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魔王

恐惧魔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谎言(上)

在海明威的带领下,负责看顾泰瑞莎的女仆走出房门。木门关闭,狭窄的病房内,顿时只剩下杜深和始终昏睡的泰瑞莎。

杜深走到床头,俯身伸出双手。他略微扯开女孩的衣领,从女孩的颈间掏出一串吊坠。坠链环绕女孩雪白的脖颈,仿佛纤细的锁链,颜色泛黑,看起来很是粗劣。

杜深单手捧起坠饰,俯身细细打量:坠饰整体呈圆环,中间有个月牙。圆环和月牙,靠两根又短又细的金属棍连接成为一体。坠饰比荔枝略大,整体呈棕红色,也有不少地方发黑。

杜深把视线投向女孩粉嫩的脸庞。他估计,女孩不会突然醒来。杜深小心翼翼的解开吊坠。他把吊坠收进怀里,轻轻整理女孩的衣领。

做完一切,泰瑞莎始终没有醒来。杜深走到房间角落的木椅上坐下。他闭上双眼,调动奈何珠里储存的伪神力。神力仿佛细丝,流入胸膛正中,一点一滴的滋养元素火焰。

因为元素火种消化不良,大量的热量散逸。杜深不得不松解衣衫,敞开胸膛。他的胸口,不停渗出细密的汗珠,又很快蒸发。

时间流逝,转眼临近黎明。杜深停止修炼。他起身,走到床头的柜子旁,补充水分。

杜深正拿着玻璃杯饮水,忽然听到轻微的响动。他转身,看到泰瑞莎正睁大眼睛打量自己。

杜深立刻放下水杯,很是欣喜:“泰瑞莎,你醒啦!感觉怎样?想喝水吗?”

泰瑞莎摇头,试图双手支撑坐起来。但她实在虚弱,手臂根本使不出力量。泰瑞莎放弃徒劳的挣扎。她依旧仰躺,扭头扫视房间:“你是谁?我在哪儿?”

“我叫杜深。你先等等,”杜深迈步往外走,“我去叫醒女仆,为你准备热食。你很久没进食,一定饿得厉害。”

杜深走出门去,又很快回来。刚进门,他就听到泰瑞莎请求:“我感觉口渴,能帮我倒杯水吗?”

杜深笑着答应,帮助泰瑞莎喝下半杯温水。

“我奶奶在哪儿?”刚喝完水,泰瑞莎就迫不及待的询问。

“泰瑞莎,你要有心理准备”杜深放下水杯,短暂沉默,“你奶奶,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泰瑞莎的面色愈发惨淡,她轻轻摇头,“不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

杜深沉重的解释起来:“泰瑞莎,你听我说。今天中午,我在赶路的时候,听到求救声。循着声音,我看到三个强盗正在追杀你的奶奶。我当然拔剑相救。可是,那三个强盗,实力太过强悍。最终,我只能带着你奶奶逃跑。”

“虽然成功逃脱,但你奶奶也遭受很重的伤。临死前,你奶奶拜托我照顾你。她的伤势太重,甚至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我。”

“奶奶!”泰瑞莎悲切的呼喊,泪水仿佛溪水,夺眶而出。

杜深轻声安慰:“泰瑞莎,不要太伤心。我把你奶奶安葬在城外的墓地里。等你康复,你可以去看她。”

杜深的安慰,令女孩的眼泪越流越急。杜深环视一圈,取下墙壁上悬挂的雪白毛巾,帮女孩擦拭眼泪。

好半天,女孩才平静下来。她用毛巾胡乱擦脸:“这么说,是你救下我?这里是哪儿?”

“是呀,”杜深接住女孩递来的毛巾,“这里是琴音城的橡树医馆。也是海明威医生的家。昨天,就是他救治你的。”

“谢谢你!杜深。”泰瑞莎由衷的感激。

“不必谢我,”杜深转身,把毛巾重新挂回墙壁,“毕竟,我已经收下报酬。你就当是雇佣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直到你康复。”

杜深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串吊坠:“你瞧。这就是我收下的报酬。”

看到杜深手里的吊坠,泰瑞莎似乎有些惊诧。她伸手触摸自己的脖颈。她瞬间确定,杜深手里的吊坠,就是自己从小佩戴的那条。

泰瑞莎愈发讶异。她紧盯半空摇晃的坠饰,又观察杜深的神色:“这条吊坠,是我奶奶亲手交给你的?”

“是呀!”杜深回答得冠冕堂皇,令人很难生疑,“你奶奶说,她没有其它财物,只有这条吊坠。她说,这条吊坠是纯金打造的。我看这条吊坠挺重的,应该值不少钱。你放心养病。所有的花销,我都会替你负担。”

说话间,杜深解开吊坠的扣环,往自己脖子佩戴:“你别说,我挺喜欢这条吊坠的。我一直想要一枚护身符。我感觉它就是我的幸运符。”

在杜深佩戴吊坠的时候,泰瑞莎的视线,始终不曾离开吊坠。直到杜深把吊坠藏于衣服下面,泰瑞莎的视线都没有收回。

“杜深,”泰瑞莎吞吞吐吐,“能不能把这条吊坠还给我?你放心,我会用比它还重的黄金来交换。实在是,这条吊坠对我的意义很……”

“泰瑞莎,”杜深很不高兴的打断,“你不是一个诚实的女孩。你身上有钱吗?琴音城里,有你的亲戚吗?你到哪儿去弄黄金,来跟我交换吊坠?”

泰瑞莎语塞,面颊愈发滚烫。她硬着头皮解释:“我有个亲戚。他很有钱,在枫叶城……”

“枫叶城,”杜深略显不耐烦的打断,“它在哪儿?肯定不是在附近吧?泰瑞莎,你还想骗我送你去枫叶城?”

“不是的!”泰瑞莎急忙解释。

杜深却没有给女孩解释的机会。他重重叹息:“哎!泰瑞莎,我本来是不想说这些话的。你和我,素不相识。我从强盗的手里救下你,又在大雪天赶路,把你送到医馆救治。你给我一些报酬,是应当的吧?你奶奶没钱,把这条吊坠送给我。老实说,我很怀疑你奶奶的话!”

杜深掏出吊坠的坠饰,展示给女孩:“你瞧,你奶奶说,吊坠是纯金打造的。可是,它却斑驳发黑。我很怀疑,它就是黄铜造的,根本值不了几个钱。好吧!我就当作日行一善,把它收下当作酬谢。可是……”

杜深好似遭受很大的打击:“可是,你现在,还要把这条假吊坠收回去!泰瑞莎,难道做好人,就必须承受伤害?我真后悔,救了你!”

话说完,杜深转身,怒气冲冲的走向门外。泰瑞莎自然发出呼喊意图解释,可是杜深充耳不闻,消失于门口。

“不是的!我没想伤害你!你听我解释……”泰瑞莎仰躺床上,徒劳的招手。她望向房门,眼中泪光闪烁。

门口忽然出现一道人影,却不是杜深,而是一位端庄的妇人。妇人端着木盘,盘子里有只大碗,散发浓郁的香气。

“泰瑞莎,你醒啦,”妇人端着食物走向床头,“我是朱丽叶,海明威医师的妻子。大多数时候,都由我负责照顾你。”

“你好,夫人。感谢你的照料,”泰瑞莎的肚子发出轻鸣,“杜深呢?他去哪儿啦?”

朱丽叶把木盘放到木柜上。她端起大碗,用勺子舀起稀粥:“杜深啊。我的丈夫正在给他替换伤药。因为救你,他可是被那些强盗伤得不轻。别看他没事的样子,其实只是在硬撑呢。”

听闻杜深因为救自己,有伤在身。泰瑞莎更加感觉愧疚。然而,杜深不在,她也只能留待稍后道歉和感谢。

泰瑞莎伸手,想要接住朱丽叶手里的大碗和木勺。朱丽叶躲避拒绝:“还是我来喂你吧。你现在很虚弱。”

泰瑞莎没有坚持,依靠朱丽叶的帮助吃下所有稀粥。朱丽叶刚刚离开没多久,杜深再次出现。

杜深面无表情的走到床前:“你放心。在你康复以前,我不会抛下你,也会负担所有医疗费。作为代价,吊坠属于我。等你康复,咱们两不相欠!”

“谢谢你!”泰瑞莎嗫嚅,还是忍不住道:“请你好好保管吊坠。好吗?在我们分别以前。”

“哼,”杜深冷哼,不快的道,“吊坠是我的。怎么处置,是我的自由。”

或许是看出泰瑞莎的焦急和忧虑,杜深沉默片刻,又开口:“放心吧。在你离开以前,我会好好带着它。”

“谢谢!”泰瑞莎表面感谢,暗自头疼。她不停思索,如何将吊坠从杜深手里索要回来。她不由出神。

“泰瑞莎,”杜深惊醒女孩,“我们需要转移病房。你的身体能行吗?”

“可以的。”泰瑞莎双手支撑,就要起身。

杜深轻轻把她按回去:“还是算了。你太虚弱。先等一等。待会儿朱丽叶夫人和女仆会来帮你。”

一小会儿功夫,朱丽叶和女仆一起进来。她们帮助泰瑞莎穿衣并裹上毛毯。鉴于泰瑞莎的身体仍然虚弱,杜深并未把她带离医馆。杜深横抱女孩,只是把她转移到另一个相对偏僻的院子静养。

当天下午,摩根.肯尼带领侍卫前来探望泰瑞莎。在病房里没有看到泰瑞莎的身影,摩根质问随后赶到的海明威。

海明威只说,泰瑞莎清醒以后,自己偷偷离开。摩根虽然大发脾气,但并未产生怀疑,也没怎么为难海明威。他乘坐马车,在琴音城里漫无目的游荡,意图找到女孩的身影。

井观天

作家的话
大家在书评区的反馈,我都有看到。尤其要感谢“弒魂天”书友的建议、指点。作者昨天感受到很强的冲击力,以致忘记在留言求收藏。总算明白“小家子气”在哪个地方。谢谢支持!”弑魂天“书友希望看到类似燃烧军团的征服、征服、再征服的看点。该观点估计很有代表性。老实说,感觉难度很高,且存在少许纲领上的冲突,作者会在后面尝试,但没多少自信,也许只能少量满足。欢迎大家留下详细的阅读感受和指点,以及自身期望。不敢说必定满足,但作者至少知道了努力的方向。感谢大家的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