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女有毒之将军请自控

第12章 这银子够看一年的大夫

唐大公子面色又多了几分厌恶,“唐某不知姑娘从何处得来的消息,一早提前埋伏在这绸缎庄与唐某相遇!唐某的亲事自有家中长辈作主,必是门当户对贤良淑德的温婉女子!”

那“门当户对贤良淑德”八字咬得重重的。

纪子期愣住了,这意思难道是说,她想勾引他,所以故意往他身上撞?

唐大公子未等纪子期回复,直接从袖中掏出几绽银子,扔到了纪子期脚下,“这些银子够姑娘看一年的大夫了。唐某有事先行告退,不见!”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临走时拖走了正啧啧摇头的吴三多。

“我说唐大公子,人家小娘子真心一片,你就算不想接受,也不该如此伤人家的心啊!而且我看那小娘子虽称不上绝色,也是一清秀佳人,你好歹怜香惜玉一些!万一人家小娘子一时想不开,去那个什么跳河了,上吊了,若是就此去了,你怎么赔得起?”吴三多的声音顺着风清晰地传了过来。

“闭嘴!吴三多!”唐大公子似是狠掐了一把吴三多,隔了好远都能听到他的怪叫声。

旁边围观的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向纪子期的神情便带上了几分不屑。纪子期当场石化。

这两辈子以来,第一次有人拿银子砸她,还暗示她有病,让她去看大夫!

她咬牙冷笑,捡起地上的银子,放进自己的钱袋里,在路人鄙夷的眼光里离开。

小样!别让我再碰到你,否则有你好看!

纪子期忍着手臂上的剧痛,来到了预习分院。

门房接过她的推荐信,道声“先等会!”便往里去了。

不一会,两道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一嗓门洪亮的男子声音大声道:“小丁,那拿着推荐信的姑娘在何处?快快带赵某前去!”

门房小丁慌忙打开门,“赵夫子,就是这位姑娘!”

两名男子立在门前,看着执那推荐信过来的,竟是一十三岁的小姑娘,微怔了怔。

前面那身材高大的三十左右男子拱手道:“在下姓赵,是这棋林学院预习分院的教务主任,你可称我赵夫子。姑娘如何称呼?”

声音洪亮急促,正是先前出声的那男子。

纪子期行了个礼,“见过赵夫子!小女姓纪,名小雪。赵夫子可唤小女小雪!”

旁边那人约四十,提醒赵夫子道:“赵夫子,先请纪姑娘进里面再说!”

又转向纪小雪,“在下姓韩,是这预习分院的教务助理,这分院里人都唤我韩助教。纪姑娘请里面说话!”

赵夫子忙侧过身,“是,是!在下一时忘形,纪姑娘不要介怀!”

预习分院并不大,比之前的衙门办公处还略小些,不到十间左右的屋子。

他们到的是最正中的一间屋子。

三人坐定,待小厮上过茶点,赵夫子急忙问道:“不知纪姑娘那封推荐信是从何处所得?”

“是一位老人家所赠!他并未告知小女名号,只给了这封信后便离去了。”

“那老人家生得何等模样?”赵夫子身体前倾,整个人都要离开椅子了。

“老人家约六十左右,身材高瘦,生得甚黑,颧骨高耸,两缕细长胡须。”纪子期边回想那老头模样,边观看二人神色。

赵夫子与韩助教听完后沉思半晌。

蓦然,两个同时瞪大眼看向对方,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赵夫子脸上的肌肉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声音也带上了几分颤抖,“老,老韩,你说,会不会,是那一位?”

韩助教双手紧紧握在一块,藏在衣袖下看不分明,只看得见衣袖轻微的晃动。他的声音也有些不稳,“如果是这长相的话,应该错不了!”

二人又对望一眼,陷入一副呆滞样。

良久,赵夫子脸上的表情终于恢复了正常,不过只一瞬,又变成了懊恼,双手紧握成拳用力晃动,咬牙道:“你说,我怎么会遇不上呢?这天大的机会,就这样被我生生错过了!这贼老天,太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说完还仰头大吼两声,似是在表达对上天的不满。

纪子期吓了一大跳,正想将老头曾在那破屋待过的信息告诉二人,又想起老头不欲被外人知晓的模样,便忍住了!

而后又暗想,看这二人神情,莫非那老头真是大有来头?

相较于赵夫子的激动与悔恨,韩助教要显得平静许多,他很快平复下来,问纪子期:“不知道纪姑娘此番拿着推荐信前来,是何意?”

纪子期道:“听说若想进入棋林学院,必须先在这预习分院学习,而若想进这预习分院,必须得先经过考试!小女此次前来,便是来参加这考试的!”

“你?”两道怀疑的问声同时响起。

纪子期点点头。

赵夫子二人先前已看过信中内容。只是信上未写上姓名,只说“执此信之人到来,可安排预习分院考试!”他二人见到年幼的纪子期,又是一女子,以为是她家中兄长有事不能前来,特派她过来打探一番。

如今听纪子期说是她自己要参加考试,二人均露出怀疑的神色:这小娘子年岁轻轻,衣着朴素,不似家中有余钱可送去学院学习的!莫非是那人的族人?亲戚?故人之女?私生女?不对,年岁不对,私生孙女还差不多!

二人越想越偏,直到耳边传来“赵夫子,韩助教”的轻唤声。

二人方回过神来,管他什么关系,既然那人介绍了她来,自得好好对待才是,说不定以后还能通过她与那人说上话!

赵夫子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纪姑娘稍待片刻!我马上命人将题送过来!”

说完就同韩助教出去了。

试题房保管试卷的陈夫子正昏昏沉沉,昨晚一个高兴喝了太多酒,脑袋现在还有些不清醒。

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陈夫子,赵夫子命小的前来领取最末等试题!”

陈夫子有些迷糊,今天什么日子?不是才十一吗?怎么就有人来考试了呢?是资质测试吗?

等等,什么试题来的?最高等?好像是!

风雨归来兮

作家的话
小剧场:
唐大公子:你就是我心中门当户对贤良淑德的温婉女子!
纪子期:呵呵!
作者大大:太迟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