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之极恶世代

第38章 泰顿VS达斯琪

作为三年前就和克洛打过无数次交道的血蜘蛛太了解克洛了。

那是一个可以为了自己不顾一切,哪怕是自己的伙伴、船员都可以随意丢弃掉的家伙。

三年前得知克洛被海军抓捕到并随即执行枪决时血蜘蛛也是不相信的,如今见到克洛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他也大致知道了当初克洛的计划。

克洛敢主动挑战自己这已经是很难以置信了,那可是一个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家伙,让他莽撞得仅凭临时的一个想法就做出难以估量的事情,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而就在上一秒,克洛居然赌上了自己的生命,在胜率微乎其微的前提下。

要不是克洛的勺子,血蜘蛛早就开始怀疑面前这个一副阴冷外表的男子到底是不是克洛了。

就在克洛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时,血蜘蛛的心跳速度也陡然上升。而克洛消失不见的一霎那,凭借多年拼杀的第六感,血蜘蛛下意识身子朝左边倾斜而去。

在躲避的同时,他感觉脸颊有一阵微风掠过,而左手手臂上传来刺痛,他只来得及瞟了一眼,之后便发现自己手臂上有三道抓痕。

“看起来,只要不呼吸你的毒雾,也就没什么大碍嘛。”克洛说道,而在他刚说完,他就感觉鼻腔呛得慌,胸口也发闷起来,“这是……”他看到自己手臂上快速出现的红疹子赶到极为惊讶。

“哈哈哈!你只猜对了一半!不直接呼吸到我的毒雾的确不会当场毙命,可一旦接触到,就像是慢性毒药一样,它会一点一点如同抽丝剥茧般将你的生命夺走!”血蜘蛛见状,松了一口气,开始放肆大笑起来。

“呼呼……咳咳!”克洛嘴角沁出一丝鲜血,“非……常好。”

血蜘蛛走近了克洛:“啊哈?你是被毒晕了吗?”

“这样……我就只有放手……放手一搏了……”半低着头的克洛艰难的朝血蜘蛛走去。

“是么?来啊!”对自己的毒雾有着极度自信的血蜘蛛看着连走到自己跟前都艰难无比的克洛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大概是……要死了……”克洛癫狂般笑了起来,“我可是百计克洛啊!”

克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血蜘蛛的礼服衣领,猫爪猛然挥出,在血蜘蛛的脖子上挖出了三道血痕。

血蜘蛛双手捂着脖子,可血液却依旧在汩汩流出,没过几秒,他就瘫倒在地抽搐起来,克洛也同样倒在离血蜘蛛不远的地方,面色发白,呼吸愈发薄弱。

“赌赢……了……唔唔!”

罗兹将药塞进了克洛的嘴里,蹲坐在克洛的旁边道:“明明输了嘛。”

感觉身体里的异样渐渐平复下去的克洛半睁着眼,看着罗兹的背影已经略带吊儿郎当的声音:“赢了,当初选择你,果然赌赢了。”

“这种事应该一选择完就能看出来吧?”罗兹转过头朝克洛笑道。

“哈-哈-哈……”克洛第一次发自内心笑了出来,虽然说笑得依旧干涩。

“你傻笑什么呢?”泰顿从不远处和搀扶着阿金走了过来。

“山治那小子不会……”罗兹似乎想起了什么。

“啊啊啊,美丽的小姐,我愿意帮助您做一切。”

另一半传来了山治酸溜溜的话。

“果然……”罗兹将克洛扶了起来。

在罗兹一伙将这支海贼联盟的四个首脑解决掉后,残存的海贼在海军的围攻下也丧失了抵抗的打算,很快就死伤一片,残留的三十多个也纷纷将火枪、砍刀高高举起来,示意投降。

达斯琪也没有想到能如此轻易地解决掉总悬赏超过三千万甚至逼近四千万的海贼联盟,本来她的想法就是拖,将这伙海贼死死拖住,等驻扎在罗格镇的海军上校斯摩格来,一切就妥妥的没问题了。

如今好像斯摩格还没来,自己就已经解决掉了问题。

呃……是我解决的吗?

好像……是在那边不知道傻乐什么的和在自己面前献殷勤眼冒桃心的这几个人将最难缠的几个敌人处理掉了。

“呃,你们是?”达斯琪问山治。

见美女终于跟自己说话了,山治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回答道:“我们是赏金猎人,当赏金猎人的目的是攒钱买船,然后我们要成为海贼,我是厨师。”

一见美女就走不动道的山治一口气将罗兹的打算都说了出来。

原本听到赏金猎人四个字还保持平淡的达斯琪又听到后面的海贼两个字里面竖起了耳朵。

山治见到达斯琪和海军们严阵以待的模样里面明白自己刚刚说错话了,一溜烟跑到了罗兹身边。

“要是你坏了我们的计划,那你就卖身赚钱买船吧!”罗兹无奈道。

“二代鬼彻!”达斯琪将视线锁定到罗兹身上时,很自然的因为自己酷爱刀具而看向罗兹的佩刀,这一看,便控制不住自己了。

上一刻还距离几十米远的达斯琪下一秒像是爆发了潜能瞬间来到了罗兹身边,对着罗兹的刀吞了吞口水,最后咬牙道:“你们海贼是不配拥有大快刀的!”

“那你想怎样?”罗兹来了兴趣。

“把大快刀交出来!”本来语气还很强硬,但达斯琪又想到了这伙人刚刚可是解决掉了人头加起来超过三四千万的海贼,于是又带着一丝乞求,“卖给我也行。”

罗兹摇了摇头。

“你!”达斯琪瞬间眼眶中有了一丝眼泪,无比爱刀的她这是第一次见到大快刀二代鬼彻啊,仅是看了一眼她就能推断出这把刀到底有多么锋利。

“船长,你怎么可以这样……”

“给我面壁思过去吧臭小子!你的账我还没算呢!”罗兹一拳打在山治的脑袋上,山治的脑袋顿时起了一个大包。

罗兹正有些烦闷这个有点怯懦的女人,忽然他看中了达斯琪腰间的佩刀。

“时雨,勉强算是良快刀吧。”罗兹打量着达斯琪的佩刀,“怎么?敢拿你的时雨跟我的雾雪赌吗?”

“怎么赌?”达斯琪有些不安。

“那个家伙跟你决斗。”罗兹指着泰顿,“他也是个剑士,如果你赢了,雾雪归你。如果他赢了,时雨归我们。”

达斯琪握紧了时雨迟疑道:“这……”

“你的时雨准确来说是快刀,跟雾雪差得可不是一丁半点,只有这一次机会哦,如果不把握好的话,二代鬼彻就要从你身边擦肩而过了。”罗兹引诱着达斯琪。

“好!”达斯琪咬着一口银牙,“我答应你!”

绒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