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套路深

第23章 你们在说什么?

所以平时不管大树再怎么放荡不羁,但是对于微生凉说的话,那还算的上是言听计从的。

“你……”微生凉听完一下子噎住了!到嘴的话硬是被活生生咽下去!

说到底,能怪谁呢?怪他们太穷了……

浮渣在一旁看着,不说话。只是神色也有些黯然。

好一会儿,浮渣实在忍不住了,身上痒的不像话!他几度伸手想要去挠!微生凉看到他这个样子,也知这次太严重了,忙叫他先回房休息,自己就要和大树一起出去找草药。

浮渣没辙,只得回房躺下,但是又耐不住,想着这都是后半夜了,微生凉一个女孩子和大树一个伤者出去也不大安全,便又起来想叫他们别去了。

那厢微生凉和大树准备好铲子,背上竹篓,打着灯笼就要出门。

“这大半夜我俩真要出去呢!”大树再一次确认道!再过几个时辰等天亮再去找草药也不迟啊!

“少废话!”微生凉忍不住拍了大树一下!“你到底用了多少百草粉才把浮渣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这次可比我当初那次还要严重!必须得尽快上药,不然真会出事儿!”

微生凉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太晚了,但是没有办法啊!浮渣这次确实是太严重了!以前念高中的时候生物课上老师就讲过,严重的过敏搞不好也是会死人的!

看看今晚浮渣那个样子,明显就是百草粉用多了!

“把你给我的那些全用掉了……”大树自知理亏,但还想据理力争一下!“当时的情况你不知道,要是他再晚一下发病都不行!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况且时间紧急,我哪里还顾得上量的多少啊!”

“你顾不上量那也就顾不上现在得去采药了,走吧!”微生凉没好气道!

“哦……”大树哦了一声,最终还是认命的跟着微生凉出门。

又出来的浮渣还没来得及叫他们就听到这么几句对话,当下就有些懵了!冷不丁的出声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百草粉啊!?我这不是病吗?”

一言既出!微生凉和大树两人纷纷身形一震!一回头,就看浮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俩!

“那个……”微生凉最快反应过来!但是为时已晚,浮渣已经什么都听见了!

看到微生凉语塞的样子,浮渣这会儿身上更痒了,他想去抓!可是低头一看自己皮肤表面都快血肉模糊了,实在是没下得去手!只得一屁股坐下,冲微生凉道,“那个什么?说!”

“其实……过敏勉强也算是一种病的!”微生凉想了想煞有其事道!

“那那那!当初我从怡红院出来那次怎么回事!?”浮渣急急的继续问道!那次就因为他发病,老鸨才决定放弃他,当时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幸亏后来微生凉和大树两人将他治好,那会儿他真切体会到生命的可贵!就为那事儿,他一下子就把微生凉和大树当成兄弟!这么多年哪儿不去,就跟着他们两个混日子了!

可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才被他知道,当初就是微生凉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亏得他这么多年对他俩还在感恩戴德!

“也是过敏……”微生凉暗道不好!这么多年都瞒下来了,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居然穿帮了!

“没办法啊!当初你可是头牌!不这样的话那老鸨也不会放弃你的!”微生凉道出当年事实!

是的!当初浮渣是怡红院炙手可热的头牌,可偏偏好死不死的就被微生凉看到了!那么好的一个美人胚子!微生凉本着不能暴殄天物的初衷才决定要把浮渣带出来的!

但是可想而知,当初的浮渣那么红,怎么可能会愿意跟着微生凉出来。没办法!微生凉在一次偶然中发现浮渣对百草叶过敏,只是碰一下就很严重!所以……微生凉只得出此下策,故意将百草叶磨成粉末,然后放在浮渣的洗澡水里,让他全身过敏溃烂!这才让怡红院的老鸨没办法,只得舍弃了浮渣。

当时的妈妈桑还说这是看在微生凉的面子上,硬是还了她当初改牌匾的人情!

而浮渣从头牌沦落到人见人怕,最后被微生凉收留,自是感恩戴德,心怀感激的跟着微生凉出了怡红院。

可是现在……

“你你你……”浮渣气得说不出话来!猛地从椅子上蹦起来!一个劲儿的吧微生凉和浮渣往外推,嘴里不停的道,“去!快去给我找草药!我都快痒死了!再不然,就是要被自己恶心死了!快去!”

真是气极了!浮渣也顾不上夜里的那些危险了!

“好好好!这就去!这就去!”微生凉和大树两人心中愧疚,也怕浮渣后面会出什么事儿,赶紧打着个灯笼就走了!

可是他俩刚走!浮渣就后悔了!

他不是真的想让他俩连夜去采草药的,他只是当时在气头上,所以才会对他们说出那种话,其实他……很担心微生凉和大树。

可是这会儿微生凉和大树已经走远了,浮渣追也追不回来了,但是自己回去休息的话又是绝对做不到的!没办法,浮渣只得像微生凉之前担心他和大树那样担心他们,不停的在门口踱来踱去。

这厢浮渣担心的要死,那边微生凉和大树一起还真的去找草药了!

普通的草药也还很好找,但是只有一种比较难采到,双叶草。

双叶草是一种生活在相对地势较高的山坡上,没有只干,也没有多余的叶子,自底而上自然开展出两片叶子,所以大家都称之为双叶草,微生凉也是无意间发现这种草药对新生疤痕的取出特别有效!但是晚上的山路不好走,悬崖峭壁的,也不好看出来,万一踩滑了也是很危险的。

“该采的草药我们也都采了,就剩下双叶草了。”大树整理了一下盛草药的竹篓,对微生凉道。

“嗯……”微生凉也不看他,只是随便应了一声,此时的她正将灯笼举高,望着不远处的山顶上,那里,就有双叶草。

黄初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