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仙小女友

第99章 诸神之乱

《诸神之乱》画展在文化中心首都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然而当事业有条不紊的运作时,张青遥闲暇之余反而越来越煎熬,一旦休憩下来,他满脑子都是对童鸽放不下的情感。

陷入思恋无法自拔的倾颓时刻,朦胧醉眼中发现眼下有一双锃亮的皮鞋,张青遥猛然抬起头,惊讶于发现面前站着的是并不太相熟的顾濠。

不容他准备好措辞去询问,顾濠首先开了口:“陈晔霖叫我连夜赶过来的,喏,这是你卖画的钱,他们说你更需要,而且,我现在还要带你去见另一个人,你还行吗?”

“恩?”张青遥一时间没有拎得清顾濠的意思。

“童鸽为了弋川为了你才选择答应跟黄佳齐在一起,可是弋川不愿意看到你们有缘无份,相信我,跟我走吧。”顾濠说完就拉着张青遥走。

犹如一场梦还未能抽离,张青遥头脑一片空白,就被顾濠带到了三里屯SOHO的一家办公楼单位里。里面空空荡荡还未有任何添置,只有透明玻璃房的会议室里孤单屹立着一张老旧的会议桌,一个女人背倚着会议桌正望向落地窗外。

“张女士,我把他带来了。”

转而顾濠又对张青遥说:“这是张丽,你可能不太熟,她就是童鸽前公司经纪人。”

原本以为顾濠是带自己来见童鸽的,此时此刻,张青遥不免有些失落,却还是保持着礼貌:“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童鸽呢?”

一改以往冷酷的脾性,张丽点燃手里的一支烟,微微一笑:“这儿环境还不错吧!说实话,童鸽本可以匹配得上更优秀的人,但那丫头死心眼的个性我又不是不知道,我本以为可以把她打磨成为了名利目空一切的一线大牌,可是,我又真的实在不想看到我一手捧起的人,她眼中没有了热情。她是我最成功的案例,也早已不仅仅是我的一个案例了——”

吞吐过几个不大的烟圈,张丽突然神色激动,她一把揪住张青遥的衬衣,不容他逃避:“你敢不敢为她拼一回,别再只当个小画家,她身边的人如狼似虎,可等不到你万世流芳的那天!”

“那……我……要……怎么……做?”张青遥被张丽的气场压制到断断续续地说。

顾濠即刻走到他们面前,娓娓道来:“陈晔霖跟张女士的意思是,你们成立一个文化公司,这样也就能给童鸽一个立命之本,即便她拒绝了权贵被打压,也有一条后路。童鸽有名气,张丽有人脉,你仍旧做你的画展,多线经营,慢慢做大!这是你卖画的两百万,张丽也会带资入股,陈晔霖这边拿出了他私有的五百万,就等你一句话!”

真的没想到,在童鸽口中那样冷漠的张丽愿意走出这一步棋,张青遥百感交集地盯着张丽。

面对张青遥灼热的眼神,张丽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拿什么眼神看我!我跟你一样,舍不得卖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而已。我可没有那么长的命,再培养一个跟鸽子一模一样的艺人。”

他们的提议与相助,张青遥自然是喜出望外的,他当然愿意,他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自那晚之后,张青遥是巴不得每天伴着第一缕晨光醒来时,看到的都是童鸽那未沾染尘埃的睡颜。

对于弋川的恳求,陈晔霖自然是有求必应的,于他自己,也是想尽快偿还那一份恩情的。所以,陈晔霖刚回家,就以惊人的效率替他们部署了这一切。

这一切,童鸽还并不知情,所有人也没有朝她透露一丝信息,他们都希望等雏形建立时再告诉她。

世间虽然复杂,但有些时候,你曾真心付出过,就不会枉付,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那些你在意的人,也同样在为你努力。

对于朋友的事,陈晔霖没有亲自现身去插手是有原因的,因为方亭给他带来的坏消息让他抽不开身,鑫诚集团几乎要到达风雨飘摇、一触即散的地步了。

卖出个人股份疏通天成资金流的算盘却因陈氏夫妇身亡被追究为刑事案件而成为败笔,陈晔霖人生的败笔。有人匿名提供了一个绑匪运送二人遗体回陈家的录音资料,验证了陈氏夫妇在火灾之前就已经死亡的事实。因为案件再度启封,在还未查清凶手的前提下,陈晔霖无法按照法定程序继承父母名下的财产。

之前已经签署了同意书,陈晔霖卖出了大部分自己名下的股份,此时天成的大股东已经易主了,而大举收购天成散股的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新成立小公司。

“这个中恒有限公司是什么来头?刚刚注册不到半年,它这是什么意思?天成因为我家发生的事,市值都受损,它这么买入我们的股票有什么好处?”陈晔霖不能理解,没有一个正常企业管理者会在负面新闻满天飞的情况下,大量买入这家公司的股票。

方亭摇摇头,一筹莫展的样子:“不清楚,或许是抄底看涨吧。”

刚刚翻完天成跟五诚的财务报表,陈晔霖简直找不到更可笑的态度去自我嘲讽,他将资料夹撇在桌子上,支着胳膊扶着额头:“长期老客户都跑路了,全是赤字,怎么看涨!”

不过嘴上安慰一下,其实方亭心里清楚,情况不容乐观,他也没有敢再开口吱声。

“真是见了鬼了,在我被拘留的时候,警方就判定我家那场是意外失火,现在又突然冒出个什么莫名其妙的录音证据,说我父母是被害,关键是除了那个什么鬼证据之外就再无进展了,葬礼都办完这么长时间了,这节骨眼上,公司就要死在我手上了!”陈晔霖不禁捏起了拳头,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五诚金融是后成立的公司,对陈晔霖来说都没有天成重要,鑫诚集团旗下的天成,是他们陈家立业之本,是他爷爷陈国峰一手一脚拉扯到今天的规模的。

男人的世界,不是一个女人轻易能懂的,弋川偷偷趴在墙根听了半天也一句话没能听懂,却还是被方亭发现了。

“谁在那儿?”方亭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就打开了书房的门,“弋川?”他庆幸还好不是周潇潇。

弋川差点一个趔趄撞上,好不容易保持住平衡,稳住了手里的托盘。

“我不懂你们说的话,但我知道你们为此心烦,我也帮不上什么,就给你们拿来了茶跟点心,别饿着肚子想事情嘛。”

不知是不是入乡随俗了,弋川越来越像人间那种贤良淑德的女人了。

自己被一堆烂摊子叨扰都无所谓,陈晔霖也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因为这些而锁紧了眉头,他一把将弋川拉入怀中,任由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目睹这个,方亭不自觉回避了眼神,自己成了最为尴尬的存在。

“我不要你为我再费心劳神了,答应我,只要开开心心就好,把身体养好,我还要你为我生儿育女呢。”陈晔霖立马一脸宠溺样。

话题越发的暧昧,不仅方亭快要待不下去了,就连弋川都瞬间烧红了脸:“陈晔霖,你……还有别人在呢!”她却丝毫没能摆脱陈晔霖的拥抱。

方亭心头咯噔一下,陈晔霖毫无见外的意思,一如往常说:“公司的事,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今天就到这儿吧,你去休息吧,我这里有我们的私事要处理了。”

虽然早已成为陈晔霖的妻子,但弋川还总是会脸红心跳,尤其当陈晔霖这样没羞没臊的时候,弋川后悔自己进来打断了原本很正经的场面。

弋川用拳头表达自己的抗议,却又舍不得真的打:“陈晔霖,你真不要脸,不害臊!”

适可而止,方亭一溜烟就跑了出去,这叫弋川更加无所适从了。

弋川心跳加速、气息局促,神色紧张得不得了:“你干嘛?”

陈晔霖把脸埋在她雪白的脖颈处:“你说呢,我想你了,我都被关在里面多久了,多久都没能见到你了——”

“在这里?这可是书房!”她花容失色般地不小心打翻了桌面上的茶水。

对于弋川的不小心,陈晔霖不会生气,反倒是饶有兴致,他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面相视着:“我们回房间,我要你为我生一个孩子。”

可陈晔霖不知道,这句话像一句魔咒,勾起了弋川不想记起的片断。孩子,是她原谅过前尘却摆脱不掉的伤逝。

弋川的眼角溢出一行泪,却在他耳边莺声细语道:“我随你便是,但求你,我还不想再要小孩子。”

她殷红的双眼成了扎进他心里的一根刺,这也是她内心深处的那根刺。

事实上,陈晔霖能尽全力满足弋川的一切要求,包括帮助他们的朋友童鸽跟张青遥,却终究拔不掉他们之间这根刺。人的一生容不得错误,即便能原谅能释然,但伤痕一早已扎根,每每回忆起,就像一根刺扎得生疼。

他爱她,可他生怕她一捏就碎,毕竟是他强留在人间的精灵。

程言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