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重生之复仇录

第1章 重逢

等严语晚上回来,看到的就是安静坐在客厅桌子边的妹妹,虽然平时自己妹妹也安静的过头,总觉得这次有点不对劲。严语快速的换好鞋子,放下手里的包和提在手上的食物袋子,刚想开口问几句,一个身影迅速的冲过来,随后,一个紧的令人窒息的拥抱环住了她。

“姐——”

“嗯,怎么了,言言?”

听着自家妹妹略微嘶哑的声音,严语不自觉的放软了自己的声音,婉约清丽的面容上更是挂着温柔至极的笑意,抬起一只手,轻轻安抚着埋首在她耳边的小姑娘。

“姐,我想你。”严言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子,整张脸埋在她的耳边,不让她看到那失而复得的狂喜和疯狂的情绪。

“言言又撒娇了,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孝敬姐姐啊,整天撒娇,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严语说归说,手上安抚的动作丝毫不止,面上温柔的笑意更加温柔,仿佛春风十里,拨平了她心头一切的暴虐情绪。

她深吸一口自家姐姐淡淡的体香,再一次确定这是真的后,抬起头,安静的站在严语面前,直直的目光不断打量着五年没见的姐姐。

一身半旧不新的小套装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巴掌大的小脸清艳绝丽,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嫩似牛奶,仿佛一凑近便能闻到淡淡的奶香,动人心魄。

严语的容貌像极了过世的严母,一张瓜子脸,琼鼻樱唇,宛若精致画中人,一双柳叶眉细细裁剪出一抹江南女子婉约的柔弱,底下一对黑白分明的秋水眸子,眼底虽有淡淡疲惫,眼神却坚定不屈,对比着柔弱的柳叶眉透着一股矛盾的美感,顾盼神飞间,自有一番惑人心神的美色。

“言言,怎么看姐姐看呆掉了,嗯?”严语好笑的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妹妹,打趣道。

这一说话,眼中的一丝丝疲惫也被仔仔细细的掩藏起来。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弄垂在耳边的秀发,一股写意风流透骨而出,没有一天奔波劳累的苦楚,没有生活危机的压迫,没有前途未知的艰难,仿佛在这一方空间内,站在眼前的妹妹便是全世界,看见她就卸了满身疲惫与辛酸,有的就只有淡淡温存。

严言收回视线,歪头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严语,没有错过那掩饰起来的疲惫神态,也没有错过严语双手不复白皙的色泽和微垮的肩头。她知道,如今的严语肩头挑着怎么样的重担,是她们现在的生活,是她们的未来,更是那不怀好意的债务与隐藏在暗处的贪婪觊觎。

呵——,就凭季氏那个老男人,也敢觊觎严语的美貌,用那种手段,真是令人作呕又不屑。好在,这一世,她重生了,绝不会让悲剧重演。至于严语的病。。。。。。

“姐,我今天有事情想说,你先坐着歇会儿,我给你倒水。”

她抿了抿唇,咽下那满腔的血腥情绪,又拿起另一边的食物袋子,转身走进厨房。

严语看着妹妹非常不对劲的背影,眼中深思一闪而过,想到某种可能性,眼中瞬间浮起丝丝怒意,开口道:“言言,是不是婶婶打你通讯了?”

话音传到厨房,严言倒水的手一顿,嘴角勾勒出一个冰冷的微笑,接着手上动作毫不停顿流畅的完成了倒水,食物装盘的过程。

等她转身回来,脸上已经挂着最平常的表情:“姐,刘——”咽下口中的话,顿了顿,还是没有将婶婶的称呼喊出口,“她是打我通讯了。不过,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说。”

说完,她坐在严语旁边,放好水杯,一副认真看着严语喝水的表情。

严语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尝到劣等水质带来的不适,微微皱眉间,便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毕竟,现在生活状况不如以前,但是,以后。。。一定会好的。

严语下定决心的坚定面容,令她看着格外心酸。

是严语撑起了她们姐妹两生活的天空,过度的劳累令严语的病提前发作,苦苦支撑的五年,耗尽了严语的所有。最后心力交瘁,病痛折磨的同时,又被那样虐待致死。作为妹妹的她一直活在家破人亡的阴影中走不出来,缩在姐姐撑起的保护伞下,不敢迈出激流勇上的一步,这一次,她一定会保护好姐姐,保护好她们的生活。

想罢,她握住严语的手,冰凉的手指刺得严语心头一跳,目光直直看着自己的小妹。

“言言,你今天怎么了?”心头的疑惑越来越大,自家妹妹自从家里出事,性格越发孤僻内向,以前虽然也内向不善言语,但是她知道她的妹妹是聪明的,一定能走出来,所以,在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没有多花心思去关注和安慰,难道——想到这里,一丝歉疚浮现在她姣好的面容上。

严言捕捉到严语面上的神色,知道她想岔了,急忙打断道:“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急切的打断令严语心头诧异更上一层楼。

“姐,你信我,我有非常的重要的事情要说,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它就是真的,我——”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脑海中纷乱的思绪,抬眼看到对方严肃的神情,她稳住心跳,又开口道:“姐,我——我昨晚上重生了。”

看着严语满脸的不解,她紧了紧手中握着的手,复又开口道:

“姐,我以前不相信天道轮回,但是我现在信了,因为,我从十年前回来,我现在脑海里有我们以后十年的记忆,不——应该说我们以后五年,我以后五年,一共十年的记忆。”

她压下唇边的苦涩,眼神扫过严语震惊,不敢置信的面庞,说道:“姐,我没有开玩笑,我也没有疯。我真的重生回来了。所以——”

她将漆黑的眸子牢牢锁住严语一片慌乱的双眸,再次开口,那冰冷森然的语气,那锐利暴虐的气息仿佛从深渊归来的厉鬼,一片片扯开严语心头最后的保护层。

“所以,这辈子,那个女人一家子欠我们的,我会让他们一点点吐出来。占了我们的房子,占了爸妈的赔偿款,还让我们每个月送钱给他们,呵——这些东西,我一定会,一!点!一!滴!让他们还回来——”

她双眸血色尽现,那强烈的恨意宛若实质般弥漫在周围。

“言。。。言言!你——”严语抖了抖唇,声音几度断绝,嘶哑的音调在空气中支离破碎,“你是重生回来的?!”不敢置信的眼神触及到对方血色弥漫的双眸,她心底有个声音,不断告诉她,是真的,是真的——

“为什么?出什么事情了——不,这不是真的,严言,你——”

“姐,你信我。你一定要信我,”

她倾身过去抱住身体微微颤抖的严语继续说道: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若是不能突然接受,你就当我脑海中突然多了十年的记忆,”她扯了扯嘴角,没能扯出笑意,低声说道:

“季氏那边,嗤——那个也不能算季氏,真正的季氏在S区,这边B区的连个旁系都轮不到。要是真动了,S区的也不会在意的。姐,季阳他敢觊觎你,我就让他脱皮断骨。我现在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而且用不了多久,所以,姐,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明天去做个身体检查,然后好好住院治疗。。。”

严语打断不断响起在她耳边的话,

“言言,姐姐信你。”她坚定的眸子望着严言干涩的双眸,她认真相信的表情令严言心头一暖,这就是她信任的亲人,从来不会让她失望。

严语顿了顿,说道,“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的,爸爸妈妈的车祸和公司破产还有债务问题,都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她稳稳了思绪和心情,苍白的唇色抖落一片凄凉:

“至于我的身体,出生的时候就断定了,基因疾病,毫无治愈的可能,不然爸爸妈妈也不会费尽心思培养你,言言,虽然你还没准备好,但是爸爸妈妈和我都相信你的能力,你只是需要时间去适应,去改变,去成长,我那么快乐无忧无虑的二十三年,都是你的付出带来的,能活到现在看着你平安,就已经是恩赐了。现在爸爸妈妈不在了,我是你姐姐,你就是我的责任,是我的希望,我希望你不要冒险,能平平安安过自己的生活,要是你以后有能力了,能拿回一切,那是最好的结果。在你羽翼未丰的时候,我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独自高飞,就怕,那么一不留神,摔下来,粉身碎骨。。。”

颤抖的音调讲述着严语内心的恐惧与无措,是父母过世,家庭骤然破碎的惊惶,是债务压身,亲戚欺压的无措,是外界贪婪觊觎的恐惧,更是寿命已定的绝望,种种情绪交织成一张密网,勒得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女子几近窒息。三个月来苦苦压抑的情绪一朝爆发出来,来时汹汹,往日为了安抚妹妹的镇静从容瞬间崩分离兮。只剩下女子心底最脆弱的一片哀戚悲伤。

优雅七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