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最强基地

第40章 命运的轮转

许无名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一刻如此忐忑的心情,即便是真的遇到鬼的时候。

看着已经满头大汗的母亲,许无名紧紧的握紧了拳头。

“妈,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许无名无声的在心中祈祷呐喊着,只希望那传说中的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上帝,耶稣其中一个能够听到。

但似乎今天这些神仙都放假了。

看着脸上露出越来越痛苦表情的许母,白日天满头冷汗。

“不会的!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如果说许无名是最希望许母成功的,那么白日天就是第二个希望的。

许母能否成功,这关系到白日天判断命运。

是的!

命运,何其玄奥的说法。

自古以来,就有命运之说,但很多人都不曾信过。

白日天也不愿相信!

但伴随着重生,伴随着见到的越来越多,他开始有点信了。

但白日天同样也坚信,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比如前世大名鼎鼎的炮哥甘一干,不就已经死了吗?而且还死如此凄惨,尸骨无存。

许母在上一世,就是三母中第一个死去之人,而且就是这几天!

如果这次许母进化成功,那么便说明,命运已经被他所改变。

众人都默默的看着许母,没有任何人出声,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代表着的含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许无名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有些时候,时间如长江,冲冲而去。

有些时候,时间又如水滴,如此缓慢。

白日天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只是觉得,这一刻好漫长。

“妈!”

许无名忍不住惊呼了出来,实在是许母的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

许母依然没有醒来,一脸痛苦之色,原本满脸的汗水已经不见,只剩下越来越干枯的面容。

是的!

干枯,只见许母的脸上,皱纹越来越多,皮肤越来越枯萎,似乎有大量的水分正在流失。

许无名的双手已经掐出血痕,对于他来说,母亲就是他唯一的信仰!

有的人有信仰却没有梦想,有的人有梦想却没有信仰。

白日天的信仰是亲人,是兄弟,而组建最强基地便是他的信仰,进化成仙才是他的梦想。

牧九歌的信仰是活着,梦想是功成名就,最强基地便是他选择的平台。

而许无名,他没有梦想,他只有信仰,那便是母亲,是白日天,是花若怜。

“不!!”

看着母亲那越来越恐怖的面容,那仿佛被什么吸走了生命的干枯身躯,许无名一下子冲了过去,强行将其从石凳上拉了起来。

“妈!你醒醒,咱不要进化了!儿子我可以保护你的!我可以的……”

许无名的声音越来越小,双眼也越来越无神。

毫无效果!

即便许母已经离开了石凳,但身体持续干枯凋零的症状,却依然没有改变。

“没用的!这是进化,只有成功与失败,没有中断的选择!”

进化这条路,一但走上去,便只有成功和失败,绝对没有第三个选择。

成功,生命层次提高,超越常人!

失败,要么直接死亡,要么变成丧尸!

而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许母明显没有成功,而是即将变成丧尸!

“不会的,不会的!”

许无名丝毫没有理会白日天的提醒,紧紧的抱着许母,口中不停的自语着,似不信,似坚信,似催眠,似安慰。

“吼!!”

奇迹没有发生,许母还是失败了!

完全没有水分的身体,一张干枯到极致的面貌,没有了眼睛,没有了生气,只余下躯壳。

许母所化丧尸一口咬在了许无名的肩膀上,是如此的用力。

“妈…”

许无名没有因为疼痛闪避,也没有因此惨叫,紧紧只是无声的留着眼泪。

肩膀上开始流血,很红很红……

流出的血染红了衣服,染红了石室,但却无法染红许无名那颗,越来越黑暗的心!

一股莫名的黑气开始从许无名身上流出,短短几秒,从最开始的若隐若现,到浓密至极。

“糟糕!许无名!!”

白日天冲了上去,抓起许无名右肩,用力往后一甩。

“轰!”

许无名被甩飞,撞在了墙壁上,留下一个人形印记后摔倒在地。

黑化,也叫失心者!

所谓黑化,也可以算是异能的一种,只是却属于变异产品,而不是正常进化。

每个人都有一股潜力,这股潜力不可控制,也不稳定!

有人称这股潜力为愤怒,也有人称这股潜力为绝望!

许无名因为许母进化失败,似乎受到的打击比上一世还严重。

失心者和天命者不同的地方,不是因为异能不同,而是因为灵魂不同!

失心者可以说已经不属于人类,而是和丧尸等同!

失心者有灵魂,但却没有灵智,他们不在乎一切,存在的意义,只有毁灭,毁灭所有一切!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石室内响起,白日天抓起许无名,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该清醒的人是你!不就进化失败吗?不就变成丧尸吗?但谁tm能肯定,变成丧尸就不是进化的另一个方向呢?!”

失心者和丧尸相比,唯一的优势便在于还有救!

许无名才刚刚开始黑化,还没有完全迷失心智,只要这时候将他拉回来,还能够恢复。

白日天在许无名的耳旁怒吼着,这时候的许无名,已经开始封闭心灵世界,即便是使用异能,白日天也不可能成功。

“丧尸到达三级,还能够重生,恢复一切记忆,成为新人类!但你要是就这样堕落,永远都不可能在恢复过来!”

白日天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拯救黑化者,在上一世他只是听过,和见过一次。

那一次黑化者是一个女人,在被羞辱了整整一天,还在最后得知,自己最在乎的人已经死去。

那个女人最后也没能恢复回来,而是被天堂派人消灭。

白日天只能试着去唤醒许无名,以自己作为兄弟的身份!

白日天还在继续胡乱的怒吼着,因为这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

米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