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是条河

第11章 (2)

林丽和许潇潇果然是一起回来了,为了配合李佳明出板报,许潇潇中午没回家吃饭,她拉着林丽去了小吃部改善伙食,这会儿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教室,看到李佳明正端坐在第一排靠门的位置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

许潇潇吓了一跳:“你这干啥呢,这么吓人?”

林丽却嘻嘻一笑:“大班长着急了呗!”

李佳明长出了一口气问:“两位女士吃完了?”

许潇潇点点头:“是啊,你比我们还快呢!”

李佳明心里憋屈,感情班级的事就自己一个人上心,更加懊恼自己中午干嘛抽风不去吃饭。

他闷闷地说:“既然你们吃完了,咱们就研究研究板报咋出吧。”

许潇潇说:“教师节为主题,就找点符合歌颂教师的诗歌抄上,具体怎么设计咱们再商量商量。”

林丽说:“有什么好设计的呀,黑板白字,边上画几朵花儿就行了呗!”

许潇潇说:“那也不能太随便了,毕竟这是新学期第一期板报,咱们得尽量画好。”

李佳明在一旁点头道:“是啊,老师很重视这次板报的,这是展现咱们班风貌的时候。”

林丽看了看李佳明和许潇潇:“我看你两配合倒挺默契,不用猜了,许潇潇同学,不是副班长就是团支书,跑不了你!”

李佳明非常认可林丽的说法:“我都跟老师说了几次了,班委会成员赶紧定下来,也不用我一天啥都管了。”

林丽说:“给你权力你不用,小心过期作废。”

三个人叨咕了一阵子后,林丽开始去翻课外书找合适的诗歌摘录,许潇潇拿作业纸在画黑板的布局,李佳明看着两个人都投入工作状态,这才满意的笑了。

周一的第七节课是体育课,也是新学期的第一节体育课,体育老师竟然真的把同学们集合到操场,象征性的跑了几圈,然后男同学去打篮球,女同学自由活动了。一般来说,学校的体育课基本上都是形同虚设,不是被班主任占用开班会就是被数学老师占用做测试卷,没想到今天老师这么人性化。

体育老师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教务楼的大门里,操场上的大部分同学就都各忙各的去了,有的去了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有的回了班级,有的则在篮球场外看同学打球。

林丽和许潇潇搬了椅子,站在大门洞里比划着写板报,对面墙壁的板报设计者是高一二班的两个女同学,她们看上去都比较陌生,林丽确定这不是本校升上来的新生。

许潇潇自然地跟她们打招呼,林丽朝她们笑了笑,大家便各忙各的了。

许潇潇在黑板左侧画边框和图案,林丽在黑板右侧写板书,两个人认真投入,都没有注意到来来往往回教室的同学,也没有注意到有同学一直在身后默默关注着她们认真的工作。

李佳明从办公室回来,走到门洞时看到的情景是这样的:

许潇潇和林丽站在椅子上分立黑板两侧各自忙碌,在她们的身后,几个同年级的女生目不转睛在注视围观,包括二班正在出板报的女生也在不时回头观看,好像她们正在写的不是黑板报,而是在创作一幅多么美丽的世界名画。

李佳明再看黑板上已完工的部分,绘画方面还算过关,毕竟许潇潇多少正经上了几天美术班,文字方面就差强人意的多,林丽的字看上去还是显得稚嫩和无力,不过她的态度确是极为认真的,这让李佳明颇为满意,以至于他也站在她们身后没有打断她们的意思。

陈大伟为首的几个男同学风风火火拍着球跑过来的声音让几个工作中的人都抬起头看向门外,同时也注意到了身后观赏板画的人。

许潇潇看着李佳明,惊讶地说:“你在这多久了?吓人劲儿!”

李佳明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对她们两个说:“画的不错嘛,果然没找错人!”

林丽皱皱眉头道:“画的不错,写的呢?”

李佳明呵呵一笑:“写的更不错了,这首诗写的真好,是你自己写的吗?”

林丽看看许潇潇,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林丽嘴里小声嘟囔道:文盲!许潇潇则认真地说:“是汪国真的诗。”

李佳明不知道她们说谁,也没有深究,乐呵呵地从左到右看着。

陈大伟经过这里也停了下来,他一只手搭在李佳明的肩膀上,一只手抱着蓝球,笑嘻嘻地问:“这板报设计的真不错,谁的创意啊?”

林丽和许潇潇谁也没搭他的茬儿,他满不在乎地继续发表意见:只画花草多没劲,画个篮球才有感觉呢。

许潇潇回头看看他,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而林丽一个不经意的回头,看见了李佳明手里竟然捏着几封信。

“李佳明,你拿的是信吗?有我的吗?”

李佳明这才想起来他手里还拿着信,他故意拿起来翻看了两遍,然后说:“还真有一封!”

林丽从椅子上跳下来,就想伸手去拿,陈大伟手疾眼快马上抢了过去:“刚开学就有人给你写信,我看看是谁来的!”

林丽气鼓鼓地去抢,李佳明说:“别抢了,也有你的!”

陈大伟一怔:“是吗?”

林丽如法炮制了陈大伟刚刚的手段,她拿着写有“陈大伟收”的信封问:“换不换?”

陈大伟倒满认真的回答道:“换!”

拿到信的两个人都安静下来,林丽再无心写板书,她跟李佳明说:“班长,我请会儿假!”

许潇潇则直接对她说:“你快回去看你的信吧,马上也要下课了,下节自习课咱俩再继续。”

林丽满意的一笑:“好的!”

林丽没想过徐然会这么快给自己写信,她认为以徐然的性格到哪都会很快跟周围的人打成一片,一般来说,他不大能记得问候老朋友。

事实上,徐然的生活状态和她想象的差不多,开学一周后,他很快跟周围的人熟识,并且也一样能适应新学校的环境。

徐然的信不长,但是林丽还是读了好几遍。

林丽:

没想到我这么快给你写信吧,哈哈,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我还会在“百忙”之中写信呢!

一转眼一周马上过去了,我到这里已经四天了,我在这还行,跟新同学相处的也还好。话说回来,其实一中并没有比咱们学校好多少,教室虽然是楼房,但是也比较老旧,只是比咱们学校宽敞些,黑板稍微大一些,是无尘的那种绿色黑板,但是对于不爱学习的人来说依然没什么用。

我在高一五班,学年一共有八个班,我们班有86人,我原来还纳闷,怎么咱们中学每年高中就那么点儿学生,原来都在这儿呢,这也不全是考试考过来的,也有人花钱托人就能进来,谁知道呢,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但我觉得是真的,因为他们都还没我学习好呢,跟你就更没法儿比了。

说到这,你怎么样了,还适应高中生活吗?有许潇潇她们在,你应该也会挺开心的,好好学习吧,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哎呀,回头看看我有写了这么多字,太不容易了,本来我还想给许潇潇和李佳明他们都写一封信,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多时间了,你一并帮我代问他们好吧,等一放假我就回去看你们。

对了,我跟陈静不在一个班,开学一周就见过她一次,她看上去很忙的样子,都不太爱理我!

好了,老师来了,就到这吧!

天天开心!

徐然

1998.9.4

许潇潇回到教室的时候,看见林丽还拿着信发呆,她走过去拍拍林丽;“咋了,收到情书了!”

林丽瞪了瞪眼睛,把信交给许潇潇:“拉倒吧,从小到大没见过情书长啥样!”

许潇潇拿过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由衷的说:“徐然这字写的真不错!”

林丽看了看她问:“没了?”

许潇潇说:“啥,啥没了?”

林丽摇摇头:“没别的点评了!”

许潇潇说;“这有什么点评的,你是嫌他写的少了吧,我说他能想起来给你写信就不错了,你看都没我们份儿呢。”

林丽撇撇嘴,不置可否。吕佳从外边回来,许潇潇站起身回到自己座位去了,林丽收起信,郑重其事地把它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然后第八节课的上课铃声就响了。

学校每天正课都是八节课,而最后一节清一色都是自习课,这节课是学生们用以写作业及复习当天功课的,一般来说不会有老师占用,所以刚刚体育课时,许潇潇才说,下节自习课我们再继续画板报。

还没等林丽和许潇潇出门,于洪新就走进了教室。

他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然后林丽注意到,他有意无意看了自己一眼,而且是极其和蔼的看了她一眼,这让林丽一时受宠若惊,转念一想,老师肯定刚刚看过她和许潇潇画的板报了,林丽的心情跟着明朗了很多。

于洪新说:“本来不应该占用你们自习时间,但是最近班级事情比较多,我加一节班会课,这节课我们选一下班委会成员。”

教室里有一点小躁动,但是没人敢大声说话。

于洪新接着说:“通过这一周的接触,我对同学们的个人特点大致有了了解,个别同学可能还了解的不够深入,在今后的学习中我们再慢慢相处,为了维护班级秩序和正常开展工作,我们暂时要选出班委会成员。”

他顿了顿,推了推眼镜,拿出一份准备好的名单;“我这大致确定了几个班委会成员,其他个别的成员,希望有这方面特长的同学踊跃报名竞选。”

林丽暗想,既然已经确定了大部分的成员,还说什么竞选,真是假民主。

于洪新并未在意大家的想法,他直接公布了自己确定的几个人员名单:

班长:李佳明

团支部书记:许潇潇

学习委员:许潇潇

体育委员:陈大伟

生活委员:程鹏飞

组织委员:林丽

尽管刚刚开学几天,对于名单上的这几个名字,全班基本都认识。李佳明自不必说,开学第一天所有人都认得他了,许潇潇作为班级唯一一个考上重点中学而留校的人物,更是早已被大家记住了,陈大伟和林丽,属于本校直升上来的两个人,平时课上课下都很活跃,大家对他们也不陌生,只有程鹏飞看上去稍微有点不熟,但这也是相对而言,初中跟他在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在班级也有好几个,他们听到自己的亲同学入选班委会都由衷为他高兴,同时,对于外校来的其他同学,听到这份班委会名单,却是多了一份寄人篱下的失落感。

一尔丁

作家的话
日子都是缓慢的过,三年的时光不长不短,每一天我都舍不得放过,PS:迫不及待的想让徐然出场,我这小私心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