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转生

第10章 打脸

议事厅不大,约莫三十来平,和主世界很多酒店会议厅类似。中设方桌,两边共列了十来个座位。除中间方桌边的座椅以外,议事厅靠墙还围放了一圈稍小的座位。按照惯例,中间的位置可以议事,靠墙的位置只能列席,列席就是只能听不能说。

平田还是按照规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是方桌边的位置,只是靠后。

此刻他正襟危坐,因为关于福地的消息比较特殊,他只准备跟父亲一人透露。至于自己升至三阶的消息,他更准备隐瞒,这倒不是扮猪吃老虎,只是纯粹因为隐瞒此消息,更有助于在接下来与姜家的的战斗中,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趁着祁悠未到,平田也整理了脑海中的思路,随着体内神格被激活,平田已经取到了转生此方世界的机缘。

在从福地脱离后,平田经过深思熟虑,方才决定回返祁家,而不是暂避开斗争中心经过几个月时间自动升入福地。无他,因为自神格传来的消息得知,目前平田的当务之急是散播信仰,吸取香火之力,进而以量替质,激活神火。只有回到祁家,带领族人赢得战斗,才能获得族人的信服,进而达到散播信仰的目标。

平田正在思考中,冷不丁一个身影迈入议事厅,是排位第十三的族老,在议事厅席位中要比自己低一位。但这位族老紧跟家主祁悠,往常与平田老不对付,在家族议事中常与平田唱反调。

平田也不欲和这位族老有交集,他只是奇怪求见祁悠,怎么来了这一位族老。平田以为这族老是代表祁悠过来的,想了想,他决定另找时间再与父亲商量,只找个理由将这位族老打发走。

可平田正待开口,这位十三族老却先发制人。“听闻平田公子已被家主勒令去族地反思,怎么公子不在族地,反倒是出现在家中了?”

“今日赶路遇到些许事情,我是连夜赶回,有事情要与父亲商量的。实不相瞒,我今日带去族地的武士并仆从,目下只有柴川执事和另外两位武士还活着。只因路上遭遇姜家埋伏,但具体详情太过机密,就不在此向族老细说,我看我还是先回去稍做休息,然后亲自去见父亲吧。”说着,平田就欲起身。

“我儿稍待。”门口,祁悠和祁博的身影恰到好处的出现。正好看到平田要离开的祁悠,马上出口喊道。祁悠想留下平田,一方面因为深夜召集族老本就是与平田有关,另外更担心平田不愿意服用七命腾龙丹,得知消息后偷偷离家。事关重大,不得不防,故而连“我儿”这个多年未叫的称呼都喊了出来。

一声“我儿”,把十三族老听着愣住了,连平田都不禁感到有点肉麻,心想是否自己三阶修为的事情被福地的人传回俗世了?平田自然知道,福地与俗世有着通讯手段,不然千多年无法联系,两者自然失去了从属供奉。

但既然祁悠如此低姿态,平田也马上配合。“父亲,想必您已经知道我今日遭遇,真是让您担心了。”

“我家麒麟子智勇无双,区区姜家跳梁小丑,不足道。你先坐下,今晚议事有一重要事情关乎于你。”祁悠大打亲情牌,将平田劝下。又转身拉着祁博走上议事席最上方两个并排的座位,与祁博分左右安定。

一会功夫,十几位有资格议事的族老等人就到齐了。这些人也不互相喧哗,各自寻位坐下,竟是都知道了什么内情似的,齐齐闭口,场面都显得有点阴沉诡异。

“咳咳……”迫不得已,祁博出声,随后又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又适时地将七命腾龙丹的事情,留给家主祁悠。

不过此刻议事厅里已经炸开了锅,族老们一反刚刚的沉默,连身份都不顾了,开始慌张讨论起来。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平田,不禁内心苦笑着想到:“祁家看似强大,近距离接触这些高层才知道,实是外强中干。要不是自己机缘巧合下恢复三阶,这一次搞不好要跟祁家一起陪葬啊。”

不过好在也有一些聪明人,家主祁悠自然是其中翘楚。只见他大吼一声:“慌什么,福地暂时缺人支持,我们也可以送人过去。俗世中的姜家阴险,我们也可以以力压之。”议事厅这才恢复了安静。

于是祁悠再度开口道:“我与祁博族老商量过了,现在把结果拿出来,大家议议。”他悠悠地看了一眼平田,张口问了一句。“身为祁家公子,你可愿意在此时刻站出来,为家族解困?”

平田不明所以,自然满口答应。“祁家生我养我,我当为祁家扫平敌手。”

“不用,对姜家,我们祁家手到擒来,还用不上你。家族有个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承担。”祁悠说着,自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方盒。他打开来,一枚丹丸就在众人面前现身。“这是七命腾龙丹,服之可在七日内升至三阶。我儿可愿替我祁家去福地支持?”

看着这丹丸,平田脸色没有大变化。只是似笑非笑问道:“如果我没记错,这丹丸服后,十年之间就要神魂俱灭,不想祁家也有。只是父亲,你当真要对儿子下死手吗?”

祁悠叹了口气:“我自不忍心,但是祁家破灭在即,需要有人做出牺牲。”这番话倒是真情实意,毕竟是自己的亲子。

“父亲,如果我能在俗世将汝地姜家灭绝,祁家也会赢得最终的胜利。”平田淡淡的说,能听出语气中的拒绝。

“平田侄子,福地如果十年无人支持,恐怕就先崩溃在虚空里了。这十年里,你能保证晋升至三阶吗?我祁家历史上最快晋升的三世祖,也近古稀才升至三阶的。”祁博在一起劝到。

“家主,如果平田公子真不愿意服药,我们还是出手先制服他,强喂吧。”十三族老在一旁建议道,听语气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是啊,平田公子,家族为上啊。”“平田公子,还是服下吧,也免得被族老们一起出手,落下面皮。”……

种种言论,一时不一而足,让平田内心又好气又好笑,这群猪队友。“诸位族老,如果我有更好的办法,不知你们是否愿意一听。”平田朗声道。

祁悠不禁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位自带光环的年轻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保持镇定的祁家公子,他开始有点后悔,是否一定要让平田强服七命腾龙丹。“你说吧,如果可以,我可以代表族老做主。”

一旁的祁博也望着平田道:“我也附议,但是若你的主意不好,七命腾龙丹还是要服下的。”这位暗部主持,还是心念念自己十年后可能要晋升三阶,排除万难也要将平田送去福地主持,以待他日。

“办法很简单,我们以力压之。”平田站起身,放出三阶的气息,豪气地回应诸位族老。

“铛……”十三族老感应到平田的修为,一时没控制住,吓的将手中的茶杯都握不住,掉落在地。

“我本来是想只跟父亲一人商量,既然诸位族老都在,我就一并宣布了吧。”平田也没看十三族老,反而又利用玉盘暗地施加了一次祈愿术,将自己的修为气势硬生生的拔高了几分。震的在场诸人瑟瑟发抖后,他才猛的收回气息淡淡的说:“半年后,我三阶气息就稳定了,会自动升入福地。这半年里,我会带领祁家踏平姜家,称霸汝地。”

“好,这才是祁家男儿。”祁悠在确定自己与儿子失去利益冲突后,第一个站起来支持。

小召大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