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三世之紫凌郡主

情牵三世之紫凌郡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出谋划策

秦松从未来过这里,只听他哥哥描述了一个具体位置,如今却做起正经生意来。

还不用他叫小二,就自然有人拿着菜单过来让他点菜“这位公子想要吃些什么?”负责招待客人的姑娘将菜单递给秦松询问道。

“随便上点吧!我是来找人的。”秦松想着吃饭都是小事,找到哥哥与他说起的那位姑娘才是大事。

他与苏映雪同在焰靇,却不得见,各自在为对方担忧着。

“公子想找什么人?可有在这预定了房间,我可以帮忙打听打听。”那负责点菜的姑娘见秦松生得俊朗就与他多说几句。

“请问姑娘认不认识这楼里原来的姑娘?她曾是这里的花魁?”秦松跟那点菜的服务员说着。

那姑娘思考一会儿“公子你说的是红芍姐姐吧!你和她…是……”

秦松见那姑娘看他的眼神充满新奇点头道“嗯…是的。”其实他也不确定那姑娘口中的‘红芍姐姐’是否是哥哥与他说起的那位姑娘,想着先见了再说,便点头示意了。

“那公子你先坐着等会儿,酒菜马上就来,我这就帮你去请红芍姐姐。”那女子拿起菜单,走向前台,跟人说了三两句,就去后院替秦松寻人去了,所以说人长得帅,还是有好处的。

过了一会,另外有人给秦松上了酒菜,可去帮他寻人的姑娘还未回来。

后院南侧的屋子里,一红衣女子正坐在铜镜前梳妆,旁边站着刚才来帮秦松寻人的姑娘。

“红芍姐姐,你真的不出去见见吗?我看那位公子不想是坏人,但说是要找你,又叫不出名字来。”那姑娘站在一旁一边等待,一边问着。

红芍心里想着别是她以前接待过的客人,借着朋友之名来找麻烦,但听宝儿言说着又不像熟客。

她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去见这位以朋友之名来找自己的公子,又怕日子久远记错了人。

思虑再三,红芍放下桌前的首饰盒,说着“他人都找上门来了,就带我去见见吧!”

红芍起身示意那姑娘带路,那姑娘移动脚步走在前方,红芍则优雅的跟在她的后面。

不一会她俩人到了楼里用餐的地方,那姑娘先开口介绍道“红芍姐姐,这就是找你的那位公子。”

此时的秦松正在喝酒,听见人说话后转过头望着来人道:“多谢姑娘好心帮在下寻人。”

在秦松转头的那一瞬间红芍惊呆了,世间怎会有如此长相相似的人,开口问着:“听小娟说公子你找我?”

秦松打量着眼前的红衣女子,真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面若桃李,肤白如雪,笑似春风,难怪哥哥为她魂不守舍,夸之情深义重。

“请问您可是以前楼里的花魁?”秦松虽然知道这样问很不礼貌,但为确认身份无礼之处等下再解释不迟。

“小女子正是,还请公子用完餐后,移步后堂稍坐。”红芍话音刚落,秦松起身说了个‘请’字。

“公子这么快就吃好了?”红芍见他好似有些心急问道。

“吃好了,我找姑娘有事商议,万万不可耽搁。”秦松一脸笑意的说着。

“这样阿!那你跟我来吧!”话末,红芍让秦松跟着走,还不忘回头嘱咐小娟招呼好客人。

秦松跟着红芍来到后院南侧,二人进入屋中,他顺便将门给带上。

“公子请坐下慢慢说,这是我的住处,很少有人会前来打扰。”红芍端着桌上茶壶斟茶道。

秦松未坐下,反而站在她的面前礼貌的说着:“嫂嫂妆安!”

“你是秦枫弟弟!”秦松的一句话让红芍立即猜到他的身份。

红芍见秦松点头,她立刻去检查门外是否安全后,回到屋中:“你哥哥向我提过你,怎么?是你哥哥出什么事了?”

“嫂嫂放心,不是家兄有事,而是小弟想让嫂嫂帮忙联系一下哥哥。”秦松有话直言道。

听见秦枫没事,红芍悬着的心落下了“兄弟先请坐下再说。”

“你哥哥已有三个多月没来我这了,不过…他告知了我紧急的联系方法。”红芍对坐下来的秦松说着。

“那就有劳嫂嫂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直言。”秦松礼貌回应着,巴不得现在就能联系上哥哥。

秦松与秦枫两兄弟自幼就分隔两地,但一直有书信往来,三年五载都难见上一次面。

“大兄弟你就在这儿安心住下,我一会让丫头带你下去换身衣服。”红芍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这风尘仆仆的样子让嫂子见笑了。”秦松脸上泛起羞涩之意。

“兄弟你说那里话,你哥在早年间就让我帮他照顾你,今日终于有机会了。”红芍与秦松说起自己之所以会如此对他,都是因为秦枫吩咐过。

而在轩王府里苏映雪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盼着慕荣轩赶快回府,帮助她解决难题。

此刻慕荣轩与陈紫凌正在回府的路上,这里看似很平静实则危机四伏着。

一阵微风吹过,道路两旁的碧草发出沙沙声响,从四面八方跳出了几个拿着铁锤,斧头的男人,他们穿着跟普通百姓没两样。

一个站在最前方,身着深灰色衣衫,浅色七分裤,腰间系著一根黑腰带,凶神恶煞的放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车夫连忙的掌控住马儿,平稳的停在道路中央,秦枫上前禀报着“王爷,您和王妃没事吧!路上遇到了贼,才停的车。”

我坐在马车里听见贼人这么说,不禁的笑了,想着这不是电视剧里该出现的剧情跟台词吗?如今到叫我给遇上了。

“本王的王妃就是不同,遇见贼了,还笑得这么开心。”慕荣轩在一旁打趣着我,却根本不知,我是因何发笑。

“你还有心思管我,外面那些人叫你出去呢!我身上反正没带银子。”贼都抢上门来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大不了,把你抵在这儿给他做压寨夫人,还给本王省去了不少麻烦。”慕荣轩一脸痞痞的说道。

他两人聊得太投入,根本没在意外面那些人说什么,为首的见车上的人还不下来,大吼道“不想头落地,就乖乖的给老子下车。”

“放肆,敢对……”秦枫还未说完,慕荣轩冷冷的说出一“打扰了本王的雅兴,还不快滚。”

秦枫自然明白自己主子的意思下令道:“上,把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全都抓起来。”

一声令下,马车两旁随行的护卫们都拔出兵器准备开战,轩王要人死,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更何况这几个山贼打扰到他的兴致。

“王爷莫慌,一般说出‘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这话的,大多都成不了什么气候。”我对他说着,他动不动就杀人,我会有心理阴影的。

秦枫听陈紫凌出声了,做了个手势让随行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几个山贼望着原本要开战的人,却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说道:“怕了就赶紧交出钱财,大爷我好回山休息。”

“秦枫你过来。”我在车里叫道。

听见轩王妃在叫自己,秦枫收起长剑,站离马车窗口近些,山贼们只见车里露出半个头,跟那盛气凌人的男人说着什么?

“二哥,这笔买卖我们还做吗?我看他们磨磨蹭蹭不肯交钱呢!”

“咱们在等等,也许车里的人答应给钱了,找那人过去商量呢!”贼二哥说着。

只见秦枫不停点头,嘴角上扬,一脸严肃的离开,慕荣轩问着陈紫凌“你都给秦护卫说了什么?”

“嘿嘿,你等会就知道了。”我对慕荣轩说着。

“你们是哪个山头的,胆敢还不滚,小心丢脑袋,死在荒郊外,管杀不管埋,送上望乡台,永远回不来。”秦枫回到原位,放出这句话。

他这话一出,山贼老二反而有些心虚了,对着手下人说道:“咱们撤,这笔买卖我们不做了。”

跟同贼老二来的这几个人一脸懵逼,可既然是二哥下的命令,也只好作罢。

秦枫看着那伙山贼因为一句话就乖乖撤退了,并没有舞刀弄枪,心里也一阵奇怪,难道王妃知晓他们一伙人的暗号?她告知我的这话像一首诗。

“王爷,这伙山贼离开了,我们在这儿耗的时间够长了,该继续起程了。”秦枫在外提醒着。

车夫赶着马儿继续向焰靇前行,当到达轩王府时,已经是申时三刻。

福安望见停在府门前的马车,连忙上前迎接,走到慕荣轩跟前轻声说道:“王爷,锦靇公主来了,老奴已经把人安排在辉宾阁了。”

慕荣轩挥手示意福安先去忙,他转身叫着车里的陈紫凌“王妃,该下车了。”

我难受的靠在马车后座,想缓解一下,再出来,免得被人嘲笑。

是的,我晕车了,还特别严重,肚子里惊涛骇浪,目前我只想静静的坐会儿。

慕荣轩见陈紫凌还未下来,上车查看,只见她一脸痛苦模样,头靠马车窗壁。

而秦枫看到的却是轩王府前的,那棵百年老树上挂着的红丝带。

深情未改

作家的话
有时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感到害怕,有时会得到领悟。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