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神者

第9章 刀剑挥舞缭乱

新人测试终于开始了,包括苏默在内的三十七个人全部被送到了一座孤岛上。在这里,他们将经历生与死的角逐。胜者,荣耀加冕。败者,失去一切。只有掠夺和杀戮才能让自己在这场战争中生存下来,最终登顶王座。

苏默打量着周围的景色,没有任何人工开发的痕迹,一切都显得那么原生态。观察细腻的苏默还是发现,在这片美丽的景色的掩盖下,那被刻意隐藏起来的丝丝血红的泥土。

这样的环境最适合埋伏和偷袭了,隐藏在茂密的丛林中,等待每一个从面前经过的猎物,给予其一击致命的惊喜。

苏默伸展了下颈部,道:“这玩意太麻烦了,又沉又宽,真不习惯。”

苏默背后背着的并不是那把妖异的太刀——催花雨,而是一把白色的宽刃剑,剑身上是星落神的双六芒星阵标志。

测试中的所有人都不能使用自己的武器,所有的武器都由星落神的装备部统一发配。分配的方式是随机抽取,抽到什么就是什么。一人一把,有刀剑,有枪弹。

这把宽刃剑还是让苏默很满意的,长度与催花雨差不了多少,重量比催花雨要重一点,对于苏默来说习惯起来没什么难度。只不过宽大的剑身比较碍事,总是抵住苏默的背部。

苏默咬了咬左手的大拇指,道:“第一件事,找到其他人。只有三天的时间,我必须在三天内把所有人都杀死。杀死他们不是什么难事,最难的就是找到这群东躲XZ的老鼠。”

“所有参与新人测试的人都听好了,广播只播一次。你们要在这座孤岛上经历三天的测试,三天后还活着的人,就有资格加入星落神。当然,你们别指望只要等上三天,就能全体加入星落神。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到了最后一天,全员都存活的话,那么你们将全部被淘汰!测试采取积分制,每杀死一个人,就会获得一个积分。如果对方身上也有积分的话,那么击杀者将获得死者身上的全部积分。测试结束后,积分越多的人,分配的职位越高。在星落神,地位就是一切!另外,这一次我们加入了新的规则:如果在测试结束之前,岛上只剩下一个人存活,那么这个人将直接成为星落神的星官!祝你们好运吧,Seeyouthen。”

苏默坐在海边的一块石头上,宽刃剑插在旁边,“真是毫无意义的广播,估计没几个人不是奔着星官来的吧?”

苏默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拔起宽刃剑,快速地转向背后,沉重的宽刃剑在地上划出一道半圆,稳稳的立在了苏默的面前,“谁?出来!”

宽刃剑的剑身较大,能够起到一定的格挡效果,如果对方偷袭苏默,能够为苏默提供一点保护。

缓缓地走来一个一头银色长发的俊美少年,“嗒嗒”的脚步声如同愉悦的音符,因为他的到来而欢快的舞蹈,“不用这么戒备,我是来帮你的。”

苏默仍然紧紧地握着宽刃剑,全身的肌肉紧绷在一起,蓄势待发,“帮我?你为什么要帮我?”

银发少年摊了摊手,无奈道:“我哪知道为什么?上头高兴呗,他们怎么吩咐,我怎么做就好了。”

“上头?谁是你的上头?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想骗我,靠近我,然后杀了我?”苏默质疑道。

银发少年一脸的不耐烦,道:“怎么跟你说话就这么费劲呢?见好就收不懂吗?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

苏默目露杀机,开始围绕着银发少年缓慢地移动了起来,寻找最适合战斗的距离和方向。

银发少年感受到了从苏默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微微一笑,“也好,也好,揍你一顿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欠收拾的家伙。”

苏默突然加速,笔直地冲向了银发少年,宽刃剑背在身后,让无法银发少年无法揣测苏默的出刀方式。

银发少年动了,只是一瞬间就到了苏默的面前。苏默惊讶得说不出话,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被银发少年一拳击退。

苏默狠狠地撞在了石头上,一口腥甜涌上喉头,“该死,怎么这么快?”

银发少年再一次出现在了苏默的面前,抬起腿就是一脚。苏默苏默站稳后一侧身,躲了过去,随即挑起宽刃剑,从下到上就是一刀。

银发少年急忙后退,避开了苏默的宽刃剑。

苏默的瞳孔突然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灼热的神之血在体内沸腾。零度的领域快速的扩张,温度陡然下降,无数冰锥拔地而起。

银发少年连续四个后空翻,离开了零度的领域,银色的长发如同挥舞的利剑,切割着光与空气。

刚离开零度的领域,无数的冰箭在苏默的控制下,直取银发少年。这就是苏默的战斗方式,毫不拖泥带水,上来就使用浑身解数。管他大招不大招,只要能杀死敌人的,就是有用的。

苏默进攻了,掌握了主动权的苏默一定会乘胜追击,争取一击必杀。宽大的剑快速的挥斩,利剑划破空气唱起了尖锐刺耳的歌,刀剑便是舞者。

苏默一如既往的刀刀要害,出刀诡异刁钻。但银发少年竟然能轻松的应付,简直就是游刃有余。

在苏默挥出宽刃剑的一瞬间,银发少年出拳了,一记上勾拳,直接将苏默击飞,其力道之大可想而知。宽刃剑从苏默手中滑落,斜着刺入地面。

就在苏默被击飞的瞬间,银发少年一跃而起,跳到了与苏默等同的高度,一记回旋踢,直接将苏默踢出八九米远。

“碰!”苏默再一次摔在了石头上,这一次比之前更狠。不知是背后石头碎裂声音,还是苏默骨头断裂的声音,苏默听得真真切切。

虽然身体在快速的恢复着,但是这么重的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现在的苏默根本无法站立,只能靠在石头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苏默明白,面前这个银发少年比他强,强很多。连神谕都未曾使用的情况下,仅仅是凭借双手,就打得苏默毫无还手之力。如果银发少年真的是想杀他,根本就不用和他费这么多话。

苏默强忍着剧痛,问道:“你打算怎么帮我?”

银发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坐到了树枝上,“这个很简单啊,使用我的神谕——纵横交感。我可以让领域扩散到整座岛屿上,这样一来,岛屿上所有拥有温度的生命体都会在我脑海内的纵横线上定位。然后我再提取出温度与人类相似的目标,确定他们的方位。”

“热感雷达?”苏默调侃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我让这盘暗棋上的所有棋子都明了过来。接下来,一个一个的吃掉就好了,Soeasy。”

苏默咬了咬左手的大拇指,“那我们立刻开始吧,从进到远一个一个来。”

银发少年张开了炽金瞳,纵横交感的领域开始迅速的扩张,只是几秒钟就覆盖了整座岛屿,“我叫秦逸,这么半天了,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对你来说确实有点不公平。”

“赶紧干你的活吧,名字很重要吗?”苏默不屑道。

“着什么急?我才把领域覆盖到岛屿上,接下来就是把有温度的生命体找出来,再从中选出人类,慢慢等着吧。你可以和我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这段时间你也可以恢复一下身上的伤,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应该也完成了。”

“你不是星落神的人吧?”苏默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秦逸不屑地一笑,“星落神算得了什么?你不用瞎猜了,你是猜不出来的,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们不仅不属于星落神,也不属于WSW。”

“我还是搞不懂,素未谋面,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我?”

“恕不奉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苏默不悦地摇了摇头,道:“我能像你请教一些问题吗?”

“说吧。”

“你是你们中最强的吗?”

秦逸犹豫了片刻,答道:“别说最强了,我连强都算不上,光是想想就揪心。”

“不会吧,你竟然还不是最强的?你仅仅靠拳头就打得我身受重伤,明明都这么强了啊。”苏默惊讶道。

“我近身肉搏还是挺强的,因为神谕较为鸡肋的缘故,我对身体强度的追求就更好了。还有啊,打败你不是因我我太强,是你太弱了。”秦逸微笑着,“神谕基因对肉体的强化是没有上限的,但也可以根据不同的强度差距分出等级。我的肉体强度是A级,至于你,顶多算个C吧。在我们那里,你这是勉强合格而已。但是你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意识都很不错。”

“如果你天天在墙外生活,那么你的战斗经验也会很不错。”苏默苦笑道。

刀剑只有经过不断的打磨,才会变得锋利。所谓的宝刀明剑,本身也是普通的刀剑,只不过经历的战争多了,打磨的多了,也就削铁如泥了。

在这破碎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一把刀剑,想要变得更强,只有不断的打磨自己,让自己越来越锋利。

花下书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