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妃

第11章

暗香回过头,眸子中印满了防备和厌恶。

“你现在半边脸红肿着,还留有四条明显的指甲痕。如果,就这样回去,你娘亲会不担心吗?”

冷傲青换上一脸冰霜,语气冷冷的,两只修长的手臂交叉着悠闲的抱在胸前,灰黑的眸子似乎是等着要看一场好戏坏坏的微眯着。

暗香垂眉不语,他的话还真是点出了她的心事。

手,下意识的摸了摸犹有余辣的脸。如果娘亲知道她被人欺负了,她一定会心疼,会掉泪的,暗香一点也不愿看见娘亲为自己伤心掉泪。

“走吧。”

冷傲青凝着垂首抚脸的暗香,就知道自己的话,一定打入了她心中,漆黑的眸子闪现一道得意的光芒。

说完,调转头,自顾的往前走,却故意的放慢了脚步。

他知道,身后的人一定会在权衡利弊后跟上来的。

暗香咬了咬牙,紧跟了上去。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与其被娘看见自己这幅模样,不如先到六姨太厢房中处理了伤口再回去。

缓步而行的人瞧见身后跟上来的身影,眼角弯成了一个月牙形的弧度。说不上为什么,自从凌晨遇见了这个娇小却又倔强的身影,再到她的昏倒、不见、以及从下人口中得知她被带去了大堂。

她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消息,都牵动了他的心。

他不清楚为何会被这个女人牵绊住自己的心,但是他却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可以说,他很喜欢这种被牵绊,有人可以让自己挂念的感觉。

暗香可没有他那好心情,再一次步入六姨太的厢房中,她能感觉到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六姨娘对她们母女侮辱的话还犹在耳畔,还有那个未遂的亲吻——

想到这,心再一次慌动。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贸贸然的跟着几个时辰前欲强吻自己,几刻前又意外救了自己的人,再一次踏入东厢房,是对是错。可是,她也只能这样了,冷府中愿意帮她能帮她的人,目前,就只有他了。

“院子里没人?看来,母亲又携着几位老妈子到北院去赏花散心了。”

他故意把脚步放得更慢,扫视过空荡荡的院落,一人自语道。实际,这番话,不过是为了让身后那个连走路时,身子都轻轻颤抖的人安下心来。

六姨娘不在?暗香柳眉轻弹了弹,一颗绷紧的心终于平定下来,脚步也轻松了些。

“你先坐下,我吩咐下人取些药膏来。”

刚入了一间还算清致的房间,冷傲青扔下一句话便又退出了房门。

暗香见他走了,也不坐下,只是张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四下审视这间房。

清雅、别致,案台还烧了一坛香,闻着香味,似乎是檀香,但又比檀香更清新更沁鼻,是她从未闻过的香料。

这儿怎么看也不似那个冷酷恶霸的房间,如此的雅致,若说是二哥哥的,她还有些相信。

想到二哥,暗香的心忽沉了一下。

今天在大堂之上,他明显的在与自己划清界限,凝着自己的双眸似过路人一般,那样的隔阂。

虽然,她能理解,府上各人为保自身都与她们母女楚河分界,但是,她还是止不住的有些心伤,她以为,这么多年,二哥哥是与别人不一样的。可结果……

倒是这个恶霸,竟然为她挺身而出——

“丑女人,怎么不听我的话坐下?”

一个讨厌的声音从门口方向传来,不用回头,暗香也知道来人是谁。

讪讪的回了椅子旁,不情愿的坐下,心中怨念不断。

这样恶劣的态度!就算他为她挺身而出又怎样?!

她之所以会像现在这样,都是他造成的,就是救她,那也是他该做的。

“别动来动去,丑女人!不然我怎么给你上药。”

冷傲青再一次伸手捏住了暗香的下巴,这样的不老实,留了疤痕,他可不会负责!

“哎——!疼!”

暗香皱着两行柳眉,这个恶霸就不会轻点上药吗?像是与自己有仇一般,那么粗鲁,还不让她动!如果不是房内没有镜子,她才不会让他上药。

“呃,我是头次给人上药,也不知道怎么控制力度。”

冷傲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脸上晕起一片绯红,垂首支吾着,正欲涂药的手也因为那声叫疼而停在了半空,那姿势,极其的尴尬。

暗香心忽然跳动一下,眼前这个腼腆的男人,如果不是她早认识,还真不知他竟是乡邻口中的恶霸。他这样的羞涩,竟像个大小孩,哪里像恶霸,难道是她平时误会了他?

二人在这错愕的瞬间,却未发现门外立着一个乌云盖顶的身影……

“青儿!”

李慕容终于控制不住满心的怒火,朝房内举止暧昧的两人大喝一声,踩着重重的步子进了儿子的卧房。

严厉的喝声将房内对视的二人吓了一跳,分别转头觑向来人。

暗香心一沉,想不到,她始终没有躲过六姨娘。可见了她的怒火,她却反而没有之前入厢房时的畏惧,仿佛重罪的犯人在知道自己大限那一天,心反而不会慌乱。

萷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