医,没见过自然不愿意相信。

一大清早,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阿月看着眼前的壮观景象,开始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阿月到医馆收拾了一会,薛神医才悠闲的来到。

“听说有人打着我的名号在这里胡作非为,我过来看看!”薛神医看着阿月吹吹胡子,假装生气的说。

“师父,你果然来了!”阿月高兴的笑着说。

“你消息都放出去了,我要是不来,那不是砸你的饭碗吗?师父岂会是这样的人?”薛神医得意的笑着说。

姗姗来迟的柳如梦进来便听到阿月跟师傅爽朗的笑声。柳如梦心里有点嫉妒阿月,她到哪里都是中心,她所到的地方大家都会笑的十分开心。

“师傅,阿月你们在说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柳如梦换上笑脸,笑意盈盈的走进医馆说到。

“柳姐姐,你来的正好,快来看看我的屋子,一切都是我自己打点的呢,感觉怎么样?”

阿月带着薛神医跟柳如梦转了一圈,柳如梦点点头,“不错不错,挺有风格的。”

“外面人们排队都要排到街中心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张啊?”柳如梦看着那么多排队的人,有些担心。

“快了快了,时辰一到就开始!”

“又不是嫁人,你还挑选了吉时呢?”柳如梦笑着打趣。

“这就跟结婚一样的,得挑选良辰吉日,才能事事顺利呢!”阿月有点迷信。

不一会儿,一切都准备好了。

“小梦,开门。”阿月大喊。

“小民医馆正式开张,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你们的病薛神医都能帮你们看的。”小梦在外面维持着秩序。

“你们家主子是何方神圣啊,能请来薛神医给大家免费看病?”一个排着队的大哥边咳嗽边问。

小梦笑笑,果然如小姐所料,这些人一定会这么问的。

“我家小姐是薛神医的亲传弟子,所以才能请来薛神医给大家看病。”小梦得意的说。

病人们议论纷纷。

“居然是薛神医的亲传弟子,看来是可靠的,就是不知道以后看不看得起病了。”

“大家放心,我家医馆的价格很亲民的,旨在救死扶伤,不在赚钱。”小梦笑眯眯的回答说。

其实阿月的原话是:“老百姓看病看他们能出多少,能给多少给多少;达官贵人看病当然按自己的收费标准。”

“原来薛神医还收女娃娃哟,早知道让我家那女娃子也去拜薛神医为师了。”

排着队的人议论纷纷,小梦守在门口,边维持着秩序,边耐心的解答这他们提出的问题。

屋子中,阿月跟柳如梦在薛神医的身边。薛神医把脉,问诊,阿月开方子,柳如梦抓药。一天倒也过的很快,渐渐的,夜色降临,排着的人也基本没有了。

柳如梦接过阿月手中的最后一张药方。阿月帮薛神医捏着肩膀。

“师傅,柳姐姐,今天谢谢你们了,我已经让小梦在酒楼订了座,一来感谢你们帮我,二来庆祝我的医馆开张。”

一顿饭,师徒三人吃的其乐融融,气氛十分和谐。吃完饭各回各家,薛神医回了城外,阿月要找人送他被他拒绝了,柳如梦回家了。阿月没同柳如梦一起回去,医馆中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

阿月回到医馆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她让小梦也先回去了,毕竟小梦跟着自己累了一天了。

阿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关门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

“方逸阳?你怎么来了?”阿月看着来人惊讶的说。

“你的医馆今天开张,我来看看。”方逸阳一本正经的说。

阿月有点受宠若惊,“谢谢。”

“上次你在薛神医那照顾了我这么多天,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今天借着你的医馆开张,给你带来了礼物,就当做谢礼好了。”说着方逸阳掏出衣袖中的盒子。

木质的盒子,精致的雕花。阿月打开盒子,是龙涎香。阿月有点惊讶,这龙涎香是好东西,但是并不容易得到。这龙涎香可以活血,益精髓,通利血脉,治病救人都是;良药。

这龙涎香是抹香鲸的分泌物,刚吐出的龙涎香黑而软,气味难闻,时间越长,这龙涎香就越香。龙涎香极为昂贵,可治病救人也可以制作香水。

阿月看着手中的东西,有些犹豫,毕竟医馆刚开张,买不起这么昂贵的药材;可是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又不好。

“收下吧!我留着它也没有用处。”逸阳看着阿月犹犹豫豫的样子,觉得有些想笑。

阿月的医馆因为开始就有薛神医跟柳如梦的帮助,而自己又是薛神医的亲传弟子,从开张以来都很顺利,来医馆看病的人每天都有很多。

阿月医术好,至于收费,能给的尽量给,是在拿不出来的也不强求,所以阿月的医馆口碑一直很好。

这天,阿月正在给病人看病,外面一阵吵闹。

“阿月,快出来。”阿岚不管不顾的重进来。

“小姐,我跟她说要排队,她不听。偏要进来。”小姐着急的说。

阿月看着小梦脸上的伤痕,看来阿岚对小梦动过手了。阿月胸中的愤怒一下子被全部激起。想起阿岚跟阿环做的那些事,阿月虽然不是那只真正的狐狸,不过也不打算绕过阿岚这个女人。

“没事,你先下去吧!先不要让病人进来了。”阿月吩咐着,冲小梦笑了笑表示安慰。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阿月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冷冷的眼神看着阿岚。

“你来干什么?”阿月没有正眼看她,冷冷的说。

“怎么?阿月你怕了,躲在这里不会去,你别以为你不回去我就会放过你,现在你阿娘死了,你也好,你阿娘也好,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我跟阿娘所受的委屈,我会全部加在你阿月身上的。”阿岚挑衅着说。

阿月听到这,想起阿娘的死因,还有阿舟告诉她的种种,阿月再也忍不住抬手给了阿岚一巴掌,被攻击的阿岚,愤怒的化为狐狸,凶神恶煞的盯着阿月,阿月也毫不示弱。

地上,两只狐狸,一只遍体通红,一只灰白,阿月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阿岚,阿岚也不甘示弱的盯回来。

突然,阿岚冲上来,爪子冲着阿月的脸挥过来,阿月闪身躲过阿岚的进攻。这阿岚果然不是什么善茬,阴险狠毒,阿月小心的看着阿岚,防止她再次冲上来。

阿岚见第一次没打到,转过身便冲上来,一瞬间,两只狐狸打的难舍难分,阿月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顾忌,不敢下手,不过见识了阿岚的狠毒之后,阿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阿月用尽全身力气往阿岚身上扑去,阿岚被扑倒在地,苦苦挣扎,突然她朝着阿月的肚子上就是一脚,阿月赶紧躲过,阿岚得以暂时逃脱。两三个回合下来,阿月跟阿岚有些疲惫,不过双方的气势丝毫不减,幸好动静不大。

阿月跟阿岚又纠缠在一起,阿岚朝着阿月的背上就是一抓,阿月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阿月发了狠,朝着阿岚狠狠的扑过去,趁阿岚被扑倒之际,狠狠的一把抓在阿岚的脸上,阿岚躲避不及,“嗷”的叫了一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一脚踢开阿月,窜到后面的窗口逃跑了。

阿月变回人形,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背上火辣辣的痛。

“小梦,小梦。”阿月把小梦叫了进来,让她帮自己上药。

“小姐,你没事吧?你这伤口不像是人伤的啊?”小梦盯着阿月的伤口奇怪的说。

“她带了宠物,这是她的宠物抓的。”阿月虚弱的说。

“真不要脸,上门找茬还放宠物来咬人。”小梦边上药边气愤的说。

“嘶,死小梦,你骂就骂,冲我伤口用力干嘛?”阿月痛的脸皱成一团。

小梦赶紧收回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太生气了嘛。”

阿月叹一口气,刚刚她抓了阿岚的脸,相比她更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阿月猜的果然没错,阿岚是个有仇必报的主。那天,月色爬上枝头,阿月正打算关了医馆的门回家睡觉。

“小姐小姐,你菩萨心肠,快救救我家国儿吧!”只听一个大娘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哭喊道。

阿月回头一看,孩子是皮疹。孩子正发着烧。因为皮疹会感染,阿月让大娘先等在外面,自己把孩子抱了进去。

阿月帮孩子退了烧,又忙活到半夜孩子才不发烧了,脸上身上的水疱也不再扩大了。

阿月疲惫的出门,看到门口等待的大娘已经靠着柱子睡着了,阿月心里一酸,想起远在其他时空的妈妈,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找不到自己一定快疯了,阿月抽抽鼻子。她把大娘摇醒。

“大娘,您的孩子就是得了皮疹,您别着急,烧已经退了,我也给他擦了药了。您先回去吧,我会在这里守着他的,明天你再过来。”阿月温柔的对大娘说。

“谢谢,谢谢小姐,您真是菩萨心肠。”大娘握着阿月的手热泪盈眶的说。

阿月叫醒睡着的小梦,让她看着点小孩,明天医馆还要开业,她打算去楼上眯一会。楼本来有两层,一楼阿月当做医馆,二楼阿月放了些简单的家具,怕来不及回去的时候可以在这休息,现在倒正好起了作用。

第二天,阿月还没下楼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阿月赶紧下楼。是昨天的大娘,她抱着儿子坐在门口哭,哭声已经吸引了一堆的人。阿月赶紧过去。看着大娘怀里抱着的人,阿月心里“咯噔”一下。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不是什么大夫。昨晚你明明说我儿只是起了皮疹,现在你看看我儿子,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大娘哭的撕心裂肺。

阿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变故,明明昨晚还好好的呀,怎么会变成这样。

远处的方逸然看着医馆门口的一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挤进人群的时候只看见呆住的阿月,还有痛哭的大娘和不知所措的小梦,他看了看大娘怀中的孩子。

“大娘,你把孩子给我,我会帮你查清真相的,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方逸然温柔的劝着伤心欲绝的大娘。

阿月回过神来,看到方逸然,觉得有些心安。

“大娘吗,对不起,我会还你公道的。”阿月坚定的说。

方逸然帮阿月把大娘劝进屋,关了医馆的门,阿月看着离去的人群,突然,阿月看着人群中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阿岚,是她。”阿月心中一紧。她知道阿岚心狠手辣,却没想到为了报复,她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阿月心中一痛,这个孩子,因为自己,这个孩子无辜的被阿岚杀害了。

阿岚看着满脸疲惫还有自责的阿月,勾起嘴角一笑,随着人群离去。阿月毁了她的容貌,那她就不会让她好过。既然医馆是她的心血,那她就毁了它。

方逸然拉回发呆中的阿月,关上门。小梦无措的看着阿月,她只不过是太累了,趴在床边休息了一下,这个小孩怎么就没了呢!

七月半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