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片场

第22章 上岛与血月

宁静走到柔光的身边,轻声说道:

“若萱你别生气,我们没有不相信你,只是这次我有点担心。”

说着,宁静将左手放在了柔光的右肩。

“段灵,还是你懂我。”柔光转头看着宁静。

智多星走了过来,“是啊,别生气了。”

“张思波,你闭嘴就好。”柔光看向智多星。

智多星神情一变,张了张嘴,但没有再说。

之后,柔光转过身来,看着钱仓一,说道:

“我怕待会有人又提起这件事,还是先投票,想回去的就举手。”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到了地方之后,我不会再理会这种要求。”

她的语气充满挑衅。

钱仓一没有回答,也没有举手。

几秒钟后,依然无人举手。

“那就这样吧。”柔光走到观光船前方,左手放在额头,看向远方。

一时间,五人再次陷入沉默。

不久,围绕观光船的白色迷雾逐渐变淡,直至完全消失。

钱仓一向前走了几步。

前方,迷雾已经散去,目的地已经出现在了五人眼前。

一个被黑暗笼罩的岛屿逐渐浮现,因为距离过远,所以只能看清岛的轮廓之外,岛上有什么完全看不清楚。

“若萱,那个,我们为什么要在晚上上岛?”智多星开口问了一句。

“若萱是你叫的吗?”柔光瞪了智多星一眼,而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经过这件事后,再没有人说话。

随着观光船距离岛屿越来越近,速度也开始降低,直到最后停在海滩的临时码头上。

柔光转头对四人说道:

“物资我都有提前准备,你们不用担心。”

“相信我,这次旅游你们一定会满意。”

说完,她带头走下观光船。

四人对视一眼,跟在柔光身后。

当五人全部下船之后,观光船再次启动,缓缓离开岛屿。

“嘿!”钱仓一见状,对着观光船喊了一声,不过观光船并没有减速,于是钱仓一转过头来问柔光,“燕若萱,船怎么走了?”

“我们要在这座岛屿待满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后,观光船会来这里接我们,不用担心,一切都安排妥当。”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柔光轻蔑地笑了一声。

接着,她的笑容定格在脸上,然后逐渐散去。

【猩红血月存在期间,演员不能脱离电影角色进行讨论。】

地狱电影的提示出现在脑海中,新的规定。

钱仓一心中开始思考这一规定的意义。

硬性规定?

猩红血月存在期间,也就是说还有不存在的时期,而演员只能在不存在的时期自由讨论。

问题是,如果不按照这一规定来,会有什么惩罚?

想到这里,钱仓一看了看其余四人,他们也正在沉思。

等等,我能动了?

钱仓一抬起双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那边的东西就是你准备的物资么?”智多星右手食指指着不远处的海滩。

钱仓一顺着智多星指的方向看去。

借着月光,他看见了绿色的挡雨布,挡雨布的下方是堆积的木色箱子。

随后,他抬起头,看着岛屿上方的血月。

现在是血月期间,演员必须根据扮演的角色来说话。

“是啊。”柔光重重地点头。

智多星带头走了过去,四人紧跟其后。

因为现在不能脱离角色进行讨论,所以大家都默默地拆木箱,毕竟,演员根本不知道五人之间的具体关系,基本属于无话可说的状况,但是,演员做什么事情并没有受到限制。

很快,木箱内的物资全部被拿了出来。

食物、水、帐篷、医疗包、手电筒等等,生存所需的必需品应有尽有,且数量充足,足以支撑五人生活半个月。

除非中途发生意外,否则根本不用担心物资无法撑到一周后观光船的到来。

除了生存必需品之外,还有笔记本、签字笔等文具用品。

五人将个人物资放入草绿色背包内。

“现在是晚上,我们还是先搭帐篷休息,等明天再进岛吧。”宁静语气轻柔。

不久,帐篷搭起,五人各自进入帐篷休息。

钱仓一躺在垫子上,久久不能入眠。

忽然,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直接看见悬挂在天空的猩红血月。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可以看见月亮?”

他住的帐篷的颜色是深蓝色,除非外面有东西紧贴帐篷,否则根本看不见。

“难道说……”

钱仓一想到了一件事,紧闭双眼。

两、三秒后,他再次睁开眼,刚才,在眼睛闭上的时候,他依然能够看见天空的猩红血月,而且更加清晰。

也就是说,可能无论在岛屿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出现因为看不见血月而误讨论的情况。

正当钱仓一打算坐起来与其余演员交谈的时候,帐篷内却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

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帐篷上,人影完全是人形的模样,体型偏瘦。

虽然在深色帐篷的背景下不是很明显,但是人影的轮廓却绝对无法忽视。

下一秒,人影举起自己的右手,对准自己脖子处横划了一下,接着,人影的头倒向一边,然后直直落在地上。

钱仓一见到这一幕,眼睛忍不住睁大,他想要坐起来,想要逃离帐篷,但是身体却一动不动,根本无法控制。

帐篷上的人影开始弯腰,双手在地上摸索,似乎在寻找自己的头颅,几秒后,那双黑色的手摸到了头颅,然后将头颅抱住。

似乎是找到自己的头很高兴,人影原地跳了一下,再将头颅放回自己的脖子处。

喀嚓一声。

头颅又安回了原处,人影的头左右转了转,似乎在活动脖子,接着,人影的头上逐渐浮现出一张脸。

面容刚开始的时候很模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清晰。

钱仓一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直到面容到清晰可见的地步。

人影的脸是他自己!

这张脸上满是痛苦与无奈,双眼通红,充满绝望。

钱仓一感觉后背发凉,双手止不住颤抖,呼吸越来越急促,恐惧从皮肤深入骨髓。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我的脸。

钱仓一想挣扎,想逃跑,但是身体依然不受控制。

随后,人影消失,然而人影消失的同时,无法抵抗的睡意如潮水般涌来,让钱仓一沉沉睡去。

豪饮地沟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