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公主是假的

这只公主是假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司空琰的目的

司空琰终于讲到了最近的剧情:“那天夜里,惠帝的病情一夜之间加重。去太医院请太医时,整个太医院却早已人去楼空。这个消息很快在后宫里传开,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太后曾经居住的寿康宫突然走水。这边的火势刚刚被控制住,皇城四周出又现了数量不少的骑兵,并以极快的速度包围了皇城。雍国其实并没有多少骑兵,唯一的一个骑兵校场在京城的西郊,而管理这个校场的人是当时的太子殿下,也就是雍国的大皇子。那个时候,是正在宫中探望自己母妃二皇子,率领为数不多的侍卫,抵挡城外骑兵直到援兵过来。这次宫变结束后,由于各种不利因素都指向大皇子,惠帝便将大皇子革去太子之位,以谋逆罪论处。”

沈蓝樱听的有些发愣,这样一个太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处死了?

这次宫变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首先就是,大皇子身为太子,不光有军功在身,在朝中还有不少官员的支持。可以说只要他什么都不做,未来皇帝之位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逼宫。

再者,二皇子出现在皇宫里的时间未免太准了一些。

再再者,司空琰曾经说过,皇宫中的侍卫早已腐朽不堪,战斗力如何能跟骑兵相比,再才干出众的军事家都不可能率领一帮乌合之众,将骁勇精锐的骑兵抵挡在外。

司空琰见沈蓝樱疑惑不解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淡淡的说道,“这次宫变说不通的地方确实不少,如果没有意外,这些疑点惠帝也应该注意到了。但不论如何,大皇子都已经被惠帝处死,无论是惠帝他另有盘算,还是他真的老糊涂了,这些都不重要。”

都不重要?这是什么意思?沈蓝樱还没弄懂他话里的意思,便听他接着说道:“这件事之后,二皇子虽然反叛有功,又是最年长的皇子,但并没有被惠帝封为新的太子……”

“等等。”沈蓝樱突然打断了司空琰,试探性的问道:“你能不能先说说你和你们家族的情况?”他已经给她讲了两个小时的皇族秘辛了好不好!而且精细到昭盈公主每条裙子是在哪家秀坊定做的。哪个公主根哪家少爷在宴会上眉来眼去。哪个妃子为了争宠又根朝中的官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这根本不像一个富家闲散少爷会知道的事,反倒像个后宫情报组织的经营者。

“你问我的家族?”司空琰挑了挑眉,单手撑着头靠在桌上,脸上露出一副很好笑的表情,打量了沈蓝樱好一会,才轻声说到:“司空家是太子党。”

他的话语中听不出一丝情绪波动,却让沈蓝樱整个人都僵住了。

太子党。

太子可是刚刚因为谋反的罪名被处死了啊。这也意味着,他家里的人……

室内的气氛陡然变的有些尴尬,至少在沈蓝樱看来是这样的。她本来是想通过他家族的地位来推断一下这个富家少爷的消息为什么灵通的有些可怕,没想到却把话题引向了这么尴尬的地方,两人就这么僵了好久,无奈,沈蓝樱只好有些干涩的开口说道:“你,你还是接着说吧。”

司空琰点了点头,接着开始了讲述,声音和表情都看不出一丝异样,仿佛刚刚的话题没有被提起过。

“太子逼宫这事儿发生在三个月前。自那之后整个皇城都风声鹤唳起来,各大势力都纷纷重新站队。而就在一个月之前,昭盈公主在一天夜里,被九幽教的人绑走了。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九幽教吧?就是雍国西域由独孤家掌控的一个势力。多年来,九幽教一直在领地问题上和朝廷摩擦不断。他们绑走昭盈公主的目的也在于此。”

沈蓝樱内心:这都什么治安水平啊。

“对于雍惠帝来讲,没什么比女儿的安全更重要了,自然应允了九幽教的条件,而九幽教也依约把公主交给接她回京的侍卫。没想到,九幽教的少主,独孤潇陌,却在昭盈公主身上下了毒。那是一种发作时毫无症状的剧毒,会让人在一个月之后突然暴毙。当时,有个人正因为京城太子逼宫的事抽不开身,独孤潇陌把解药交给了那个人,想看看他能不能赶在昭盈公主毒发之前,处理完京城的棘手事情,再赶到千里之外的昭盈公主身边。”

司空琰看着沈蓝樱听的津津有味,还不时随着他所讲内容变化着表情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之后的事情你应该可以猜到,解药必然是没有及时送到昭盈公主那里,不然也不会需要你在这里假扮公主。不过,护送昭盈公主回京的侍卫却并没有发现昭盈公主中毒。因为他们半路遇上了不测,好几百人的护送队伍,只有十余人逃出生天。而官府从那些人口中,并没有获得昭盈公主是否活着的信息。雍惠帝就派唐澳泊过来亲自审问公主的侍卫。再之后的事情,你就都亲身经历了。”

说到这里,这个红颜薄命的昭盈公主的一生,总算是被走马观花的说完了。但是,话说道这个地步,再听不出来点端倪,沈蓝樱就是个智障了。

她蹙眉思考了一会,连珠炮似的甩出一大串问题:“这么说,你就是拿解药的那个人?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你们家不是太子党么,为什么你非但没有被波及,反而可以堂而皇之的跑到大老远的梧州来?还有,你一个司空家的少爷,是怎么和独孤潇陌认识的?”一口气说完这么一大长串话,沈蓝樱才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茶杯一边喝着水润润嗓子,一边等着他的回答。

沈蓝樱这一大堆问题虽然尖锐,却直点要害,司空琰听罢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不出来,你还真是精明。要论头脑,恐怕昭盈公主本尊还真比不上你。”

沈蓝樱翻了一个白眼,事关生死存亡,她要是不精明点,那等着她的岂不是死路一条?而且现在她才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非常危险的角色。不光在雍国有着超然的地位,对天下风云暗涌的局势了若指掌,甚至身在暗处,都能够隐隐影响着天下大势。

司空琰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点着,略微思索了一下,依旧是用不紧不慢的语调答道:“关于我和独孤潇陌的关系,这个不需要我解释,你过两天也会明白的。至于你问我明明身为司空家的人,却没有被宫中的政变波及。其实,这很简单,虽然我身为司空家的人,却并非太子党,相反,我是五殿下的幕僚。就算在平日里也不与司空家的人有过密的来往,自然不用担心被波及到。这也是唐澳泊和洲宰为什么会对我恭敬的原因,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说着,他脸上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关于独孤潇陌给昭盈公主下毒,其实是我跟他的一个赌约。是我失策没算到那种地方都会有刺客,我本来以为是输定了呢,没想到在大街上竟会遇到跟昭盈殿下容貌一模一样的人。我赢得这个赌约,还真要好好谢谢姑娘你啊。”

司空琰说的后半段话实在是太气人,以至于沈蓝樱压根就没听进去。她的注意力完全被“五皇子”这三个字吸引了。五皇子不就是那个去明落学武的昭盈公主的弟弟吗?怪不得宫变波及不到司空琰,太子逼宫,总没必要杀远离皇宫的五皇子的人。而作为皇子的幕僚,不入朝为官也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之处。

沈蓝樱直截了当的问道:“五皇子只有你一个幕僚吗?”得到了司空琰肯定的回答,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作为一个远离皇室,远离朝廷的皇子的唯一一个幕僚,这家伙竟然没有跟在皇子身边。反而跑到太子逼宫之地,和九幽教的独孤潇陌定下事关公主性命的赌约。

回想着种种事端,她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问道:“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司空琰面上的一贯淡然的笑容突然变得耀眼起来,看的沈蓝樱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只听他用含笑的嗓音低声说道:“自然是——助五皇子殿下登上皇位。”

屋内有三秒钟的寂静。

下一瞬,沈蓝樱猛地站起身来,大幅度的动作碰到身了后的椅子,发出令人酸牙的声音,她手指有些颤抖的指着司空琰,惊恐的瞪大眼睛:“你们要篡位!?”

鬼妖穷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