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第24章 妹子我天生聪颖

凤沐璃和水澄在一旁也是笑翻了,就算再想装无聊,说到底也是孩子,看到此情此景也是开怀大笑了。  

“发生什么了。”唐希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听到一堆乱七八糟的声音不想醒也难。捂着伤口从马车上下来了,“你们刚刚吵什么?”看着笑翻的几人,连沐璃都这么没形象,“你看那边。”小舞好心的指指左手边,那个抖动的“东西”。唐希顺着方向看去,发现玉无双在定时般的抽动,“他是得了羊癫疯了。”这不是问句,不是问句大家听得真真清楚。  

“恩是的,骚年,你说身为一个医生,不不不,大夫,自己有病都治不好真是失败啊。”舞依炫一脸的遗憾,“骚年,以后少受伤,咱们可就这一个大夫的说。”舞依炫摇摇头走到旁边坐下。  

围观群众已是无话可说了。  

唐希算是看出来了,感情这小丫头把玉无双整的这么惨,哼,不过也好,谁让他嘴贱来着,让他每次见到他就说那件事,报应了吧!解恨。  

唐希转过头来,看到正在一边吃东西的水澄,水澄也看了看他,“多谢你昨夜的出手相救。”对他人的救命之恩还是不敢忘的。  

“没什么。”唐希应道。“骚年啊,我让小澄子和我们一道了,行不?”舞依炫还是没吃饱,不情愿的拿起馒头。  

小澄子,水澄不自觉的嘴巴抽了抽,“小澄子?”唐希问道,不用说又是小舞起的名字。  

“水澄。”水澄自己介绍到。唐希点点头,扫了一眼面前的包裹,“没吃的了。”怎么空了,还是低估了他们。  

这时候玉无双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还没缓过来,走一步双腿就打个结,不容易的走到大伙身边,过来时舞依炫看了他一眼,玉无双浑身一个激灵躲到唐希后面,就跟小鸡崽似的。玉无双坐下后不甘心地望着,但也只能望着了,这哪是小女孩啊,明明是魔鬼,不带这么整人的?  

“大家休息,过会儿我们就启程,莫约着一天就能到京都了。咳咳...”说完众人一片安静,也都思量着。“唐希,你又咳了,少说话,吃颗药。”玉无双可不喜这种安静的场面了,怎么也得说几句话。然后就从腰包掏出一颗药,丢进唐希的嘴巴里。  

舞依炫因为觉得颇不自在,“对了,我还有好吃的,要不要尝尝。”想来,她的现代食物也得解决一些了,保质期也快到了,虽然很不想吃,可坏掉不是更加惨的说吗?  

玉无双躲在唐希身后奸笑了一下,他就知道。其实他曾经偷偷地翻过舞依炫的那个大大的行囊,里面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不过大部分还是能识别的(之前说到舞依炫的行囊中大部分都是吃的),因为都是一些食物,看起来奇怪,所以他也就没下手。  

要说到这一点,那也得谈谈凤沐璃了,别看他老成样子,也只是小孩子罢了!之前就吃过舞依炫给的食物,不得不说是蛮好吃的。本来呢他也没想过翻别人东西,只不过有一次起夜时一不小心就把拉链拉开了,里面的东西就掉了出来,把它放回去的时候就看了一下,里面装的都是些没见过的,不过说真的貌似大都是吃的。可突然舞依炫动弹了一下,吓得他立即把东西放好,装睡。所以,现在他还是期待的。  

舞依炫拿起牛肉干,还有压缩饼干,以及巧克力,除了巧克力还有几个月的保质期以外,其他的都快到期了。心下一狠,把东西都拿出去了,和四小块巧克力。“好吃的来了,可要好好品尝。”  

又是一堆新奇的东西,面面相觑,这时候凤沐璃就臭屁的拿起牛肉干,撕开包装纸当着大家的面就吃了起来。哼,小舞可是第一个给他吃的。是了,之前舞依炫对那个水澄很是关心,还有和玉无双嬉戏打闹,让他吃味极了。明明她是他第一个遇到的,在破庙照顾他,保护他。很少有人关心他,从前有大皇兄,现在他什么都没有,就连唐希也只是因为对大皇兄的承诺,而她出自真心,无关利益。他不想和别人分享她的关心。  

其他人真是讨厌,狠狠地撕着牛肉干,就看着他吃吧。其他人很是不明白凤沐璃肿么了,恶狠狠地眼神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好像吃的好香,这东西是肉吗?  

说到肉,大家伙就不冷静了。照着凤沐璃的打开方法,迅速撕开,大口撕下牛肉,哇!真的是肉,真的是肉,真的是肉啊!圆满了。个个一脸感激的目光看着舞依炫。糕点神马的,就,随它吧,随它吧,随它吧!  

“小舞,你怎么会有肉啊?这么好吃?”唐希问道,按道理他是病患不能吃的,但馒头什么的还是随它吧。其实玉无双也想问,但嘴巴塞满了东西。“你们猜。”舞依炫笑道,“我提示一下,我们就只有上次在青城买过东西的哦。”嘿嘿,作弄一下。  

“你说,什么。”各位都停止塞东西了,除了水澄这个不知情的,还有凤沐璃。“呕,呕...小舞,不带这样的。”玉无双赶紧吐出来,明明那么好吃,怎么会这样,青城买的肉食还能吃吗,呜呜呜呜,被欺骗了。  

“小舞,哥哥我还是病患。”唐希也吐了出去,与玉无双一样的感觉,明明很好吃。  

“oh,sillyboy,你们有看到我买牛肉吗?”舞依炫再次笑起来。  

“不会吧,是在宁城买的?”玉无双猜测到,他也快崩溃了,宁城,近一个月了吧,天哪。唐希大概是猜到舞依炫的讥笑了,满怀失望的看一眼吐得地方,再次拿起牛肉啃了起来,同情的看了玉无双一眼,“沐璃,给哥哥来口水喝。”此时不使唤凤沐璃,那得等到什么时不过现在他还是偷乐的,看到舞依炫在耍他们,哈,哈,哈。  

玉无双显然还在懊恼吃了那么多的牛肉,肿么办,肿么办,待会一定会肚子痛,然后拉泄不止,然后屁屁很痛,然后虚脱到双腿站不起,天哪,这小妮子够歹毒的。你大爷的(和舞学小的,虽然不懂,但好像小舞一生气就说),他这次止泻药也没带。幻想恐慌让他没注意到各位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觉得他会什么时候知道。”小舞子碰碰小璃子。“呃呃,还真是不好说。”小璃子可不管。“小舞,你又淘气了。”唐希抛了个“媚眼”。“Oh,骚年,别这么说,我会不好意思滴。”  

水澄看来是吃饱了,“小舞,你刚刚说的‘死里宝爱’是什么意思?”  

“额,你要喝水吗,看你的样子一定是要的,看你都说不出话了,我拿给你。”我去,怎么搞得,他的重点还真会找。水澄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了,他还可以说话的呀。  

“水来了,喝吧。”  

“其实我不...唔唔唔”小澄子还没说完就被捏住嘴巴灌水,“你渴的,我知道。”舞依炫得劲的灌水。“小舞。”小璃子喊了一声,舞依炫看了一眼大家都在看她,除了玉无双还在自我恐慌,oh,赶忙把水袋拿走,小澄子得到自由了,喔,空气多么的好。  

“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吧。”舞依炫道歉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谁让他多话来着的。“看来小舞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唐希又开始摇扇了,骚年你至于不?唐希看了一眼凤沐璃,凤沐璃也只是耸耸肩。  

看样子是逃不过去了“好吧,你们一定都觉得我说的话奇怪,东西也奇怪”大伙同意的点点头。舞依炫叹了口气,穿越年资尚浅,果然容易露馅“其实呢,我呢,是个孤儿被师傅捡回去的,我师父是个世外高人,喜欢稀奇的东西,你现在看到的都是他做的,你懂得隐士都喜欢不同寻常的,可是不久前呢,师傅去世了,我就再次成了孤儿,我们本来是在一处岛上的,妹子我天生聪颖就找到出岛的方法,我就出来闯荡江湖了,就是这样。”这个解释足够了吧,“所以现在别再问我和我的东西以及我的话。”她可不想还留下答疑环节。  

从大家伙的表情看还是接受地,很好很强大。只是大家心里五味杂陈的。凤沐璃没想到舞依炫的身世是这样的,不由心生怜惜。

清且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