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狂想学院

第40章 回国

“我懂,我懂!”大腹便便的家伙点头哈腰的站起来想要离开这里。

他发誓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至于保罗欠的钱?开玩笑,有灵凤这个他眼中的无敌战神在就算给他一千个胆他都不敢再要了。

“等等!”灵凤叫住了大腹便便的家伙。

大腹便便的家伙身体一抖,回过头来用比哭都难看的笑容看着灵凤:“还,还有什么事吗?”

“把你的手下弄走。”

“我会派人来把他们弄走。”

这个大腹便便的家伙心里同时在想把这些不争气的手下全部辞掉,而且让他们终身都没办法在这一行混下去。

看着这个家伙渐渐走远,保尔内心一阵失落,墓碑终究是被泼花了,这十分难洗。

“羽歌,帮他把上面的油漆弄掉好吗?”灵凤有些不忍。

“小意思。”

一眨眼的时间墓碑便焕然一新,而且还平添了几分圣洁气息,这种圣洁气息可以让灰尘之类的东西几年都不会让其沾染一丝,而且还顺便把刚刚的那个大腹便便的家伙磕出的血液也一同弄没。

保尔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不再表现出惊讶的表情,而是冲着灵凤深深的鞠了一躬。

然后保尔又转过身跪在洛塔莉墓碑前:“洛塔莉,我对不起你,祝你在天堂永远快乐。”

砰砰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后站起身来。

“我们走吧,恩人,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这个再说,到了华国恐怕我也呆不了多久就会远走,不能带上你,不过在华国我会帮你在那里安顿好。”

毕竟保尔也算是帮了灵凤的忙,让他可以获得凡间核心,帮助保尔在华国生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的,我会在华国好好赚钱,然后还钱。”

保尔做什么灵凤不关心,只要别做坏事就行了。

羽歌再次做出一个门扉,通往灵凤最开始确定的位置,接着灵凤抱着三头犬走了进去,保尔和羽歌也紧随其后。

这里是一处空旷的广场,现在正是夜晚时分,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出现。

保尔也从悲伤中迅速恢复,他这种性格的人本身就不会轻易沉溺一种情绪很久的人,马上就会喜笑颜开起来。

“恩人,你到底是不是宠物管理员啊?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师协会?”

保尔又恢复成了好奇宝宝模式。

灵凤沉默以对。

“我可以学魔法吗?”

“。。。”

“或者你送我一个宠物也行,就和这个麻雀差不多的就可以,我也要求不高。”

“。。。”

“神奇动物在哪里中有一个可以消除记忆的东西,恩人你有没有?”

“你再多嘴我就消除你的记忆。”

灵凤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家伙,人的话怎么可以这么多?

“不要啊,我保证不会泄露任何恩人的秘密的,我对上帝发誓!”

“羽歌,帮我把他的记忆消除吧,就是和你用传送门有关的事情消除掉,然后随便塞个合理的理由给他。”

羽歌照做了,这种事情毫无压力,而且他也有些讨厌这个话痨。

“咦?恩人?天怎么黑了?”

消除相关记忆的保尔不再记得仙术和传送之类的东西,但是话痨的属性却丝毫不减。

“这里。。。是华国,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怎么不记得?”

“。。。”

“恩人你会魔法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来到华国,要不恩人你教教我?”保尔记不得自己怎么来的,又下意识的往魔法上面相像。

啪,灵凤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这保尔,没救了。

来到了华国对灵凤来说就轻车熟路起来,他一边忍受着保尔那话痨属性一边辨别该怎么找到玲珑的养父母的家。

这个城市是C市,而玲珑的养父母灵凤记得是在S市,距离倒是不远,但光用走的也比较累。

“恩人,你在苦恼什么?”

“我在想该怎么搭个便车,我没有钱。”

“我有啊。”保尔拍拍胸脯。

“美元在这里恐怕不能用。”

“我有微信。”

“呃。。。”灵凤一呆。

“微信扫一扫啊,华国这个技术简直太便利了,而且现在还可以用汇率转换,我手头上还有些钱。”

保尔得意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只是手机屏幕都有着细微的裂纹,看起来应该是前不久被打的时候弄得,但还能操控。

能让恩人觉得自己有用保尔很开心。

夜间在路上灵凤也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随后便踏上了前往S市的路程。

路上羽歌还嘀咕直接用传送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

灵凤有些无奈,这里是凡间对羽歌这些离奇的仙术之类的十分敏感,能不用就尽量不要用,反正时间还很充足。

经过一夜,司机也终于来到了S市,到达了灵凤说出的目的地。

付清车钱后灵凤和保尔来到了一处小区。

小区里便是玲珑的养父母住的地方了。

这里是纯封闭式小区,当初玲珑出了名后就亲自把年迈的养父母接到了这里养老,这里主要就是安全,老人们在这里也放心。

经过简单排查后便被放行,灵凤循着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玲珑养父母的住处。

叮咚。

“来了。”

门被打开。

“你是。。。”一位老妇人眯着眼睛看着灵凤。

“灵凤!”老妇人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

“阿姨。”灵凤微笑。

老妇人身体颤颤巍巍的十分激动,她伸出手轻轻摩挲着灵凤的面孔确定自己并没有认错人。

灵凤也没有闪躲。

在他以前的印象中这个老妇人是和自己的养母一样是个慈祥贤惠的人,曾经两家也有过一段时间的融洽相处,直到养父沉迷赌博后才慢慢转冷。

但老妇人对灵凤记忆深刻,毕竟这是玲珑心中比他们都要重要几分的哥哥。

“玲。。。玲珑呢?”老妇人把头探到灵凤身后,但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外国人面孔。

“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可能很久都抽不出空来。”

灵凤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用谎言来代替,如果等以后自己救活弟弟后一定会让他回来再和他们相逢。

观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