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三世之紫凌郡主

第26章 灵女出山认亲父

一阵微风吹过,我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是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楚晔看着这姑娘一副毫无畏惧的模样道:“你唯一的作用,就是与我传宗接代。”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话末,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散发着异香,随即而来的是头晕目眩,浑身乏力。

“头怎么会这么晕,一定是你这妖女施了什么邪术。”站在我身旁的短打大哥话落后,随即跌倒在地。

紧接着,大厅内来参加婚礼的,都一一倒下,空留楚晔与我相视“你怎么没事?”

楚晔从小就练龟息大法呼吸比一般人慢,自然感觉不到身体的异样。

“是你给山中兄弟下毒,你的心肠好狠,小爷我今日就杀了你。”楚晔怒指着我,我毫无畏惧,倒是他让我很意外,中了我的七里迷魂香,却还安然无恙。

“杀我,我费这么大的力气,就是让你来杀我的吗?我要你带着山上的弟兄们改邪归正。”我一脸得意,望着右边的天空。

“这容易,等姑娘成了我的新娘,就是兄弟们尊敬的大嫂,到时候你说一句话,为夫唯命是从便是。”楚晔身子开始酸软,硬撑扶着门说道。

“解决事情的方法,并非只有我嫁给你这一条,是生是死在于你的选择,别期望我会对一个土匪头子手软。”我笑盈盈的向他走去,挑起他的下巴说道。

“要小爷我投降是不可能的事,你也别白费心机了。”楚晔死都不要向一个女人低头。

“也许你不怕死,但你这帮兄弟呢!他们的命,就因你的一个决定,全部陪葬,你对得起刚死去的楚巡?”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着,行恶者天必诛之,知错能改,天必恕之。

七里迷魂香的药效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再这样耗下去,等躺在地上的人都醒了,我便想跑都跑不了。

“纵然你说得千有理,万有理,要我从恶人变好人,哪有这么容易?”楚晔这些年来跟在他父亲身边,早就看惯了杀戮,也曾想劝楚巡别再干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可父命大于天,他不能公然的违抗。

“想必娶我也是你父亲的临终之言吧!不然以你的性子,该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也难解你心头之恨。”我一脸笑意的问着,我没有时间再耗下去了,只能打感情牌。

楚晔从未想过要让眼前的女子香消玉殒,他也是临终受命,心里也十分忐忑。

“这样吧!我看你也难以做出抉择,不如我俩结为异性兄妹,我代你将兄弟们带回正途,你看如何?”我摸着他白皙的脸庞说着。

楚晔一脸羞涩的躲闪着,心中反复思量着,以当下的情势看,也只能依这女子所言,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方能成事“好!我答应你。”

“这寨子里有香案吗?我们去那里结拜,让天上的各路神仙作个见证。”我提议着,我知晓古人对结拜这事挺重视的。

灵山上,陈紫凌被送走一天后,灵女就被她师傅派下山了。

“君姌,你顺利完成了为师交给你的事,现该是下山的时候了。”月老委婉的说着,怕她心中会多想。

“师傅,是徒儿做错什么了吗?你别赶我走。”龙君姌一脸愁容的跪在地上。

“你听为师道来,你本是滨靇公主,十七年前滨靇王宫发生内乱,滨靇王龙啸天带着王后杨绪经过灵山脚下,遇匪徒打劫,把你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抢了去”,“为师恰巧经过,从匪徒手里抢回了你,这些年来一直养在身边,收之为徒,如今你父母忧思成疾,且在城内张贴皇榜,能为二人治病者,赏黄金万两,至今未有人揭下皇榜。”

经过月老的一番解说,龙君姌知晓了自己高贵的身世,明白了月老的言下之意,父母恩大于天,她决定了下山拯救两人。

此时的滨靇城门下,墙上贴着一张皇榜,从字面上看可理解为:曦靇王与王后双双思女成疾,一卧不起,太医院众臣束手无策,只能从外广贤纳士,求医问药……

两个士兵紧紧的守在皇榜处,来往的人们都好奇的观看一番,却未见一人将这皇榜撕下来。

滨靇丞相府,叶褚丞相在府里共商大计,想趁滨靇王夫妻双双得病期间,攻下王城。

叶褚高坐主位,与志同道合的朝中大员说着:“时机已到,你我可一举攻下王城,共享荣华富贵。”

有一穿着朴素却难掩姿色的女子,端着热水经过后院,看这如此寂静,平日里看守的人都撤下去了,心生好奇的走过去听墙角。

“叶丞相说得甚是,龙啸天夫妻命不久矣,膝下又无儿女,与其归天之后,让别人坐,还不如就让他坐了这个位置。”一个穿着华丽,谈吐好似礼部尚书的男人说道。

这伙人想谋反,我必须回去告诉秦松让他小心些,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想着苏映雪离开了放门口。

“是谁?谁在那儿?”苏映雪被回廊上的仆人发现了,询问着,她快速的往反方向跑。

这时,叶褚听到动静出门查看,只见一人影消失在房门外,立即询问那说话之人。

“你见着有人跑过去了?”叶褚板着脸问道,很不希望消息因那跑掉的人走漏风声。

“小的看见了。”男仆瑟瑟发抖的说着。

“你,让管家收索院子,务必把那人给我找出来。”叶褚吩咐道,他身后的官员们神色各异,心存疑虑。

“叶丞相,我等就先行一步了,若那人被抓,还请丞相派人告知一声,我等定当全力配合丞相成大事。”一个上了年纪,头发花白的男人说着,一行人转身离开。

苏映雪成功的逃过了府里人的追捕,来到了后院偏殿,这是叶褚着人替她和秦松安排的住处。

苏映雪当初与秦松逃脱成功后,为了摆脱世俗所扰,两人来到了寒冷的滨靇安生。

现秦松在叶褚手下做事,是叶褚的专属护卫,苏映雪自然非常担心夫君出事了。

“松哥,咱们得赶紧走,这儿不能待了。”苏映雪一脸着急的拉住秦松的手说道。

“雪儿,有什么话你好好说,等会相爷还要让我替他去边城调兵呢!”秦松轻拍着她的手,安慰着,让她别紧张。

“松哥,你别听他的,他是想造反,我刚才都路过后院,都听见了。”苏映雪将她所听见的,一股脑的跟秦松全部吐出。

秦松还是不愿意只听苏映雪一己之言,就相信看似善良的叶褚是一个会谋反的人。

回想半年前,秦松和苏映雪刚逃到滨靇走头无路的时候,是叶褚让秦松有一份安稳的工作,能够让苏映雪生活无忧。

“我不信叶丞相会是这样的人,若是你害怕就先出府避一避,我完事后去找你。”秦松拉着她的手说道。

另一边,龙君姌已经来到了滨靇城下,贴皇榜的地方。

两个看着皇榜的侍卫看着一个身着白衣,清丽可人的女子向这边走过来,两人没忍住想去搭讪“姑娘看榜呢?”两个侍卫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龙君姌一脸的嫌弃,撕下皇榜说道“烦劳带我进宫为王上治病。”

“姑娘也会岐黄之术。”一个手握长剑,身穿盔甲的侍卫上前引路道。

叶褚派人在府中收索未果,还是决定按原计划执行,现在的他已经让秦松去调兵遣将了。

龙君姌也被带到了王宫中,只见房里宽敞大气,两个丫鬟守在床边,太医坐在不远处悬丝诊脉。

“蒋太医,你先下去吧,我把能治王上病的人找来了。”那名带刀侍卫得意的说着。

龙君姌优雅的上前一步,向蒋太医打招呼“有劳您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蒋太医斜眼望了一下女子,交代了一下两人的病情“这位姑娘,我虽不知你的医术如何,但王上与娘娘的病情很重,已经到达油尽灯枯的地步,你确定能有把握治愈?”

“蒋太医若是想留下来帮忙,小女子也不拒绝,你就先站一旁吧!毕竟我对宫里不熟。”龙君姌一脸笑意的说着,同时向床榻走去,揭开床帘通风。

“你想干什么,龙颜不是你这山野女子能随意冒犯的。”蒋太医一脸怒气的骂道,龙君姌手停顿了一下,接着坐到床前开始诊脉。

龙君姌将手搭在龙啸天脉上,经一番把脉下来二人的病因相同,都是思念郁结,心火难消之症。

好在还有得治,她向床旁两名丫鬟吩咐道“你两个去配合蒋太医煎药,等会我开一张药方给蒋太医。”

蒋太医一脸惊讶的望着眼前女子,不信经他手断定只有七日可活的人,经这姑娘的手却可以治好。

“你俩跟我来吧!”蒋太医站在原地等了一下龙君姌的药方,叫着丫鬟往门外走。

龙君姌故意把所有的人都支开,单独留在房间里,她看着病歪歪的父母,心口传来一阵疼痛。

她不知是否该向两人承认自己真实身份,王宫太过奢华,跟她以往在灵山上的生活相差甚远。

现只有暂且留下来,观察两人的病情,等好转了之后再离开。

深情未改

作家的话
亲情是永远都无法割舍的,就算得道成仙了,也无法忘怀。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