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非吾命

失之非吾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出差3

宁莫黎和张舒语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张舒语问:“那刘铂呢?你要怎么跟他说呢。”

“他应该早就知道了。”

张舒语叹气:“感情的事情的确是不能勉强的,但不管怎么说,过去的七年里,他才是陪伴你时间最久的人。”

宁莫黎转了个身子,面对着张舒语说:“是我对不起他,一开始察觉的时候,就应该说清楚。但我总觉得他是我哥,即使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想和他的关系搞得太尴尬。”

张舒语皱起了眉:“那你还在他公司里面上班吗?”

“不知道,再看吧。”

张舒语:“房子呢,这也是他的地方吧。”

“是哦,就连这也是他的房子。你如果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自己占了他多少便宜。”

张舒语将枕头放好,钻进了被子里,抱住宁莫黎,安慰道:“没事,这不是还有我吗。”

宁莫黎笑,“你养我吗?”

张舒语钻在被子里摇头,“我就是说说,你别太当真。这种事情还轮不着我,不是还有罗哲辰吗?你如果告诉他你不准备住这儿了,他绝对特高兴,抢着帮你搬东西。”

宁莫黎向被子里的人打了一下,也钻进被子里睡了。

早上八点起床,张舒语还在睡觉。宁莫黎爬下床,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桥上川流不息的车,心想又是一天开始了。

照例打开邮箱,却发现邮箱中有一封来自美国的邮件。是她以前的导师弗兰克发给她的,信的大致内容是表示希望她可以继续学习之前停止的课程。建筑设计学申请本来就很难,而她已经学到了一定高度,如果就这么放弃,不走到底的话太可惜了。弗兰克再三强调,希望莫黎可以好好思考,他会等待莫黎的回复,期限是一周。

宁莫黎沉默的看着邮件,如果是以前的话,她应该会马上就答应下来。毕竟这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而那所大学的建筑设计学的申请难度就本科来讲已经超过4.0了,更何况她的导师还愿意给她这次机会。但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想要下定决心,赴美学习没那么容易。毕竟一去就是两三年,罗哲辰怎么办呢,两人才刚刚和好。

门外传来张舒语起床之后的开门声,随后她推开了书房的门,半眯着眼,看见宁莫黎飞快地合上了电脑,问“这么勤奋,你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工作了?”

宁莫黎看着她笑笑,说“没什么,我就看看邮件。”

“哦!”张舒语踢着她的拖鞋走了出去,不一会洗手间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水声。宁莫黎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准备做早餐。

吃完早饭,宁莫黎问张舒语今天准备干什么,张舒语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我一个无业游民还能干什么,估计不是在家就是在咖啡厅。”

“好吧,那你一个人好好玩,我去上班了。”

“什么叫好好玩,说的我像个小孩一样。别忘了今天下午下班之后我到你公司门口接你。”

“又来?”

“两周一次的相亲劫。”

“老规矩?”

“当然啊,你知道就我妈的那种眼神儿,上次那个长得像BJ猿人,留着长头发,她非要说长的像个天使,喜欢的不行。上上次的高学历成功人士,就那么几根毛,还都白了,她给我说那是智慧的象征。还有以前的那些歪瓜裂枣,都能组一个足球队了。”

“好吧,那就先预祝你渡劫成功。”

小姚推开会议室的门进来时,宁莫黎正在和另一位工程师讲话,她将宁莫黎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对莫黎做了个口型“电话。”就又出去了。

宁莫黎将电话拿起来,看见是张舒语的电话,想来应该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打电话的。划开屏幕一看,果然还有一条短信,内容只有四个字:六点十五。

宁莫黎笑笑,将手机放在了桌上继续讲话。下午看到表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这时宁莫黎才突然想起来该给张舒语打个电话了。

此时的张舒语正对着一个长的像二师兄的“精英”如坐针毡,看见宁莫黎的电话就赶快拿了起来。

宁莫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怎么样啊?”

“宁总,您好。”

“看来是不行啊”

“是呀,我就在公司附近。”

“我在公司门口等你。”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到。”

收拾好东西,宁莫黎站在公司门口,不久张舒语的红色奔驰“吱”的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宁莫黎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今天这个也不行吗?”

张舒语一脚油门将车开了出去,说:“你快别提了,想想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和他坐了半个多小时。我还以为你给忘了,吓死我了。”

宁莫离将手机拿起来,里面有一条来自罗哲辰的未读消息,时间是五分钟前,内容是:上飞机了,想你。短信简短,但读起来心里暖暖的。宁莫黎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我今天就不陪你了,一会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好了。”说话时,莫黎手上把玩着手机。

张舒语转头看向她:“你还能有什么正事。”

宁莫黎扬了扬眉:“接机。”

“你还真是有异性没人性,不行,先陪我吃饭。”

“来得及吗?”

张舒语恨铁不成钢的说:“人家一说你就跑的屁颠儿屁颠儿的,没出息。刚才我和那个二师兄坐在餐厅里近半个小时连一小块蛋糕都没吃完,我都快饿死了。”

最后宁莫离只好投降,选择了一个折中方案,在机场附近吃了饭。吃饭的时候张舒语就翻白眼,对宁莫黎这种涉及罗哲辰就完全依靠感性思维的做法表示不满。

就在张舒语去买东西的时候宁莫黎收到了来自罗哲辰的短信“我到了。”不一会儿大屏幕和广播也开始播报消息。

“你到了吗?”罗哲辰又发了一个信息,宁莫黎拿起手机正要回信就看见他推着行李走了出来。

黑色大衣和白色毛衣的简单搭配就算是看了不下百遍对莫黎来说也从不会看厌。

罗哲辰张开双臂抱住了宁莫黎,“想我了吗?”

“你想我了?”

“嗯。”

本来以为他不会承认,但是他爽快答应,宁莫黎有些惊讶,趴在他怀里窃笑。

宁莫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