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花醉清风

第44章 咸猪手事件

苏挽月闻言,想着反正叫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倘若是自己不叫,这妖孽又是不依不饶的,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随即咬牙道:“尘……哥哥,你可以将你的咸猪手拿开了吗?……”

咸猪手?冥初尘邪魅一笑,并未松手,而是俯耳低语道:“月儿不说起这“咸猪手”三字,本尊还差点忘了呢!前几日月儿这双咸猪手可是碰过不该碰的东西呢!本尊现在倒是有些后悔对风吟的惩罚是否有些太轻了!月儿说应该如何是好呢?”

只要一想起这小丫头竟碰过别的男人,心中顿时酸水直冒,恨不得立刻将风吟从寒冰潭里拎出来大卸八块,千刀万剐。明明自己比风吟那老光棍还要美上万分,小丫头为何总是对自己视而不见?

碰过不该碰的东西?还嫌对风吟惩罚太轻?苏挽月云里雾里,简止听得一头雾水,这妖孽究竞是什么意思?

见苏挽月一幅茫然不解的样子,显然并没有认识到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冥初尘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语气拈酸道:“怎么?月儿前脚才将人家的衣服都扒了,后脚就给忘了?”

什么?苏挽月后知后觉地终于明白了,对方所说不该碰的东西,究竟为何物了,苏挽月一脸古怪道:“你说的不该碰的东西不会是风大哥吧?”

冥初尘冷哼一声,望向苏挽月的眼神一暗,沉声道:“你说呢?”

苏挽月一愣,还真是,这妖孽还真是个醋坛子,自己前世去游泳时连裸男都看过,只是扒个衣服又算什么?

看了一眼对方黑沉的脸色,苏挽月心中咯噔一下,竟闪过一丝心虚,随即声若蚊蝇道:“我……我这不看在你的面子上,还给人家风大哥留了条亵衣亵裤吗?”哼!若不是因为你,本小姐又岂会对风吟下手,人家这明明是代你受过。

冥初尘闻言,脸色一黑,怒极反笑,“哦?这么说来,若不是顾忌本尊,你还想将人家给全扒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果真是男人心海底针,这妖孽如此小气,若是自己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不仅是那个倒霉催的风吟会完蛋,恐怕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苏挽月坚决摇头,否认道:“没有,这是绝对没有的事,本小姐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所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日后好相见?你要见谁?风吟吗?”冥初尘的脸色越发黑沉。

啥?苏挽月顿时无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见苏挽月不说话,冥初尘心中一沉,握住苏挽月的手不由一紧,周身散发出一阵冰冷的寒气,目光紧紧地盯着苏挽月。

苏挽月怒目而视,“放手,你抓疼我了。”这丫的简止比皇帝还要喜怒无常。

冥初尘的双目虽然还是一动不动地紧紧地盯着苏挽月,但手下的力道却已轻上许多,听到苏挽月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委屈。

见对方吃软不吃硬,苏挽月只能无奈道:“尘哥哥,你先放开月儿好不好?其实我与风护法并不熟,真的,风护法虽然长得还不赖,但却不是月儿喜欢的类型,所以我是不会对他有什么特殊想法的。”

冥初尘闻言,心下终于转怒为喜,空气中也终于能够大地回暖,由其在听到苏挽月说风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时,心中更是一阵雀跃,嗯,小丫头的眼光果然不错,风吟那臭小子又怎及得上本尊,本尊的容貌都可以甩风吟那臭小子十条街了,小丫头的眼睛又不瞎,有自己这么一个天下第一美男陪着,又怎会看上其它的野花野草?

冥初尘微微一笑,开口道:“那月儿觉得尘哥哥如何?可是月儿喜欢的类型?”冥初尘面上虽然笑着,心下却还是有些紧张,生怕从苏挽月嘴里吐出个“不”字。

还有完没完了?苏挽月一头黑线,小心地开口道:“本小姐现在还小,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吗?”再过几年,这妖孽喜欢上别人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便不会缠着自己了吧?想到此处,心下一松。

冥初尘微微一愣,是自己太过着急了,竟忘了小丫头不过才满十岁,又怎会懂得什么是爱?不过……

冥初尘邪魅一笑,低下头俯在苏挽月耳边低语道:“五年,你……苏挽月必是我妻,谁若阻我,遇神弑神,遇魔屠魔……”女子十五岁笄,到时便是自己迎娶小丫头之时,凤冠霞帔,为你铺上十里红毯,桃花纷飞,许你一世繁华。

感受到耳边湿热的温度,苏挽月心中一颤,又酥又麻的耳朵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嗔怒道:“你……你好好说话不行吗?我又不是听不见。”

冥初尘轻笑一声,神情暧昧,“果然,月儿生气时的样子最可爱……哈哈哈哈……”说完便忍不住放声大笑。

苏挽月一惊,立马将被冥初尘握在掌心的手挣开,捂住他的嘴,“你干嘛?你想把府中的人都引来吗?笑什么笑?小心把你的大门牙笑掉,到时说话漏风,可别怪本小姐没有提醒你。”

清玉阁虽然僻静,与其它三苑也相隔甚远,但难保不会有其它人经过此处,若让人发现,那明天紫耀国的话题可就要精彩了,什么苏府四小姐夜会情郎或者四小姐与人私奔,说不定最后传着传着连私生子都出来了……

见冥初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脸上更是挂着一幅魅惑倾国的笑意,舌尖更是有意无意地划过自己的掌心?

苏挽月感觉到掌心一阵酥麻,于是快速地将手拿开,猛得将其推开,然后退到安全距离,手中更是悄悄地捏住一枚银针,紧紧地盯住对方,开口道“天色也不早了,好走,不送。”心下暗道:这下说的够明白了吧?

冥初尘剑眉一挑,手中更是拿着一块碧绿通透的玉牌细细把玩,似笑非笑道:“即然月儿不欢迎,那本尊只好明日再来了,至于风吟的东西,还是由本尊代月儿归还吧!月儿若是喜欢,改日本尊会寻个更好的送给你。”

红衣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