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凰后:王爷,矜持点!

天才凰后:王爷,矜持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莽夫的冲动

郭家的人呢向来注重培养女子的德才兼备,但是这连家则更希望巾帼不让须眉,这连家老人过寿,这小辈其实也是来了很多的,更别提长辈,若是这连蒹葭一人,怕是累死都有人喝不到,不过好在这连老太太的意思本就是让着连蒹葭表演,更是清楚连蒹葭提供不及有意下马威她。

汝嫣祁木左右看了看,自己若是帮她说一句,便会显得自己太过小题大做,仗势欺人,但若是自己不帮她说话,怕是会被人怀疑自己的表现作假,思前想后,在准备茶具的时候,汝嫣祁木便到了这郭千岩的身边。

“郭叔叔,这厅中大小长辈,兄弟姊妹少说也有二三十人,蒹葭一人定然是来不及,难免会被人以怠慢之名刁难。”

郭千岩能在商界如鱼得水自是明白,开口说道:“连叔叔,这茶道精妙,蒹葭精通,但我那女儿侄女的可就稍逊一筹了,不如乘次机会,也让我郭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女子跟随学学。”

“切茶饼,挑茶叶,难免有些耗时耗力,怎能让长辈久等,我也来帮堂妹的忙。”已经出嫁,但此次却随郭千岩一同回来的郭家的嫡长女郭金琳。

汝嫣祁木看向了郭金琳身侧的男子,郭家若说和朝廷有关,那便是这女子多半嫁给了朝廷中人,连蒹葭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子,这郭金琳亦是嫁给了中书舍人曲桐生,而这曲桐生是他想拉拢到内阁的人其中之一,如今这郭金琳主动站出来,是否也是这曲桐生有归属之意?

有了这郭家众女的帮助,连蒹葭到是少了一些胆战心惊,她真的是略懂茶道,毕竟她不能说自己可以学以致用,她不过是从书本上学过点点,这连家又从未在此有什么教导。

郭金琳特意坐到了这连蒹葭的一侧,手法熟练但却不着急,连蒹葭投以感谢的目光,郭金琳却似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回以毫无意义的微笑。

对于何为茶道,连蒹葭只是过程清晰,只是这手法有些生疏,不过她这手腕有一道青紫,看起来似乎不是不熟练,而是因伤有些活动不便。

六张茶台,以连蒹葭和郭金琳为首,六位女子都在安静的切茶挑茶,洗茶煮茶,竟然有一种舞蹈的感觉。

这郭千岩说这郭家女儿略逊一筹,但是实际上,每一个都是动作优雅,毫无差错。不少连家的男子看着她们出神,毕竟他们只有少数人选择了行商,多半都是开武馆,开镖局,也算是发挥着武将世家留下的点点余热,他们不少人的姐妹都是重武不重文,如今一看这仪态大方,柔而不娇的女子都心头微颤。

此时有一个座位在很后面的女子突然走了出来,衣料很一般,体态丰满不似少女,但未盘头,想必是未嫁过的。

“我也来帮堂姐。”

“你是?”连虎啸都不知道这女子是谁?

这时连家老人的五弟开了口:“这是我唯一的孙女。”家里人是知道的这老人也是命数不好,先死了妻子,这唯一的儿子也在陪媳妇回娘家的路上落死虎口,是连孙子都没有,就这么一个孙女。

这女子时不时的看向汝嫣祁木,因为她方才就发现了,汝嫣祁木在用很赏识的眼光去看这表演茶道的众人,而实际上,汝嫣祁木只是在看这郭金琳和连蒹葭,想知道自己能否招揽这曲桐生罢了。

这女子似乎是对这汝嫣祁木一见倾心,有些憧憬,便下意识的将这连蒹葭当做了情敌,走到了连蒹葭的桌边,伸出手小小的移动了一下桌子。

“嘶……”这煮着茶的壶因为这一栋从火炉上滑落,不少开水洒到了这连蒹葭的手上,瞬间便是通红一片。

汝嫣祁木眼尖的注意到了,赶快跑到了连蒹葭的身边:“天权,冷水!”

天权赶快跑了出去,这水也顺着桌子滴到了这郭金琳的手上,郭金琳可就没有连蒹葭这么淡定了,一下蹦了起来,这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滑下来了。

似乎是看见了这郭金琳失仪,不少连家女子偷笑出声,却引得自己的兄弟情人回以厌恶的目光。

曲桐生也马上过去安抚爱妻,这场面顿时是有些尴尬了起来,天权掂了一壶凉水过来,汝嫣祁木小声对着连蒹葭说:“曲桐生。”

连蒹葭没说话,将天权拿来的水,递给了郭金琳:“表姐快用冷水冲洗一下,若是起了泡可就不好了。”

天权这么一看只能又跑出去了。

“摇光,回王府把冰肌膏取来。”

“王爷,还有表姐呢!”连蒹葭声音不大不小,她看着手上已经冒出暗红的点,若是不降温定然是一片狼藉了,好在天权这一来回很快,但还是红肿了一片,郭金琳则是稍稍好一些。

“摇光自是知道。”汝嫣祁木说完转向了那碰撞了桌子的女子:“大胆刁民,故意碰撞桌子,伤了蒹葭,你可知罪?!”

“我,我……我没有。”

“还想隐瞒,本王从小在宫中长大,这女人间的手段见过的听过的比你多得多!还敢嘴硬。”

“王爷恕罪,民女,民女不是故意的,只是走到桌面,不小心剐蹭了一下桌面。可能是两位姐姐这碳炉不稳,或是这壶放偏了。”

“这碳炉是固定在茶桌之上,你若是真会茶道怎能不知,分明是假借献茶艺之名,刻意来此做了此事,伤及我妻。”曲桐生的话语中少了些气势,但看起来是有意要矮这汝嫣祁木的气势几分。

感受到了这曲桐生的臣服之意,连蒹葭却微微一皱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本就是故意推掀茶桌。可曾听谁说能靠剐蹭,移动这三四十斤的茶桌”

汝嫣祁木听到了这连蒹葭的前半句,似乎明白了这连蒹葭的意思,但这曲桐生能力是着实不错,但正如这连蒹葭的提醒,似乎从这郭金琳站出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曲桐生的臣服之意,这曲桐生是中书舍人,其实哪怕是这皇位上换了个人做,对他而言,除非改朝换代,他的位置是不会有太大变动的,如此积极,只有两个可能,想升官加爵,或是奉汝嫣祁勋的命令,蛰伏进他的势力。

这连家老人的五弟似乎是有意维护自己唯一的孙女,开口道:“娇娇做事莽撞了,才出此意外,还望王爷大人大量,娇娇,快向两位姐姐道歉。”

曲桐生等了一会儿,发现汝嫣祁木只是在吹着连蒹葭烫伤的手,似乎不准备开口,他自是直接开了口:“道歉?琳儿手上都起了水泡,若是留下了疤痕,你如何赔偿?”

“八王爷准备如何处置?”

“蒹葭准备如何处置?”

连蒹葭一皱眉,看向了汝嫣祁木,这二人两句话,这事情怎得就落在了她这里?这娇娇很明显有着连家老人的庇护,这五叔公应该没少讨好这连家老人,若是不罚,这曲桐生和郭金琳难免会颇有微词,罚了,现在离她离开连府还有近一年的时日。

连虎啸和几位朝臣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了这连蒹葭当时拿着这林贵妃的断手出现在了朝堂的场景,连虎啸到是不怕这连蒹葭得罪了自己的父亲,反倒是这族中内斗若是出现了伤残,这以后如何治家:“蒹葭,万不可向对林贵妃那般!”

这句话一说,连蒹葭放心了,她父亲的底线固然不是连家老人的底线,但是有了这句话,她或许想到了好的办法。

熊kuma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