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多备嫁记

第1章

1

没到最后一分钟,谁也不要说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这世上最多的是乐极生悲甜中生苦的事情,无论你愿与不愿都会发生。

钱妈妈的这个新年,过得扬眉吐气。

快要熬成剩女的女儿终于在三十岁前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定了下来,还不是旁人以为的将就着找的。未来女婿事业有成,跨国公司全球五百强的大总监,人又长得英俊,谁见了都要眼睛亮一亮,再夸一句你女儿好福气。

钱多多的这一成就迅速地超越了她从小到大几十年来所得的所有的进步与奖励,短短时间内就从钱妈妈的嘴里传到了所有亲戚耳中,接着传遍了整个小区,而且大有冲出小区走向全上海乃至全中国的趋势。

钱多多相信,如果不是还有些语言障碍,她妈妈会很乐意让这消息冲出国门走向全世界的。

钱多多再次郁闷了。

她小时候年年拿第一的时候,妈妈只说了句不要骄傲。

她考进上海最好的高中的时候,妈妈的回答是再接再厉。

她直升了重点大学年年奖学金的时候,妈妈说别只顾着念书多交点朋友。

她进了世界五百强一路奋斗几乎拿下总监职位的时候,妈妈非但没有为她自豪骄傲,反而怨气冲天地质问她,这样拼命还怎么把自己嫁出去?

现在她只是要嫁人了,过去的一切成就就被轻易地比了下去,何止是比了下去,对她妈妈来说,简直就是过眼云烟,再不值得提起。

钱多多把自己的郁闷讲给许飞听,他刚下飞机,带着行李就来与她吃饭了。一周前许飞飞到南美洲与自己的父母见了一面,顺便商量结婚的事情。不是公差,他的衣着就很是轻便,一身运动衫牛仔裤,轻便的外套脱在一边,与她的浅灰色套装对比鲜明。

他听完就笑了,一口白牙阳光灿烂,当即让邻桌一直都在偷偷往这里看过来的两个女孩红了脸。

两个人正在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许飞已经离开公司两周,辞职是瞒着钱多多进行的,等她知道他连流程都走完了,理由是公司不允许夫妻双方同时任职,他要为了他们的将来打算。

要说钱多多不感动那绝对是虚伪的。决定结婚以后,她为了这件棘手事失眠了好几个晚上,对于钱多多来说,事业就算不能称之为生命,那也是她的半条命了。身在外企的人都知道这里的生存环境全没有表面上的那么花团锦簇,一样的原始森林弱肉强食,能够活下来升上去的凤毛麟角,尤其是她这种玩不来人际斗争的,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自己一步步实打实的死拼,哪里舍得放弃?

但与许飞相比,她所拥有的却又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如果把他们两个放在天平上,任谁都可以看到秤杆往那一边翘起,谁该留下谁该放弃简单明了。

钱多多为此踌躇矛盾了许久,没想到在她还没有决定自己是否该下定壮士断腕的决心之前许飞就已经辞职了,动作快得让她连做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多多?”没等到她的回答,许飞又叫了她一声,并且将她的手拉过去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钱多多缩手都来不及,或许是舍不得缩手,男人的嘴唇温热,碰在她的皮肤上有微微的麻痒感,让她一阵心跳。

就这么一个动作,那两个女孩便不约而同地瞪了钱多多一眼,脸上写着明显的潜台词。

就她?凭什么?

钱多多试图把手抽回来,又瞪他:“注意点,这儿离公司很近。”

许飞笑得更开心了,还从口袋里拿出件东西来放在钱多多的手里。

那是一只丝绒的小盒子,钱多多在打开前看了许飞一眼,他对她微笑,也不说话。

打开丝绒盒的时候,钱多多屏住了呼吸。盒子里是一只戒指,钻石光彩夺目,指环上的花纹典雅秀丽,一看就知道是一件有历史的美物。

“这是什么?”钱多多心里怦怦跳,嘴上却明知故问。

“结婚戒指,我妈说她结婚前奶奶给她的。”许飞轻声解释,嘴角带着笑:“我爸妈有个研究项目没结束,暂时赶不回来,不过她托我把它先交给你,多多,你喜欢吗?”

钱多多看了许久,终于将戒指盒合上,然后握在掌心里。

“喜欢。”她答他,双目晶亮:“我会好好保存,等我们……”

钱多多说到这里,忍不住两颊生晕,她难得的羞意让他忍不住又将她的手拉过去亲了一下:“好,等我们结婚那天,我再替你戴上。”

两人又边吃边聊了一会儿,许飞看时间:“多多,时间差不多了,你还要回去上班。”

钱多多点头,心里很是不舍,又有些愧疚。

“对不起,下午还要开会,都不能陪你。”

他叫人买单,又笑着看了她一眼:“没事,晚上补偿我就好。”

他笑容里的意思明显,钱多多“……”。

服务生走过来结账,两人一同站了起来,许飞抓起外套,又把行李箱从桌边拉出来,因为是习惯了出差的人,所有的行李不过是一只黑色的RIMOWA,简单轻便。

钱多多看了那只熟悉的行李箱一眼,心里又有些难以言说的滋味。

过去她许多次与他一同出差,看惯了他西装革履行色匆匆的样子,现在箱子还是同一只,他却突然变得一身休闲了。

他原可以在UVL成为一个传奇,却为了与她在一起而离开公司,这巨大的牺牲让她不安。

虽然钱多多也知道,以许飞的资历,再找一份高薪高职的工作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说得容易,这个过程一定不会是轻松愉快的。

“许飞。”她叫他的名字。

“怎么了?”他回头看她,并且伸过手来牵起她。

这一次钱多多没有退避,只是顺从地让他牵着,又把脸往这个比她小两岁的男人肩膀上轻轻地靠了一下。

“不后悔吗?”她轻声说。

“后悔什么?”他人高,低头看她说话的时候,气息温暖地落下来:“后悔选了你做我的老婆?”

两个人已经走出餐厅,这句话让钱多多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但脸才抬起他就吻了她。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让钱多多浑身发软,一直到他的嘴唇离开她才回过神来,满脸通红。

他含笑看着她,声音温柔:“多多,我爱你。”

中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许多人注意到这一幕,并且有人吹起口哨来,钱多多的手还插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丝绒的戒指盒像是有温度的,温暖了她的手指。

没什么好害羞的,他们就要结婚了。

她笑起来,立在原地回答他:“谢谢,我也爱你。”

2

钱多多带回的戒指让钱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每天都要提上几句。转眼又是新年,年初一的早晨总是匆匆忙忙的,这天按惯例要到舅妈家吃饭,钱家三口人早起后都在做出门拜年的准备。

钱多多在穿衣打扮方面一向是干脆利索的,早早穿好了大衣站在门口。

“爸,妈,你们好了没有?”

钱爸爸一边系围巾一边从里屋走出来:“好了好了,就你妈麻烦,走个亲戚还要换三套衣服,哪套都不满意。”

正说着钱妈妈也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摸头发:“多多,帮我看看我这头发,昨天那烫头发的小伙子还说什么现在最流行这种样子,我怎么觉得烫得太硬了。”

钱多多笑着上去揽住自己妈妈的肩膀:“好看好看,妈,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老妈。”

钱妈妈被女儿哄得呵呵笑,又道:“就知道拍马屁,最漂亮的老妈子吧?伺候你们爷俩一辈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起床还要我叫。”

家里气氛和乐融融,爸爸笑得高兴:“你看看你,女儿就要嫁出去了,以后你想叫还没人叫呢。”

这个“嫁”字,过去在钱家一被提起家里的气压就会突然下降,现在则正相反,一听到这个字,钱妈妈便会心花怒放,笑得更开心了。

“咱们走吧,一会儿你舅妈等急了又要打电话来催。”钱爸爸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钱多多点头,正要伸手开门,耳边却传来妈妈突然的一声:“慢着!”

钱多多诧异回头,手已经被妈妈一把抓住了。

“多多,你那戒指呢?”

“什么戒指?”

“还有哪个?小许给你的那个钻石戒指啊,还不去拿出来戴上。”

钱多多愣住:“为什么啊?”

“这还有为什么?戴去让你舅妈看看。”

钱多多不情愿地:“不用了吧?我还没结婚呢。”

钱妈妈恨铁不成钢地:“没结婚就不能戴戒指了?你们不都定下来了?去年她家圆圆也是才订婚就把戒指给戴上了,还在我们面前那么晃来晃去晃来晃去的,你忘了我可没忘。”

去年……

钱父与女儿对望了一眼,心里同时叹息。

看来去年春节圆圆抢先一步订婚,又带着她那一卡拉的大钻戒到处炫耀的举动真在妈妈心里烙下阴影了。

3

再怎么不情愿,钱多多还是在自己妈妈的虎视眈眈下把戒指给戴上了,三个人这才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出了门。

钱多多叫车,节前她把自己的车送去保养,春节里看来是取不回来了,这城市什么时候打车都很困难,春节里尤甚,街上来来往往全是载着客的,钱家三口在街边上很是站了一会儿,期间还跟几批人抢着拦过数辆空车,结果均以钱家失败告终。

这么大冷天的,抢出租都抢得要出汗了,钱妈妈就说:“坐公车去算了,出租车那么难打。”

钱多多第一次戴上那枚戒指,她手指细,总感觉那指环在手上挂得空落落的,时不时就用手去摸一下,还要顾及着手里提着的礼物,小动作就免不了多了点,钱妈妈看着女儿紧张的样子笑:“戒指大了是不是?今天出来太急了,回去我用红线给你缠一下。”

钱多多流汗,就连从来都不讲究时尚的钱爸爸都咳嗽了一下:“拿红线缠钻戒,亏你想得出来。”

正说着,又有空车驶过来了,钱多多伸手去拦,旁边还有人冲过来抢,钱妈妈这次勇猛地一把拉开门钻了进去,终于成功。

三个人上车坐定还在喘,司机问去哪里,钱爸爸报了地址,钱多多与妈妈坐在后座,手里大包小包一团乱,钱多多的手机还响了,让她包里好一顿找。

电话是许飞打来的,许飞父母还在国外赶不回来,过年的时候他就一个人飞南方老家看望自己的祖父母去了,年前走的,钱多多送他到机场,两个人还颇有些依依不舍。

“多多,新年快乐。”

听到他的声音钱多多就有笑容:“新年快乐,刚起来?”

“怎么会?一早陪奶奶庙里都去过了。你呢?”

“和爸妈在出租车上。”

“我给他们拜个年。”

许飞在电话里给两老拜了年,轮到钱妈妈的时候,也不知他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让钱妈妈笑得见牙不见眼,抓着电话都不肯放手了,其热烈程度让前头开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笑了,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钱爸爸说:“你家女婿啊?跟丈母娘关系真好。”

钱多多与爸爸无奈地对望了一眼,心想自己老妈也太夸张了,人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她升级了,听到女婿声音就笑成一朵花。

等钱家三口到了目的地,钱妈妈拽着女儿的手就上楼了,钱爸爸付钱拿票还被催了。

“老钱,快点,别让多多舅妈等急了。”

一家三口上了楼,过年,舅妈家的桌上照例是花团锦簇的,摆满了各色水果和小吃,舅妈招呼得热情,圆圆也在,正吃汤团呢,看到他们就站起来招呼。

圆圆结婚快一年了,益发的圆润,钱妈妈“哎呦”了一声:“圆圆,凯文没来?”

“他和公婆也去拜年了,晚上过来。”圆圆答得很快。

钱妈妈再看了发福了整整一圈的圆圆一眼,忍不住说:“圆圆,你这是……”

舅妈走过来,笑得很开心:“我家圆圆怀孕了,再有半年就要生啦,托人查了,是个小子!”

舅妈一边说着,一边掩着嘴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还拿手拍钱妈妈的肩膀:“歹势啦,圆圆动作这么快,你家多多怎么样?有对象没?”

这要是搁在去年,钱多多背后就要开始一阵恶寒了,但今时不同往日,钱妈妈的好心情溢于言表,不但没有受刺激,反倒与舅妈一同笑起来:“恭喜恭喜,我家多多也定下来了,准女婿跟她一个公司的,大经理呢,比咱多多还高一级。”

圆圆一声惊呼:“哇,多多姐,你男朋友这么厉害啊?”

钱多多噎了一下,许飞辞职的事情她还没跟妈妈说过,一是事情发生得仓促,二也是有些不知如何说起。

未来女婿年少有为,钱妈妈是很以此为荣的,如果钱多多告诉她许飞因为不想影响她在公司的未来而辞职了,以她对自己妈妈的了解,她多半会无法理解。

她都猜得到自己妈妈会说些什么:一个女人为了拼事业拼到三十岁才找到对象已经很不像话了,居然还让自己的未来老公为了她这朝九晚没边、加班当饭吃的工作辞职了,简直是胡闹。

一屋子人看着她,钱多多心里尴尬,不得不点了点头。

舅妈立刻道:“哟!那怎么不带来让我们看看?”

钱妈妈回:“那孩子父母都在国外,过年飞老家去看爷爷奶奶了,孝顺着呢,哦对了,年前连钻戒都给多多戴上了,多多,给你舅妈看看。”

钱妈妈说到这里,抓着女儿的手就举了起来,顿时一屋子的人的目光都落到钱多多的手指上,钱多多一时不查被妈妈抓了个正着,正要把手收回来,但目光落到自己的手指上,突然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没人说话,大家对着钱多多光秃秃的五根手指头眨眼睛,看了又看,脸上表情都很精彩,最后还是圆圆忍不住开口:“多多姐,戒指在哪儿啊?”

4

年初三的时候,钱多多一脸憔悴地出现在与苏薇相约的咖啡店。

自从韩依依与牛振生一起离开上海去了加拿大之后,钱多多的闺蜜生活就中断了一阵子,幸好苏薇从北京转战到上海来了,否则钱多多连诉苦都不知道找谁去。

苏薇是钱多多的大学同学,成绩一流能力出色,与钱多多同一个寝室上下铺四年积累起来的友谊,当年也是年级里的风云人物。 毕业以后钱多多进了UVL,苏薇则为了爱情北上去了北京,两个月前苏薇回到上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事业有成工作忙碌,就连她丈夫强子都放弃了北京的工作与她一同把家搬了过来。

在这一点上,钱多多是佩服苏薇的,见面时还说:“强子真爱你,为了你把北京的工作都放弃了。”

苏薇多年打拼,现在又有了自己的公司,说话时自有一种事业型女人典型的干脆与直接:“当年我是为了他去北京的,现在也轮到他为这段婚姻付出了。”

苏薇做惯了女强人,一开口就颇有些身披铠甲刀枪不入的感觉,钱多多听得笑,过会儿才把许飞辞职的事情告诉她。

苏薇听得直点头,听完表示祝贺:“这多好啊,都不用你左右为难了。多多,一个女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依靠男人是悲哀的。”

钱多多喜欢苏薇的言简意赅,从大学时代开始,她们的友谊就建立在某种程度的惺惺相惜上面。苏薇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意外事故去世了,她在叔叔家长大,从小就很独立,后来靠着自己打拼事业,现在也过得令人羡慕。

或许苏薇不如韩依依那样,与钱多多有着从小到大几十年的青梅竹马手帕交的交情,但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工作与事业上,她与她彼此理解。

苏薇早到了,坐在靠窗的沙发座上等着钱多多,短发清爽眉眼乌黑,事业有成的女人无论到哪里都有一种气场,自然而然地吸引旁人的目光。

“怎么了?精神这么差?”苏薇关心地。

钱多多趴在桌上,眼眶都是黑的,哀声道:“苏薇,我的戒指丢了。”

“哪个戒指?结婚戒指?”苏薇愣了。

钱多多露出一个万念俱灰的表情:“是埃”

“仔细找了吗?”

“怎么可能不找?我这几天都快找得疯了。”

那天钱多多在舅妈家发现戒指丢了之后,惊急之下立刻开始到处寻找,身上所有口袋翻过不说,所有大包小包里的东西都被倒出来搜了一遍,家里所有人也跟着鸡飞狗跳,就连舅妈家的小狗都被从窝里拉了出来,方便钱妈妈将那小小的彩色纸板箱全方位搜索一遍。后来大伙儿又从门里找到门外,电梯缝楼梯角落都没放过,可哪里都没有。

钱多多明明记得自己上出租车之前还在摸那只戒指,但上车时一团混乱,后来又接电话又忙着下车,都不知道戒指什么时候从手指上消失了,最后钱多多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去了出租车公司的调度室,只盼自己是把戒指落在车上了,司机能够送回来。

但是钱多多在调度室里一直等到晚上,就连舅妈家的年夜饭都没回去吃,结果还是失望。

苏薇同情地点头:“戒指那么小,大海捞针确实很渺茫。那……你告诉许飞了吗?”

钱多多苦着脸:“还没,这两天我一听到他的电话就难过,苏薇,他今天就要回上海了,我怎么办?”

苏薇拍拍钱多多的手:“没事的,戒指没了就再买一个。”

钱多多摇头:“这是他家祖传的戒指,意义非凡,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苏薇微微皱眉:“这样碍…那就麻烦了。”

钱多多连咖啡都顾不上喝,趴在桌子上做颓废状,苏薇看不下去了,推了推她:“好啦,不就是个戒指吗?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的。一个男人爱你的时候你就什么错都没有,不爱你才哪里都看不顺眼。说点让人高兴的,你这几天都没睡好吧?一会儿一起去做个spa,我在外滩三号办了会员卡。”

“不行,我要去接机,许飞五点到上海。”

苏薇瞪了她一眼:“重色轻友。”

钱多多求饶:“那是我未来的老公,我还要负荆请罪呢。”

苏薇笑了。

钱多多恢复一点精神,直起身子喝了口咖啡,又问:“你老公呢?”

“回北京了。”

“你没跟着一起回去?”

“公司刚起步,我得盯着,走不开。”

“过年呢!”

“过年怎么了?员工都放假了,那些国外的单子谁跟着?国外可没农历年,还不得我守着?”

钱多多点头:“自己开公司总是很辛苦的。”

苏薇叹气:“只有你理解我,强子走之前还跟我吵了一架,说我不把他放在眼里。”

钱多多看了略带些烦恼的苏薇一眼,同情地:“谁都有烦心事不是?”

苏薇点点头,长长出了口气,像是要把这烦心事抛到九霄云外去。

“让他去吧,夫妻夫妻,不是冤家不碰头,我们吵吵闹闹都成习惯了。”

钱多多瞪她:“姐姐,我正奔着结婚去哪。”

苏薇笑:“没事没事,你跟许飞甜蜜着呢,再说了,婚姻虽然是爱情的坟墓,但谁想让自己的爱情死无葬身之地啊?当年我还不是为了爱情,一心一意跟着强子北漂去了?”

苏薇与强子从十八岁起就开始恋爱,钱多多是看着他们两地热恋过来的,两个人几乎把所有的金钱和周末的时间都奉献在了京沪交通线上,强子家在北京,大学还没毕业就定了电力局的工作,苏薇则放弃上海的一切奔赴北京与他结婚,顺便结束了双方旷日长久的牛郎织女生活。

学生时代的爱情能够修成正果,这些年来一直都让同学们引为经典,没想到现在也从苏薇嘴里听到“坟墓”这两个字了。

钱多多叹口气,把盛着咖啡的纸杯拿在手里站起来:“我得走了,去接机。”

苏薇也拿起包:“送你去地铁站。”

两人在地铁站口告别,苏薇拍拍钱多多的肩膀:“保重。”

钱多多则握了握苏薇的手,道了声:“加油!”

说完两人同时苦笑了一下。

5

机场永远是忙碌拥挤的地方,许多人拖着行李步履匆匆地从到达口中走了出来,黎东刚出现就有数个人迎上去。

“黎先生,这里。”

黎东站住脚步,对他们点头:“你们好。”

“路上辛苦了,车就在外面,行李交给我们吧。”面对新来的上司,众人无比热情。

“还好,两个多小时而已。”黎东微笑,正要迈步,突然一顿。

走在他身边的人跟着他一起停住脚步,有些茫然地看着新来上司的突然刹车,黎东的目光追随着人群中的某个背影,但人多,转眼那人影就消失不见了。

黎东笑了笑,觉得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怎么可能那么巧?一到上海就遇上钱多多?

――或许是因为他太频繁地想起她了,过度思念一个人会让人产生某种程度上的臆想,进而让他把任何人与事物都与她联系在一起。

但那是钱多多啊!

这一年来,几乎每一次加班到深夜,他都会恍惚觉得她还在那张熟悉的办公桌后,十指如飞地打着某一份报告,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再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他们在雨后的深夜寻找最后一家关门的肉骨茶铺子,又在清晨的海湾边靠在一起看日出,她喜欢把头搁在他的肩窝里睡去,又喜欢在闹钟响起的时候耍赖地抱住他的腰。

他不止一次想过要与她走到最后,直到她为了事业决意回到上海。

而他就这样放弃了她,放弃了他们两人的未来。

即使是隔了这么长久的时间,回忆都让他心情低落。

是,他来了,为了她,如果这一次的努力能够让他们重新开始,他再也不会放开她。

钱多多赶到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航班落地,许飞是第一批走出来的乘客,她在银色的栏杆后向他招手,而他远远地对她露出笑来。

两人牵手走出机场叫车,钱多多在排队的人流中数次鼓起勇气,却又在许飞的挑起眉毛的注目中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怎么说?说我把你家祖传的钻戒给弄丢了,就因为我妈大年初一让我戴出去在亲戚面前炫耀一下?她说不出口。

许飞注意到了钱多多的异样,两个人在出租车上坐定之后问她:“多多,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多多摇头。

许飞笑笑,低下头看着她的手:“我倒是有件事……”

“什么?”钱多多有些慌,不由自主左手盖住右手,心虚地问了句。

这次却轮到许飞迟疑了,嘴巴张了张,最后又把话咽了回去。

“没……没什么,回去再说吧。”

放在平时,钱多多必定是要为许飞的吞吞吐吐敏感一番的,但今天她心里有愧,也就没有追问下去。

出租车平稳迅速地开在机场路上,两个人难得的沉默,各有心事的模样,下车以后钱多多与许飞一起上楼,许飞过去住公司为高管提供的公寓,现在当然搬出来了,不过就算是自己租房,住得也是好的,酒店式公寓服务周到,门童替他们开了车门,还替他将行李送到电梯边上。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才分开数日,许飞却觉得许久没有见过她了,好不容易两人独处,就连钱多多身上的气味都让他浑身发热。

他一时没忍住,就在电梯里吻了她,也不顾这儿是有摄像头的。

四唇分开的时候,许飞拉着钱多多的手说:“多多,今天不要回去了。”

钱多多刚才被偷袭,脸上还有些残留的红晕,许飞还想再吻一下,电梯门开了,门外站着人,钱多多有些急了,推了一下许飞:“到了。”

楼里住的都是年轻人,什么国家的都有,那年轻的菲律宾小伙子对他们笑了笑,错身而过的时候,还对许飞挤了挤眼睛,竖起了大拇指。

当天晚上,钱多多下厨了。

两个人手拉手去了楼下的超市买菜,为了荤素搭配商量了好一会儿,钱多多热油锅的时候许飞在旁边当下手,漂亮地去了土豆皮,还在那上面刻了一张笑脸。

钱多多就笑:“别玩土豆,要你切丝呢!”说着将手里打好的蛋倒进油锅里。

许飞迷恋地看着她的动作:“我妈都不下厨的。”

钱多多熟练地动锅铲,回了一句:“那你们吃什么?”

“吃食堂。”许飞答她。他小时候跟父母住在研究所里,后来父母初中就出国工作去了,他一直是在寄宿学校里长大的,工作以后更是世界各地到处跑,各国餐厅就熟悉,厨房里的家常菜,那真是很少有机会吃到的。

钱多多回眸一笑:“看你可怜的,行了,拿个盘子给我。”

厨房里挥洒自如的女人对男人永远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更何况那是钱多多,许飞一时情动,抱着她的腰说了句:“姐姐,我爱你,快嫁给我吧,我没你不行。”

钱多多小声叫起来:“我炒蛋呢!小心焦了!”

话虽这么说,她的心里却是幸福到极点的,只是这一次,幸福里带着许多的忐忑,最后还默默叹了口气。

钱多多,还是坦白吧,你是要和这个男人结婚的,没了戒指,瞒是瞒不住的。

是以菜上桌以后,钱多多坐在炒焦的鸡蛋前,做了一个诚恳的忏悔状。

许飞正夹菜给她,见状就道:“没事的,鸡蛋焦了是我的错,不怪你。”

钱多多原本一鼓作气要承认错误被打断了,不由瞪眼:“不是你的错是谁的?”

许飞哈哈笑起来:“好了好了,这盘我都吃掉。”

钱多多哭笑不得:“许飞,别开玩笑了,我有件事必须得跟你说。”

许飞见她说得认真,不由放下筷子:“怎么了?”

钱多多把两只手放在桌边上,难过地:“我丢了件重要的东西。”

自从下飞机看到她以后,钱多多一直是心神不定的,许飞怎么会没有感觉,这时见她表情凝重,也有些紧张起来:“丢了什么?”

钱多多两只手捏在一起,忐忑地:“我说了,你别怪我。”

“到底丢了什么?你说埃”

“我把戒指丢了。”

“什么?”他一下子没有听清,或者是听清了,却没能明白过来。

钱多多只好抬起头,又重复了一遍。

“对不起,我把你给我的结婚戒指,弄丢了。”

6

年假后的第一天,钱多多在办公室里接到苏薇的电话,苏薇在电话里提醒钱多多,让她别忘了周六的派对。

派对是两人的老同学庄涛办的,庄涛是个富家子,大一那年就出国了,这次回来包了THEBUND开派对,听着就场面盛大,不知邀请了多少人。

有一部分邀请大概是照着网上的同学录发的,苏薇和钱多多都在被邀名单上。

钱多多对庄涛的印象并不深,但到底是老同学,难得人家还记着她,她接到邮件之后还是很快地给了确认的回复,并且已经把这事记在了行事历上。

苏薇一贯的言简意赅,这次却在挂电话前又问了句:“多多,戒指的事情怎么样了?”

钱多多叹口气:“我跟许飞说了,他说没事,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那就好。”到底是自己的好友,苏薇这几日也把这事搁在心上了。

钱多多无精打采地:“可我怎么觉得他只是在安慰我。那天我跟他说了这事之后,许飞一晚没睡着,我半夜醒过来还见他在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想事情,这几天就算在电话里他都是吞吞吐吐的,苏薇,你说他是不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又说不出来?”

苏薇想一想:“许飞还没开始新的工作?”

钱多多揉太阳穴:“说到这事也让我觉得奇怪,年前就有好几家猎头公司找过他,他也出去见了几个人,照理说现在都该有结果了,可他最近根本就不提找工作的事情,总像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多多,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许飞不是因为戒指的事情才这么反常的,没了工作的男人会变一个人,强子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过去我们还能好好说上几句话,现在他就是个火药桶,一碰就炸,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不工作待在家受不了了呗。”

“这样碍…”钱多多皱眉。

她知道苏薇说的是实话,钱多多见过强子,当年与苏薇谈恋爱的时候,强子时常在周末的时候从北京到上海来找苏薇,浓眉大眼说话干脆,端的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大好青年,后来强子与苏薇结婚,钱多多也去北京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婚宴上强子一身新郎礼服笑语频频,与苏薇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没想到短短数年的时间,再等钱多多在上海见到强子,他已经变成一个胡子拉碴满脸怨气的男人。那天她参加苏薇公司承办的一个知名品牌发布会,发布会进行到一半苏薇一脸着急地把她拉到角落里要她帮忙,说她老公在外头喝醉闹事,派出所电话来了,她实在走不开,让钱多多帮忙先去一趟。

苏薇一向运筹帷幄,钱多多难得见到她这么心急火燎的样子,当即应了,出门直奔派出所,去了果然看到强子,跟一群从头发到衣物都五颜六色的小混混一起蹲在地上,满屋子酒气,居然还记得她是谁,看到她第一句话就是:“苏薇呢?”

是人家的老公,钱多多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答:“苏薇正主持发布会,她说结束以后立刻赶过来。”

就算站着都是摇摇晃晃的,强子也冷冷地笑了一声,喷出的酒气让钱多多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幸好苏薇很快赶到了,身上还穿着发布会时的小礼服,在警察异样的目光中办完手续把强子带走了,临走还对钱多多说对不起,说麻烦她了,车门还没关上两个人的争吵声就传出来了,一个说你算什么老婆?老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管,另一个反驳你不知道今天这发布会是我花了多少努力才接到的项目?关系着我公司的生死存亡!你一个男人不赚钱也就算了,还在老婆打拼的时候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跟人打架?

照苏薇的原话,每个男人都是一株先天不足的软体动物,工作事业金钱组成了撑起他们的铠甲,如果失去了,那他们就会彻底瘫痪在地上,连条鼻涕虫都不如。

苏薇说的虽然是气话,但钱多多回想到自己在派出所里见到的那一幕,心脏还是止不住地上下跳了好几下。

怎么办?虽然钱多多可以肯定许飞和强子是毫无共同点的两个男人,但如果许飞因为事业不顺而情绪低落,甚至开始后悔为她做出的牺牲,她也是绝不愿意看到的。

共进晚餐的时候,钱多多问起许飞的工作。

许飞竟有些紧张:“多多,你怎么想到问我这事?”

“我看你这段时间都没再继续见猎头公司的人,已经有决定了?”钱多多不太会拐弯抹角,索性直说。

许飞看了她一眼,略有些迟疑地,又道:“其实……”

“其实什么?”钱多多着急。

“也没什么,我还在考虑。”许飞又不说了,反问:“多多,最近你在公司怎么样?”

“老样子,忙着做项目报告,整天都在赶PPT,上面现在对国内项目紧张得要命,谁都要亲自关心一下,这不,明天我还要在会上给凯洛斯做演示。”

钱多多还是老样子,说到工作就停不下来,许飞微笑道:“记得多用数据,凯洛斯喜欢盯着细节问,不过你数据真的面面俱到,他也就找不着该盯的重点了,一定满意。”

钱多多点头:“谢谢,还是你有经验。”说完忽有些黯然,情不自禁把手按在许飞手背上:“不觉得可惜吗?”

许飞笑笑:“没事,你开心就好。”

话说得轻描淡写,却让钱多多又是一阵愧疚。

或许是愧疚心作祟,钱多多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好,早上出门的时候爸妈都在。钱妈妈最近看到女儿很有些负罪心理,其根源当然是那只不幸丢失的戒指。虽然钱多多并没有责怪她的表示,而且据女儿说,未来女婿也已经表过态这事是个意外,就让意外过去吧,但她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坚持让女儿的结婚戒指凭空消失了,心里就大不是滋味。

这要是搁在过去,那肯定是要被归到凶兆里面去的,就算是现在,那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兆头,就因此,钱妈妈这段时间在女儿面前很是小心翼翼,说话做事带着个笑脸。

“多多啊,昨天没睡好吗?怎么一早上没精打采的。”钱妈妈把油条夹到女儿粥碗上,示意她上桌吃早饭。

“没事,妈,我今天早上有个会,赶着上班啊,先走了。”一晚上没睡好的结果让钱多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起迟了,这时急着上班去,哪还有时间坐下来吃早饭,一手挂着包一手抓起油条就往外冲,人都到了门外才来得及说了声:“爸妈,我走了啊,再见。”

留下钱家两老在餐桌边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消失。

钱妈妈过了半晌才叹口气:“老钱,你说多多这婚事,什么时候才能定下来啊?”

“急什么?不都说了亲家在国外有研究项目赶不回来,总得双方家长见个面才能定日子吧?哪有家里老人都没见过就自说自话结婚的事情?”

“这我知道。可你看多多这样子,整天忙得跟个急先锋一样,小许不是在那公司都做到总经理了,怎么也不照顾照顾她。”

钱父笑了:“哟,照你这个意思,有小许罩着,多多就不用做事了啊?那还去公司干什么?回家算了。”

“回家倒好了,你看她忙成这样,以后结了婚怎么生孩子?”

“现在小青年都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别多操心了。”

“女儿是我生的,我能不操心吗?”钱妈妈一边撕油条一边摇头,正说着,手机铃声来了,声音是从钱多多房里传出来的,钱妈妈站起来叹气:“这孩子,又丢三落四。”说着走进屋去接电话。

电话是钱多多的助理小榄打来的,问钱多多什么时候到?听到她连电话都忘了拿就“氨了一声,说这怎么办?一会儿总经理还要跟她联系呢。

钱妈妈是认得小榄的声音的,这时就笑嘻嘻地说:“哪个总经理啊?是不是许飞啊?”

小榄愣住,脱口而出:“许飞?许飞已经辞职一个多月了,早就不在公司了。”

“啊?!”这次轮到钱妈妈惊叫起来。

人海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