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套路深

第26章 无事献殷勤

帝九旭依稀听到一个稚嫩声音,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这里还有很多小孩吗?”帝九旭心里不禁纳着闷儿,思及此,便又靠近了些,里面又传来一阵声音。

“吃点吧!”打打用一只已经缺了好几个口子的碗盛了一碗饭给慕子然,今天一整天他都坐在这里,心神不灵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你们吃吧,没胃口……”慕子然坐在石铺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曲起,一条胳膊就垮垮的搭在那曲起的一条腿上上。

慕子然一直都是这样,说话没有表情,做事不讲理由,除了微生凉,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打打也不过还是个孩子,心里年龄跟不上,面对慕子然的时候还有些怯意。慕子然一说不想吃,打打便又缩回了手,怯怯的看着慕子然,再弱弱的转身,和其他孩子一起。

慕子然轻轻望了一眼那些孩子们,又别过头。

他只是不会表达,不代表他没心没肺。

昨天他也见到浮渣了,没想到那么妖艳的一个男子居然变成了那个样子!听说是大树做的,但是慕子然想,应该也有微生凉的一份,他们三个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动脑子,只会用最笨的方法解决。

结果就是,浮渣在家养伤,大树负责照顾他们,微生凉就去山上采药了。但是乐平镇附近的山头慕子然还是知道的,以前他们小孩子也曾经上去采些药材变卖,那些药材,都不是容易得到的。

乐平镇的山头虽不是那么顶级的高,弹也是有一定高度,而且都很陡,哪怕是经常上山的人都要很小心才行。

“那个猪指不定会不会出岔子呢……”慕子然喃喃出声,虽是责备的语气,可是细听之下却是泛着一股浓浓的担忧。

“阿嚏!”此刻正在山上的微生凉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完了自言自语道,“哎哟我的妈呀!这一不留神还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了,这真是想念我想念的紧啊!下次可得挑对时候!”

微生凉此刻正自我调侃着,说她差点没了小命也是有依据的。微生凉来的时候真没想打双叶草竟然也这么难找到了,好不容易找到还是在山头的正前方!!微生凉此刻正一步一步的想从边缘摸过去!

“哎哟喂!”微生凉一不小心看了眼底下,顿时感觉气血上升!“不能看不能看!”

这太高了,微生凉有点恐高,早知道会这样就让大树一起来了,好歹还有个照应!可这会儿也是骑虎难下了,微生凉贝齿轻咬嘴唇,定了定心神,又一步一步的往双叶草旁边挪过去。

很快……就要到了。

~~

帝九旭走到门口,刚向里面望过去,就一眼认出了偏着脑袋的慕子然。

“果然像……”帝九旭暗暗道,“虽然穿着破烂,但是这种藐视一切的气质却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能拥有的,还有那侧脸,真是像极了颜天昊……”

“嗯?”似是感应到有人在偷窥自己,慕子然心灵感应一番又把偏了过来,一眼就认出了帝九旭。

是昨天那个人!

慕子然一愣!原本靠在墙上的身子一下子就坐直了,随即又望向其他小孩子,见大家都在专注吃饭,没有怎么在意门口的动静,慕子然微微皱眉,但还是一声不响的站起来,悄悄的瞧门外走去。

见慕子然起身,帝九旭弯了弯嘴角。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慕子然走到门口,看到帝九旭也已经退到一边的墙角等着他。慕子然嘴巴吧鼓鼓的,虽说心智非一般小孩子能比,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多少有些孩子的秉性,这会儿看到帝九旭竟不似昨天那般兴奋,甚至有些不乐意!?

慕子然不情不愿的靠近帝九旭,待走到他跟前,眼睛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别处,语气有些不满道,“你来做什么?”

慕子然是真的有些不开心,是!他承认自己是想走出这个乐平镇,所以在知道帝九旭是从京城来的时候很兴奋,但是对方已经明确拒绝他了,而他也不是一个死缠烂打之人,所以再见帝九旭,慕子然就觉得有些讨厌起来。

哼~

看着慕子然那小傲娇的样子,帝九旭不禁弯了弯嘴角,轻笑道,“自然是来找你的。”

“你不是已经拒绝我了吗?”慕子然像个不满意的小大人一样质问着帝九旭,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突然来找他!?就算现在他想帮他了,他还不想让他帮忙了都!哼~

看到慕子然这副态度,帝九旭笑意更深了!

没错!跟颜天昊像极了!

“你笑什么?!”被帝九旭一直含笑的盯着看,饶是慕子然也有些不自然了!这个男人……

绝对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无害!

“没什么。”帝九旭不打算正面回答,轻飘飘的一句就像带过,只见他蹲下身子,目光与慕子然平视,道,“那天你说的,我答应了。”

答应了!他果然是为这件事来的!

慕子然有些吃惊!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去京城了。”慕子然果断拒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慕子然深谙其中道理,要是帝九旭一直不同意还好,可是他这样突然同意还主动来找他,这倒让他有些谨慎起来!所以拒绝,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呵~”帝九旭轻笑,早就猜到慕子然会拒绝了,果然跟他老子很像!天生的谨慎。

“你……”帝九旭轻启薄唇,不紧不慢道,“应该没有见过你的父亲吧。”

“轰!”

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是被雷劈过一样!慕子然顿时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表面的平静下实则波涛汹涌!

这个男人说,“父亲?”

他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他知道!!

慕子然很快就得出这个结论,是的,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他只知道,母亲经常去到家附近最高的山坡上面,静静的,久久的,眺望着远方,那是京城的方向。而后来杀害母亲的凶手,也是从京城过来的!

黄初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