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第42章 立场的纷争!

当然,这完全不值得批判,因为呵护是没有卵用的,揉过之后则可以繁殖后代,以“揉”为标准反而更加务实高效。

可是今天,白静终究是反其道而行之了,在强行通过复古情怀风拉拢人气么?

李烩身为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忍心去揉了,与昨天的拉拉队校花完全不同,今天这个长裙飘飘的校花,他连揉的想法也没有了,反而想去安静的欣赏,去保护。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身打扮唤起了男人在精神上最后的纯洁,让李烩这类人对于校花的执着从肮脏的胯下,重新上升到了高尚的大脑。

爱是什么,揉又是什么?

到底是先有的爱,还是先有的揉?

太虚无了,停止这样无谓的思考!

眼前,不过是一个用出了卑鄙“情怀手段”的白碧池罢了!

白静心下狂笑。

李烩,你这个傲娇、霸道、毒舌、愤世嫉俗、自闭、务实型的男人,我早已参透了你的内心。像你这种直男,会莫名其妙的想去保护什么东西,在你的世界里,拉拉队长这种存在是不值得被保护的,而清纯美好的校花正是要去舍命保护的。

你刻意不来看我,正预示着你的羞怯。

看到了吧,这才是真正的第三阶段,为你量身制作的第三阶段!

在我的美好下颤抖吧,然后帮我把这样的美好传递出去!

下面,就是聊一些无聊的东西拉近距离。

“我很好奇……”白静凑近李烩十分小心地问道,“你爸爸……不过是个三流网络小说家而已吧。”

“你太高看他了,他是五流的。”李烩颇为惊讶地望向白静,“真难想象,你竟然是这里最理智的人!”

“还是很奇怪啊!”白静依旧怀疑道,“你和你爸爸不正常的方向,为什么完全不一样?”

“我要承认,有这样一个爸爸确实很难正常。”李烩沉吸了一口气,充满敬意地望向了妈妈,“还好,妈妈是个善良务实的人,完全是因为她的存在,我才没有变成白痴。”

“呵呵……”白静掩面嗤笑。

“在笑什么?”

“没事……”白静心中狂笑。

小鬼,你又暴露了一个软肋,虽然你强行伪装出冷峻,虽然你有社会人格障碍,但你已经暴露了对于妈妈的依赖,原来一开始的努力方向就错了,爸爸是个白痴,妈妈才是关键!

征服了妈妈,就相当于征服了李烩,然后李烩就会成为静静的专属“美好喷射器”,向世界传播美好,至于绯闻这种事情,大家两不相欠!

李烩暂时还没有发现白静的阴谋,只记起了更浅层的事情:“昨天在球场的时候,你说学校要重新规划社团活动室?”

“是啊,一般大学的社团都没有专用活动室的,这是我们蓟大的特色。”

“嗯,我很喜欢这个特色。”

“但是啊……哎。”白静摇头叹道,“这些年一直在扩招,学生和教师的队伍都在扩大,课程密度也在增加,教室不够用了,办公室也不够用了。”

“所……所以……”李烩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不可能,绝不可能,没有人能收回有冷气和电源的专属社团活动室!

“还所以什么,校方准备收回专用活动室。今后,恐怕社团活动都只能临时借用教室了。”

“电……空调……”李烩进入了六神无主的受挫状态。

“哦,比如你们摄影社的那间,大概会成为新入职的教员办公室吧,我听付校长亲口说的。”

“……”

灾难!

这是一次灾难!

那个叫副校长的男人就是灾难的源头!

难道这个夏天,只能在全是蚊子和郑义袜子味道的男生宿舍度过了么!

我不接受!

租房当然是一种解决方案,但那会消耗巨大的资金,到影响饮食质量的地步,即便用即将到来的优先签约金将其弥补,可以租的房子也难免离学校有一段距离,最多只能晚上睡觉用,白天频繁往返会消耗巨量的时间,唯有专属的社团活动室才是完美的场所。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信仰。

白静摇头叹道:“没办法啊,现在的学生会越来越没有骨气了。”

“和学生会有什么关系?”李烩下意识问道。

“社团活动的事情,是由校学生会管理负责的,学校要收回专属活动室,原则上需要校学生会的支持。”

李烩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聚精会神问道:“真的么?学生会有这个权力么?学生会有阻止这个灾难发生的能力么?”

“至少曾经是有过的……”白静再次叹了口气,“我听有的老师讲过,大概几十年前吧,学生会十分团结,为了学生的利益而抗争,不管对立面是谁。”

“现在为什么不抗争了?”

“因为学生会的人,都需要老师和校领导写推荐信啊,他们要保研啊!”白静哼笑道,“喂,你号称脑子比谁都明白,怎么绕不过来了?”

“因为牵扯到自己的重要利益,本能暂时战胜了理智。”李烩喘着粗气,在他眼里,阳光明媚的校园已经笼上了一层阴影,“不能依赖学生会的话,还有什么办法么?”

白静露出了勾引的表情:“如果有副校长嘱咐的话,也许有些活动室可以低调保留,说白了就是走后门。求我的话,也许我可以帮忙哦。”

李烩迫不及待地问道:“可以么?可以走你的后门么?”

白静总觉得这话有些不对,什么叫“走你的后门”?到底什么是“走”,什么又是“后门”?总之这话味道不对。

白静是无法允许这种歧义的:“……不是走我的后门,是让我帮忙走后门。”

“一样的,我先走你的后门,你再去走副校长的后门。”

等等,更恶心了好不好,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去走男人的后门!

不对,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走后门。

白静尽力解释道:“不是的……你不能走我的后门,我不允许!我也不会去走别人的后门。”

“明白了,是要交易吧?就像之前拍照的事情一样,你提供WIFI账号,我帮你拍照,这种程度的交易我能接受。”李烩更加认真地说道,“亮出来吧,让我走你后门的条件。”

“不是的!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走我的后门!”白静愤怒地喊道,怎么可能呢,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就说出这么恶心,这么大尺度的问题呢!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音量到底有多大。

周围的路人同学们惊讶地望向二人。

一般的狗男女他们是不认识的,但白静和李烩太过出名了。

“哎呀……要不要公开讨论这么私密的事情。”

“白静也真是开放啊!”

“既然……他们已经在为走后门这么刺激的事情争吵了,其它的事情,一定做过了吧?”

“好快。”

“哎,毕竟是烩神,就连白静也招架不住。”

“是啊,烩神要强行走后门的话,白静也会妥协吧。”

就连爸爸都默默凑到妈妈旁边红着脸道:“艾莉已经和这个女孩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我们,是不是……”

妈妈踹走了爸爸。

李云龙则煞有介事地问郑义:“班长,什么是走后门?”

“嗯……”郑义是个有脑子的人,他思索道,“我猜是指利用私人关系争取某种不公平的特权,白静真是一位有操守的女生,拒绝了这种不公平的事情。”

李云龙略显尊重地望向白静:“人不可貌相。”

是的,他学到了,人不可貌相,无论是对爸爸还是白静。

但在白静眼里,李云龙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狂热的变态信仰!

白静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这样也能成功闹出绯闻,但貌似总有一种恶心的味道,至于走后门到底是什么,她其实也不清楚,只是本能告诉她要拒绝!

“到底交不交易?”李烩催促道,“虽然走后门这种事很肮脏,但为了保留活动室,这个程度我可以接受。”

“管你接不接受,我不接受!”白静压着嗓子红着脸骂道。

“好麻烦。”李烩痛苦地捂住额头,“那除了走后门,还有其它方式么?”

白静心下怒骂,白痴,走后门是最简单的方式,当然不是那个走后门,是那个走后门!

李烩问道:“可不可以说服学生会干部争取权力,保留活动室?”

“哼,就那些人,干所有事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老师推荐保研和介绍工作,指望他们跟老师作对?”白静尽量抽脱出走后门的事情,摊臂嘲笑道,“还不如自己去竞选学生会主席。”

“竞选?”李烩听到了这个词,内心产生了一股莫名的骚动。

虽然,《瘟疫公司》中无法选择政客身份,无法去竞选米国总统一类的职位获得简单粗暴的权力,但竞选学生会长,为了同学们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将来对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这毫无疑问是合情合理合法,正义且安全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李烩是存在私人立场的,毒鸡汤可以通过演讲和学生会的权力进行传播,美好的社团活动室也要争取保留。

站在学校的教学立场上,腾出更多的空间作为教室和办公室自然是正确的。

但站在学生的立场上,给予兴趣爱好和素质教育更多的发展空间也绝非是错误的。

立场的纷争,铸就了米国的红蓝两党……不不,铸就了“常规教学”与“素质教育”双方的矛盾冲突。

矛盾最终如何解决,依赖的则是一个个人类的个体,坚持各种立场的人行使自己的权力,做出自己的努力,去达成自己的诉求!

给您添蘑菇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