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之繁花似锦

第36章 欢情薄 一

关云锦担心蒋溪涵之前受伤的手臂,就要上前,沈敬繁此时用腿盘住蒋溪涵,两人栽倒在地,滚作一团,关云锦一时插不上手,急得大叫,有路过的人看见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扭脸就跑,喊着在附近的巡警。

正在撕扯着,一阵哨子响声传来,关云锦心道“不好”,却也只能眼看着好几个巡警奔过来,费了半天的力气才将两人分开。

关云锦赶忙去查看蒋溪涵有没有受伤,发现他的衣服被撕烂了,脸上有几处明显的青痕,其他的情况暂时不清楚,再看沈敬繁,嘴角青肿,衣衫褶皱,也是狼狈不堪。

不出意外,三人都被带到了巡捕房,关云锦忧心忡忡,担心要是被双方父母知道,事情就变大了,还会平白将蒋溪涵扯进这个旋涡中,心下后悔自责不已。

令她意外地是,不到半个小时,他们竟然被巡捕房的人,恭恭敬敬送了出来。

站在巡捕房门口,关云锦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不敢相信他们这么快就被释放出来了,她甚至还没打电话找人作保。

沈敬繁快速走了两步,拉开与蒋溪涵之间的距离,他心里矛盾,一方便跟他之间的恩怨还没解决,一方面是蒋溪涵将他从巡捕房救了出来。

蒋溪涵报出了郭飞的名字,打了一个电话,让巡捕房的人接听了电话,他们就立马转变了态度,毕恭毕敬地送他出去,蒋溪涵提出,关云锦和沈敬繁都得一起走。

巡捕房的人还纠结,说沈敬繁不是跟他起了冲突吗,多关他几天好了。

蒋溪涵没有多解释,坚持他们三个人同时离开。

沈敬繁并不想领他的情,虽然按照正常的流程,怎么样他们也要在警察局待到明天下午,有人交了保释金才可以出来,但今天的事起因全在他,自己也不算欠他人情。

关云锦放不下心,不知道蒋溪涵有没有别的伤,还没好利索的胳膊有没有旧伤复发,但她忍住了,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今天的所有龃龉,都是她带给蒋溪涵的,如果想让他不再陷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她保持距离。

所以关云锦只是望着蒋溪涵,眼神举重若轻,蒋溪涵还想说什么,关云锦率先转身走开,拦了一辆黄包车,上车离开。

说出了沈家的地址,关云锦心下凄然。

回到沈家,关云锦径自上了楼,丁香还在关家,没有回来,整个小楼就她自己一个人,关云锦关好门,换下衣服,坐在躺椅上发着呆,却心乱如麻。

还没将今天的事理清楚,沈敬繁已经开始砸门了,关云锦怕大晚上引起风波,赶忙开门,什么还没来得及说,沈敬繁就已经挤了进来:“关云锦,你倒是挺能装孙子的啊?既然有胆子回来,干嘛躲起来?以为一扇门就能把我关在外面?”

关云锦倒是一脸镇定:“沈敬繁,你有完没完?没闹够是吧?好啊,我奉陪!”

一路上沈敬繁的怒火已经积压到顶点,他不断盘算,一会儿回到家里要跟关云锦怎么算账,是大吵一架还是再打一架,想来想去,却有点颓丧,好像无论吵架还是动手,关云锦从来不怕他,就算拿着关沈两家的事,也并不能威慑到她半分。

可是沈敬繁心中滔天的怒火和不甘,还有今晚进了巡捕房的窝囊,又该如何排解?

他必须狠狠地折磨关云锦,让她认错,才能平息今晚所受的一切。

但一见到关云锦他又不知该生气还是该笑,关云锦先他一步回的家,原本他都做好准备,关云锦没回来,躲到关家,等明天一早他就去把她抓回来,要是她敢不配合,就把她跟蒋溪涵拉拉扯扯的事捅出去,让她的父母难堪。

结果她竟然胆大包天地回来了,还换好衣服,穿戴整齐地等着自己,看样子大有做好准备跟自己大干一场的架势。

沈敬繁有点佩服关云锦的胆量,又觉得她当真不知死活。

“关云锦,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跟那个蒋溪涵搅合在一起,你想给我戴绿帽子是不是?我告诉你,不管别的什么原因,你现在就是我们沈家的儿媳妇,你要是有什么心思趁早给我绝了这个念头!你还把我们关沈两家的事都告诉他了是不是?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但我劝你打消这些念头,要是再这么不清不楚的跟他来往,就不要回去上班了!以后也休想踏出沈家一步!”

关云锦站起身,虽然生气,却尽力不让自己爆发,走到沈敬繁面前,有点咬牙切齿:“沈敬繁,我体谅你娶我得身不由己,无奈之下放弃自己的爱人,我一直想跟你和平相处,我总觉得我们做不成夫妻可以成为朋友吧?我从一开始压根就没想破坏你跟李若茗的感情,就算我们以前有过不愉快的相处,为了解开误会,我已经跟你解释了很多次了,你怎么就不能跟我好好的相处呢?”

“就算路上随便遇见个人,你总也不至于那么恶言恶语吧?我自问我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怎么就被你这么记恨了?我也说过,我不会阻止你的幸福,你跟李若茗这段日子以来的事,我从来都当看不见,还在爹和娘的面前给你遮掩,今天凑巧见到她,还特意跟她解释了一遍,也保证了一旦我们关家还完你们的钱咱们俩就会分开,结束这段虚假的婚姻,我生怕她对你有误会,尽管你对我一直不友善,我还是尽力去帮助你,可是换回来的是什么?你就这么对我?”

这些话大出沈敬繁预料,他盯着关云锦,思潮翻滚,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半晌正要说话,关云锦有些厌恶地摆摆手:“算了,我就当遇上了百年难得一见说不通道理的人,我再说一遍,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自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们沈家门楣的事,你离我远一点,要是再出现今天的这种事,我也不会再忍你了,你想想你的李若茗吧!你若非要闹,我奉陪到底!现在呢,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关云锦说完就不由分说将沈敬繁推了出去,咣当一声关上了门,沈敬繁站在门前,心潮起伏,又气又矛盾,关云锦这一番话,说得他心里添堵,沈敬繁直觉认为一定要做点什么,可是到底能做什么又很迷茫。

回想关云锦刚才的话,说得也在理,他好像无法反驳,但就是看不惯她那副肆无忌惮无所畏惧的样子,很想打碎她脸上这种笃定和愚昧的勇敢。

沈敬繁伸出手在门前比划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敲下去,不解气地瞪了门一眼,转身下楼去。

不敢惊动丫鬟和别人,沈敬繁只好自己收拾,还在琢磨明天怎么躲过去,不然被父母看见脸上的伤,没法解释。

下午的时候,他被沈华城数落了一番,已经严令禁止他再与李若茗来往了,一切都等到尘埃落定再说,他发现关云锦好几天没回来,勒令他必须尽快的处理好与关云锦的关系。

沈敬繁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去关家准备接关云锦回来,这才有了后续的事,沈敬繁想了又想,总觉得心口憋着一口气,想要发泄,却苦于无处可去。

去找关云锦,大吵一架?或者大打出手?沈敬繁想起关云锦面对他时的言语犀利,甚至拳脚相加了,有些颓然地坐了回去。

“你今晚做什么去了?”蒋溪涵刚一进门,只见宋锦源已经坐在书房等他了,无奈一笑,早就该想到的,给郭飞打了一通电话,郭飞定然会如实汇报给他的。

“没什么,发生了一点意外。”蒋溪涵有些疲惫的脱下衣服,开始准备换下去洗漱。

宋锦源大步走过来,拎起蒋溪涵已经零碎的衣服,声音平静无比,目光却犀利无比:“这还叫没什么?溪涵,我认识你多少年了?你是个平时脏话都不会说的人,今天竟然跟别人动起手来,平时连一点褶皱都不能接受的你,今天衣服也被扯成这样,这般狼狈,你还要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吗?你觉得能糊弄过去吗?”

宋锦源虽然语气并无太大波澜,但是蒋溪涵深知他的性格,越是这般,越发说明他已经动了怒了,不由得低下头去。

“劳表哥费心了,是我自己不好,太过冲动惹了点事,以后我不会了。”

宋锦源盯着蒋溪涵看,忽然笑了出来,语气森然,寒意无边:“溪涵,你当真以为你表哥这五省司令是白当的么?”

蒋溪涵猛地抬起头来,有些紧张地解释:“表哥,这件事跟云锦无关,你莫要为难她!”

宋锦源平静无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怒气:“云锦?云锦?你叫得倒是亲近!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跟那个姓关的走得太近,她是有夫之妇,你跟她搅合在一起,是多么光彩的事吗?我给你留意了多少世家女子,放着这些女人你不要,偏偏去招惹她?今天竟然为了她大打出手!溪涵,你不听我的劝告,反而为了她一再失态,当真让我好生失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不理智了?你不想想,你要是真有什么事,如何做启山的表率?让我如何向死去的姑妈交代?”

一番话过后,蒋溪涵只扭着头看向窗外,并无多言。

见他梗着脖子,宋锦源自知刚才话有点重,他这个表弟,性子最是温和,骨子里却有着跟他一脉相承的倔强,一味用强行不通,于是缓和一下语气,问:“你跟那个关云锦到底是什么关系?”

蒋溪涵眼睛一跳,低声说:“就是普通的生意合作关系。”

宋锦源冷笑:“你还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蒋溪涵连忙否认:“我说得就是实话,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已经结婚了,我怎么还会有别的念头,只是她的经历比较坎坷,我不过是多了几分同情。”

宋锦源似乎是在研究蒋溪涵话究竟几分真假,看了他半天,最后淡淡地说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追问你了,但愿你还能有自己的理智。”

宋锦源看了他一眼,之身向外走去。

“溪涵,离她远点,这是表哥对你的忠告。”

关云锦几乎一夜没睡,索性早早就起来,没有丁香在,有些不适应,喊来了丫鬟打水整理妥帖后才下楼。

却不料沈敬繁已经大喇喇坐在楼下客厅里等着她了。

关云锦扭过头去装作没有看见他就向外走去,沈敬繁火气噌地冒起来,原本叮嘱自己要好好说话的这件事也跑到九霄云外。

“关云锦!你的眼睛长到头顶上了吗?难道你没看到我吗?”

关云锦站住,没有转身,只问道:“有什么事?沈大少爷?”

沈敬繁走过来,站在关云锦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我有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我不过是想跟我的妻子吃一顿早饭,不过看来,有些人并不想这么太平的过日子!”

关云锦冷冷地抬眼看着沈敬繁,没有回答。

沈敬繁越发生气:“怎么?对我没话说是吧?见到我就绷着脸是吧?我原本真以为你关云锦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没想到你也有好的一面,不过不是对我,是不是?你对着别的男人喜笑颜开,对着自己的丈夫就是这副样子?”

“沈敬繁,你认为,凭你的所作所为,我应该怎么对你?你值得我怎么对你?”

沈敬繁点点头:“你倒是说说看,我想听,你不总说我不肯好好理解你的意思吗?”

关云锦抿了抿嘴,转身向客厅椅子那走去,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抬眼看向沈敬繁,语气已经趋于平静:“沈敬繁,我感念沈家对我们的帮助,我也不会再奢求跟你能做朋友,因为在你眼中,我根本就配不上。配得上你的人大有人在,你的心上人也对你不离不弃,我想,我们都不用再这么难为彼此了。”

沈敬繁冷眼看着,问:“你我之间走到这一步,你以为我愿意?”

关云锦一听气不过,刚要开口忍了忍,又坐了回去,叹了口气,说:“沈敬繁,至少我有努力过想要跟你做个普通朋友,不求和睦但求平安地度过,这段我们彼此都很难熬的日子,但是你呢?你回应我的是什么?一次次的难堪而已。”

“那我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来陪你吃早饭。”

关云锦很无奈地摇摇头:“沈敬繁,让我告诉你,我想了一夜,我不想再跟你这么纠缠下去了,早点结束对我们彼此都好,咱们离婚吧。”

卓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