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修之祖

体修之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老猎人

“果然不出所料……”

第二天,陆坤坐在宽厚的树叉上,双目瞳孔深处,闪动着若有若无的金色光泽,静静看着树下。

在一根根阳光柱的照耀下,足足有十头野狼围绕在树根周围,还有一头白脖子的灰狼坐在远处一块石头上,那对绿油油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他。

“狼的爪子极其锋利,可收缩不自如,无法上树。”

陆坤看了看自己宽厚的手掌,虽然没有尖锐的利爪和坚韧的皮毛,但在强大肌肉力量和五根修长手指骨的加持下,显得极其灵活。

而周围树木的坚硬树皮,就像是凸起的岩石,可供其攀岩,要知道陆坤在地球上曾征服过酋长峰这等恐怖的峭壁,攀爬这种树木简单至极。

最重要的是,这片山林的树木都十分高大,导致每棵树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他能将粗大树枝作为跳板,在各个树木间穿梭,寻找合适的枝干制作更多的木标枪。

“咕噜……”

就在他思索之际,肚子又传来阵阵叫声。

陆坤摸着肚子,没有理会下面的一群野狼,轻车熟路地拿出一只血液模糊的狼爪,在树干上磨起木屑,用同样的方法钻木取火,一阵阵灰色烟雾从山林间冒出。

在几根树枝和石块的搭建下,一个简易烤架出现在树窝位置,上面串着一条肥鱼,火焰烧在油脂上,发出呲呲响声,一股鲜美的香味飘散开来。

下面的狼群鼻子耸动,略微有些骚动,可随着头狼发出一声低吼,全都安静下来。

陆坤见到狼群如此有纪律性,虽然感到不小的压力,但眼中却闪动着跃跃欲试之色,甚至有些兴奋,手中的烤鱼都随其手臂的轻颤而晃动着。

“真是怀念啊,自从离开了奥运赛场,很久没有这种背负压力,全力拼搏的感觉了……”

感叹之间,阵阵焦香味渐渐进入陆坤的口鼻之中,他深深一口气,缓缓调整呼吸,稳定着自己的情绪,拿起手中的树枝。

“咕噜咕嘟……”

略微烧焦的清脆鱼皮进入口中,特殊的油脂香味与白嫩的鱼肉相互交织,在齿间溢香。

陆坤连吞带,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条肥鱼,随后他便拿起一根在这棵树上折下来的树枝,取出一根狼爪,不紧不慢地制造新的木标枪。

……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着,不管是陆坤,还是下面的狼群,都显得十分有耐心。

不知过了多久,这寂静无比的山林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破空声,紧接着那头白脖子灰狼发出一声哀嚎。

陆坤听到声音,不禁望了过去,只见一根利箭穿透了那只头狼的脖子,甚至带着强大的惯性,硬生生将这头五六十公斤的野狼翻了两圈。

“嗖嗖……”

“呜呜……”

又一道破空声传来,另一头靠近树木的野狼,直接连狼带箭,钉在了树干上,那一道道劲风将地面上的灌木压出一个幅度。

陆坤顺着那箭矢的方向,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挺立在远处的某个树枝上,正架着第三只弓箭。

“人类!这里果然有人类生存!”

陆坤露出惊喜之色,兴奋之下,他直接跳了起来,握紧手中的标枪,身子微微后仰,全身肌肉如同紧密的齿轮转动起来,一根根肌肉猛烈收缩,将力量传递到标枪上,瞄准慌乱的狼群,狠狠投掷了出去。

“噗嗤……”

那根木标枪仿佛呼应着远处老者的第三根箭矢,一前一后,分别命中了一头野狼,不过猎人的弓箭正中灰狼的脖子,而陆坤的标枪则插在一头狼的肋骨间。

“好手段!”

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乎在为这根标枪喝彩。

陆坤一愣,对方说的似乎就是华夏语言,口音像是中原地区。

他虽然感到惊奇,但没有急着开口说话,而是继续拿起标枪,两人就这样站在树上,一个射箭,一个投掷标枪,又有三头野狼倒在地上,剩下的已经向山林深处逃窜。

不一会,树林中就剩下野狼尸体,以及那些被标枪刺中,在地面上竭力挣扎的灰狼。

远处的白发老者一个纵身,脚踩树干,腾挪两下就落在了地面上,向前走来,陆坤也完全看清了其面容。

这名老者精神矍铄,一头苍白的短发,黝黑的面部左侧有颗红痣,他身穿黑色劲装,背负一把半个身子的长弓,腰间还挂着两把短刀。

虽然其面容看上去有五六十岁,但身姿挺拔,走路健步如飞,重要的是,其容貌皮肤,是标准的华夏人模样,让陆坤倍感亲切。

“兄台如何称呼,怎么来到这麓阳群山深处,此处已是官道边缘,不小心的话就会迷失在深山中,永远无法返回。”

陆坤听着老猎人的话语,见对方在树下五米外停住,略微犹豫了下,便扒拉着树皮,爬了下来。

对方拥有精湛的箭术,似乎不仅仅凭借肉身力量射出的,跳下树的方法,也显得轻盈灵巧,陆坤有种感觉,如果这个老猎人要对付他,他恐怕躲不过几箭。

而且对方击退了狼群,算是他的救命恩人,陆坤放下几分戒备,扒着厚实的树皮,爬下了树,他背着包裹,绑起几根标枪,脑中回想着以前看过的古装剧,生疏地拱手,用普通话说道:

“在下陆坤,多谢老丈相救。”

老猎人看着陆坤上半身那棱角分明的壮硕肌肉,心中不禁暗赞一声好雄伟的汉子,可听到其话语后,他微微一愣道:“小兄弟的口音,不像是魏国之人,不知来自何处。”

陆坤听到魏国二字,神情有些恍惚,从老猎人的语言和行为动作来看,这里似乎是华夏古代的世界,可这里拥有两个月亮,又不像是一个星球。

他犹豫半天道:“不瞒老丈,我应该来自很远的地方,魏国这个国家,根本没听说过……”

老猎人闻言,一边摸着胡子,一边上下打量陆坤:“很远的地方?你虽然看起来孔武有力,但没有修炼武功的痕迹,倒是投掷标枪的动作看起来十分娴熟。”

“使用这种兵器的,好像只有说书人口中的士兵。”

说到这里,他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你是来自魏国东面的晋国。”

“晋国?”

陆坤摸了摸身后的标枪,一脸懵然道:“老丈,你怎么看出来的。”

老猎人看到陆坤的神情,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问题,他有些得意道:“张某人可是在华远城住过二十多年,别人没听过晋国,我可是知道的……”

“说书人口中的几个邻国,也只有晋国特殊,拥有庞大的皇朝和军队……”

陆坤听着老者的话语,虽然感到稀里糊涂,但心中顺着对方的猜测,迅速构思完善自己的身份,毕竟自己的来历匪夷所思,绝对不能让别人知晓。

老猎人说着说着,那斑白的粗眉忽然一跳,他有些疑惑道:“不对啊,虽然晋国比邻魏国,但彼此间没有官道存在,就算超一流武者,都难以穿过,你怎么过来的?”

“官道?超一流武者?”

陆坤对这些词既熟悉又陌生,前者似乎是某种道路,后者好像和武侠片中的武者有些类似,虽然对这个世界完全不了解,但他也不傻,顺着老猎人的猜测,目光带着几分迷茫道:

“不太清楚怎么来的,我只记得前天晚上还在军营里,指导士兵进行体能训练,随后天空好像出现了大量闪电雷鸣,等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就掉在这个山林了。”

老猎人听着听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双目放光地看着陆坤,甚至想要上前捏捏那壮实的上身肌肉。

“老丈你要干什么……”

陆坤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心中出现几分警惕,不知道自己的说法出了什么问题。

老猎人轻咳一声,缓缓道:“虽然小兄弟的说法匪夷所思,但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以前也有过?老丈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陆坤看老猎人的神情,对方似乎并没有说谎,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好奇,他说得很模糊,怎么这个老猎人像是很肯定一样。

难不成这里时不时有人从天上掉下来?

老猎人摸了摸胡须道:“这种传说在我们这挺多的,不过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来帮忙收拾下,这些山狼平时躲在官道之外,很难见到,这么多野生狼皮,能换不少银两。”

似乎确认了陆坤的来路,老猎人对其放心了不少,直接转身去收拾地面上的灰狼,还把腰间的一把银白色猎刀递给了出去。

“哦,来了。”

陆坤脑中还在奇怪什么是官道,什么传说是有人从天上掉下来的,此时听到老者所言,便回过神来,接过这把猎刀。

两个人就开始在山林间收拾起来,只剥走了狼皮,至于陆坤宝贝的那些利爪和牙齿,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珍贵,完全不值钱。

“陆坤小兄弟,晋国是什么样子的,我这老骨头倒是很好奇。”

“哎,始终处于兵荒马乱中,皇朝以及各个军阀之间相互战斗,搞得民不聊生。”

“军阀是什么?”

“哦,就是拥有军队的势力。”

“咦,皇朝统一了晋国所有势力,怎么还有军阀?”

“军阀的前身是皇朝的下属,有实力了就想推翻皇朝,割据地盘,自己做主。”

“这样子啊,看来和我们这边也差不多吗?”

“老伯,这里也是兵荒马乱?”

“也不算,就是城市之间同样有争斗……”

就这样,一名孔武有力的年轻壮汉,一名强大的老猎手,一边聊天,一边处理狼尸,不一会,他们分别背着一堆狼皮,向山外走去……

石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