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有闲王

第102章 祝融之器

王玖见朱由崧帮自己打圆场,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却不知道朱由崧是受够了这个时代的火折子和打火石了,朱由检堂堂的一国之君,抽支烟都要“吭哧吭哧”的敲半天,还能好好的玩耍不?

朱由崧这么想着,又有些鄙夷地看了朱由检一眼:“打火机这么个简单的玩意儿,穿越过来三年了,竟然都没有造出来。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来,此前这个老二说的话,也不能全信。还特么好意思说自己在信王府里面蛰伏三年,思虑良多,我呸!真的是丢我们穿越者的脸啊……”

朱由检倒没注意到朱由崧的态度,他听到朱由崧的话后,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老国公就随朕一同去看看吧。”

王玖一听要去查看自己的劳动成果,激动地身子一躬到底,等他再直起身来时,脸上就像盛开了一朵菊花,连忙恭敬道:“皇上,奴才这就给您带路!”

面色阴沉的张维贤叹了口气,跟在一脸兴奋的朱由检和朱由崧两人身后,他看到朱由崧跟朱由检有说有笑的样子,眼睛一眯心中凛然道:“此子不是好人,蛊惑皇上沉迷这些东西,宾天的天启帝在民间有个‘木匠皇帝’的蔑称。如今大明看似安宁,实则内忧外患,关内不太平,关外辽东又正值多事之秋,若是这时候这个世子还在皇上身边厮混,难道要让大明再多个‘铁匠皇帝’吗?”

张维贤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日后一定想办法将朱由崧这个“佞臣”从朱由检身边赶走,如若不然,大明危矣!

朱由崧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声名赫赫的英国公给盯上了,他此刻正饶有兴致地观看着这新增设的匠营。朱由检用心良苦,这匠营是把隶属工部的能工巧匠,迁来了相当大一部分才形成的。

估算着,单单这个匠营怕是就不下三千人,虽说这里也是营房,但是这个地方却没有搭建帐篷,而是搭建的茅草屋。

这些个茅屋四面透风,没有哪里是门的概念,是以他们刚到地方,就看到了匠人们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着手上的工作,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管事王玖,带着人前来视察工作的情况。

王玖制造打火机的地方离这里倒是不远,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坐在屋子外面,正翘着二郎腿“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他看到王玖带着人来了,急忙把烟袋锅在鞋底子上敲了敲,迎上来连连作揖打着招呼:“王公公。”

王玖此前得了朱由检的示意,知道皇上不想影响匠营的正常作业,便也不说破朱由检和朱由崧二人的身份,点了点头说道:“我来看看那个打火机,做的怎么样了?”

李老汉一听王玖问起打火机,沟壑纵横的脸上蕴含着丝丝得意,说道:“做好啦,做好啦!哎呀,这就等着您来查验呢!”

王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昨夜他监督匠人们工作,忙到了子时,当时只是做了个大概,还有些收尾的工作并没有完成。

现在他听到李老汉肯定的答复,两只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笑眯眯道:“老李头,辛苦啦,还不赶紧把那个打火机拿出来。”

李老汉应了一声,高声道:“大锤啊,把那个打火机拿出来,让王公公查验查验!”

茅屋里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听到李老汉的招呼,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木匣子,走了出来,憨憨地道:“爹,你说人家皇上的心眼儿是怎么长的啊?这么精巧的东西都能琢磨出来?”

李老汉把木匣子抢了过来,教训道:“闭嘴!皇上可是天子,人家是能和老天爷说上话的人物,哪是咱们能随便议论的?”

李老汉说完将木匣子捧到王玖面前,恭敬道:“王公公,这里面装的就是那个打火机了。”

王玖把木匣子接了过来,自然不能冒冒失失地将木匣子直接给了朱由检,万一里面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那就是抄家灭族的灭顶之灾了。

王玖把木匣子打开,里面躺的是一个巴掌大的铁盒子。张维贤定睛一看,这个铁盒子做得四四方方的,上面镂刻着四个字“祝融之器”,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和雕纹。

张维贤皱着眉毛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心中鄙夷道:“祝融之器,好大的口气!”

王玖把铁盒子拿了出来,笑眯眯地对朱由检说道:“为确保安全,让奴婢先行演示一番吧!”

王玖把打火机捧在手里,右手拇指在齿轮上一划,火石便因为摩擦激射出一片火星,只是火星虽然起来了,但是火苗却没有起来。

王玖见此心中一沉,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他见朱由检正等着他的表演,连忙咽了口吐沫,又伸手在齿轮上一划,这回火星顺利地将棉线给引燃了。

王玖松了一口气,把打火机捧在手里任人端详,明黄的火焰在棉线上燃烧着,让在场的人看的脸上如痴如醉。

当然这里面自然是不包括朱由崧和朱由检两兄弟的,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发现了对方脑门上的一头黑线。

原因自然是这个打火机做得比成人的一个手掌还要大,完全失去了打火机的便携性,要想使用这个东西只能双手捧在手里……巴掌大的打火机,他们还真的是活了两辈子头一次见到!

朱由崧两兄弟见过更好的,自然不会感到多么惊奇,这个打火机由于是匠人们一锤一锤打出来的,他们也早就见识过了,这时候脸上的得意倒是更多一些。

众人里面只有张维贤是第一次见这个东西,身为军人的职业敏感,让他明白了这个叫做“祝融之器”的东西,在战场上的价值!

张维贤向前踏出一步,问道:“这个东西能用多久?”

李老汉见到一个锦衣加身,腰悬玉带,比自己年纪也不逞多让的人站了出来,躬身说道:“这位大人,这‘祝融之器’刚做出来不久,老汉还没有试过。”

这时候朱由崧笑道:“国公,这个打火——哦,这个祝融之器嘛,我估计烧个一天一夜是没问题的。”

桃木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