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第96章 他欺负我

100  

在展示衣服的女子争相尖叫起来,慌忙抱着裙子往身上套着。怎么回事呢?这就是木薇说的好戏。这几件衣服虽然风格不同,花纹刺绣各不相同,但是都是相差无几的款式,这衣服在腰身那里有个暗扣使得这件衣服可以拆分的,不像是很多衣服一样都是一体的。所以她在图纸上着重注明了这一点,本来是是方便绣女们制作的,在衣服做好之后还需要她亲自把衣服连成整体,不会让扣子在整体时脱落,可分可连的方便穿法。如果是一般人只会认为制作后这是分开的,有了这个扣子就是合在一起了,认为这是一件一体的衣服。  

而这般认为的下场就是上面的情状,下面的裙子纷纷掉落,上面的妹子惊慌失措。就算你之前再三的检查都没用,时间超出就会掉落,这就是为什么最后她要亲自收官的。哼,敢和她斗得下场就是这个!哇哈哈O(∩_∩)O哈哈哈~“姐妹们走起,回家。”左手牵着呆萌蓝若愚,右手揽着甜美凤沐心,前面走着高冷风沐清,后面是一群盗窃她创意的盗贼的洋相,人生赢家了!  

回去要热情满满的工作了,感谢若昕妹子的主意,本来还想着上午提前她就把那帮人的准备毁于一旦的,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若昕技高一筹啊!  

阳城天下第一阁  

舞依炫和着凤沐璃两个人在天下第一阁一楼下面坐着,这里一如既往是城中热闹之一。人来人往的,打尖的有,住宿的有,而走过必看他们俩的那是绝对有。俩人不知怎么的,都带着面具,皆为银色。凤沐璃梳洗一番后换了和舞依炫相辉映的月牙色衣装,且不说舞依炫绝大部分都是月牙色或是纯白的衣装了,凤沐璃一向是以一身暗色系出现,所以藏于暗处的或是跟随着的暗卫皆都有些“眼前一亮”,接着又深思起主子的意图。  

这些暗卫也不是只会听令挥剑的,这不就有一小伙深诲的笑了起来,愣是不愿意告诉其他人主子这么穿的意图。然后这种笑就成了他被打之前定名成猥亵主子的罪名。  

“小璃子,我做的面具有没有很好用啊?”当初舞依炫做的每一种类型的商品第一个都是她亲手做的,而且第一个都是寄给凤沐璃。想想舞依炫倒是有些多要问凤沐璃的,问问这些东西用了的感受。  

“恩,不错,比唐希做的要好。”听到这么说,舞依炫乐开了花。唐希之前就吹嘘自己可是做面具做人皮面具的一把手,现在打脸了吧!  

凤沐璃一看舞依炫这端着姿态却笑得贼兮兮的样子,估计又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了。当初他离开京都,每过一些日子回到师傅夫人居所就会收到炫儿送来的东西,“美其名曰”说是让他做实验品。但他知道她都是一心一意地为他做的,现在在师傅的住处那里都还存着许多东西。  

“哎呀,我做的东西就是好看。啧啧啧!”舞依炫端详起凤沐璃脸上的面具,这款是好几年前的了,她已经不做面具了。不过这款是她最后的成品,做给小璃子的,其实她也有点小心机的,比如她自己有一款小号的情侣面具。一不小心记了起来,怪不好意思的。⁄(⁄⁄•⁄ω⁄•⁄⁄)⁄  

凤沐璃又有些整不明白了,这孩子怎么了这是还把面具捂了起来,这是要捂脸?凤沐璃瞄到舞依炫的耳朵有些泛红,附耳贴近打趣道,“炫儿,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低音的磁性充斥了舞依炫整个耳朵,男性的味道填满了她的呼吸,透着股清凉的味道可是却让她格外的燥热。  

她虽然没有想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也就是想着她和小璃子阳光正好的时候两个人走在街上,带着同款面具,同款衣服,同款首饰,一同手拉...不不不肩并肩的,也没有什么事吧,她躁个什么劲啊,顺势放下手才想到戴着面具看不出来的,壮着胆子挺着胸膛,“我还没成年还没及笄,可不就是少儿?我想的都是少儿可宜的画面。”这一声倒是让邻桌的觉得这孩子不正常。舞依炫抄起水杯喝水喝水,死命的喝上几口,确实还有点躁。  

凤沐璃也不拆穿,“慢点喝。”,正好人来了,“唐希!”  

“我说倒是你先到了。”不似之前的带着点少年的味道,声线要沉稳不少,不过这人嘛?  

“这谁家的公子,长得可真是俊!”一女子不远处掩面私语与旁人,略显羞涩。  

“生的真好看。”一女子痴迷道,倒还矜持。  

“难得有男人把红色诠释的这么完美。”一女子看来是个千帆尽过的。  

“娘,我长大要嫁给这个人。”豪放的小妹妹。  

“你看到了吗?这是我男神了。让某家的公子滚蛋吧。”这是花痴型的。  

桃花眼,眉如墨,面如玉,风流韵致,如果说唐希要用一种生物代表的话,应该就是妖精。哪里都是博得人的眼球!  

舞依炫也惊讶了一小把,可是程度还是低于凤沐璃很多,很多...“我说,这么多年唐希哥哥你还是这么的高调!”  

唐希一听这陌生的声音可这记忆偏偏提醒着他熟悉得很,“小舞?”望了凤沐璃一眼,只见凤沐璃轻点头。大步过去,唐希一把把舞依炫拎了起来,“熊抱”着她,“可是想死哥哥了。快,给哥哥捏一捏脸!”唐希准备袭击的时候,脸色沉了沉,“小舞啊,不会你这脸一直毁着吧。”戳了戳面具,真是可惜了,“哥哥还想着带你一起双领风骚呢。”  

“你是不是一下子长了十岁然后的老年痴呆了。你离开京都时难道不知道我的脸好了呀!”真是越老越糊涂,不过幸好戴了面具否则难逃毒手。  

唐希没半点不好意思,笑着说,“只怪你之前的那张脸过于印象深刻,哥哥我难以忘怀。”手想着法子准备弄开面具。  

“抱够了没,给我坐下。”凤沐璃一出声,唐希连忙反应过来,慢哒哒的放开了舞依炫,“这就坐下。”舞依炫一脚拉开凳子,不过可惜唐希一只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拉了回来,气的舞依炫直跺脚。  

“小舞啊,哥哥可不是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跟在凤沐璃身边,小舞的事情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些年脑子倒是越长越好使,这武功倒是没多大造诣。“下次拉之前手脚可要快点。”  

这可是戳到了舞依炫的痛楚,忍着一口老血,重重的抓住凤沐璃的胳膊,软着声,“小璃子,他欺负我。”她相信小璃子一直是他一国的,坚信!

清且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