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险八昼夜

历险八昼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街头行销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之前,我没有跟他们打牌,而是在里面自言自语地练习网络里的介绍语,我故意很认真地在不断重复:

“当我站在这成功讲台的时候,首先向台下各位新老朋友,陌生朋友以及21世纪网络精英百万富翁问声早上好,所谓真诚的友谊来自源源不断的自我介绍,现在我就把自己真诚而又简单地介绍给大家,我叫……”

这样的固定介绍语我每天都听不下十遍,所以现在说起来也很流畅,他们见我在那里练习,都在一旁偷笑,但我还是一本正经……

早上还是到彭泽江堤帐篷那个教学点上课,早会上,他们要我唱歌,我也不客气地唱起了昨天下午在森林公园上面他们教我的一首网络里的歌曲。课堂上所讲的内容,还是一如既往,成功人士是昨天下午见面的黑哥,老掉牙的内容及流程在此就不值一提了。但为了显示我的诚心入伙,那天早上我还是表现得听得相当入神。

回去的路上,我故意对小余说:

“小余啊,下午可能要辛苦你了,我昨天向蔡培提意见说我想把我从工厂带来的裤子拿到外面卖点钱,我想下午可能就要去了,到时可能得麻烦你一同去市场。”我一定要在小余面前表现得我心里只想着卖衣服一事,好让这个传话筒回去表明我的心迹,这样,下午去市场的机会更大。

“大哥,不要这么客气了,小事一桩嘛,不过,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裤子卖不出之后怎么办?”

“呵呵,这个没想过,你们不是教我吗,做事要有信心,我相信只要我有信心,会成功的。”

我敢打包,当时小余听我这么说,心里一定直骂我是个白痴。

“呵呵,大哥,信心有时候也要放在点子上才行的。”

“啊?我不是太明白,小余,你有话就直说,好吗?”我继续着我的“白痴”,说得格外认真,格外诚恳。

他这时候只有笑的份了,在他心里,我一定是个超级笨蛋。

下午刚刚吃完饭,毛培,就是那个广西的毛大姐带着四五个小伙子来到我们寝室。蔡培让我把衣服拿出来给毛培看看,毛培看了一面表示裤子的质量是一流,一面表示按照彭泽这地方的消费水平怕难卖个好价钱。

我只好说先拿到市场上,看情况再说,到时能卖多少就卖多少。

“那你打算叫价多少呢?”

“我这裤子成本都近五十元,我想八十块左右就可以了。”

“呵呵,绝对不行,如果在广州的话,这个价还说得过去,但在这里,八十元都可以买一件羽绒服了。”

“但我这裤子可都是样板货来的,是绝对的精品哦。”

“买衣服的根本不懂这个的,兄弟,不是我打击你,你这裤子,在这里顶多40元,是最多的了。”

我心里一阵欢喜,听她的口气好像让我出去卖衣服,只是想我不要喊太高价,其实只要他们肯让我出去就行了,但我还是皱着眉头,低声说:

“到时我会看着办的,价格是可以商量的。”

我们接着随便聊了几句,蔡培就安排了,他让阿豪与我一起去卖衣服,就说是从广东来的,急着脱手这批裤子,另外,让小余,小叶,小田还有毛培带来的四个人在一旁充当看客,凑凑人气。

于是,我拉着我的行李箱,阿豪一手拿着我的行李袋,一手拿着一块地摊垫布,还有他们一行人便往彭泽市最热闹的地方——步行街出发了。临走前,蔡培叮嘱我说要价不要太高,有人要多少就多少给人。

我们走了二十分钟,才来到步行街。步行街位于一个大广场的一侧,我们看到广场里人最为密集,而且广场出口一侧有一个摊位正在卖鞋,于是,便决定在广场出口的另一侧,也就是斜对着那个卖鞋的位置摆卖我们的裤子。

我打开地摊垫布,铺在地上,一面让阿豪把行李箱和行李袋的裤子取出来,一面在准备好的硬纸板上用油笔写上:

外贸样品条绒裤大甩卖,68元/条。

写完之后,阿豪已把二十来条裤子全部取出堆在垫布上了,我再按三种颜色将裤子分好,便开始了叫卖。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当街卖过东西,一时真不知所措,嘴巴喊不出什么话来,想起平时街头的小贩的喊法,想到我这可是为自己的生命呐喊,便鼓起勇气喊:

“卖衣服喽,全棉灯芯绒西裤,外贸样品,保证质量……”

阿豪也操起嗓门跟着我的喊法,在不停地叫卖。路过的人,看到我们两个小伙子喊得这么大声,光远远看我们,也没几个走过来瞧我们的裤子。我们吆喝了大半天,也不见个人影,声音也渐渐沉下去了。

想我一心来庐山玩,不料今天居然被沦落到这般境地,心里不禁的难受,但想到凡事有失必有得,今天当街卖裤未曾不是可以锻炼平日自己内向的性情,于是,为了提炼我的胆量,更为了更为逼真的表演,我再次提高嗓门喝道:

“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外贸样品西裤,做工精细,质量保证,价格合理,大家不卖不要紧,看看不吃亏……”我放下包袱,想到什么就喊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地,有不少的人都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每走过来一个人,我都赶紧递上裤子,让他们看,并对他们说这是工厂的样板货,做工是绝对精细之类的,他们呢,好像看不到我写在硬纸板上的价钱,首先都是打听价格,待我一报价,他们要么看也不看就走人,要么就直摇头说太贵了,就这样,卖了大半天,看的人多,买的人却没有一个。

这时,小余和小叶走过来,一面假装拿着裤子在看,一面要我赶紧以客人许的价卖出去……我只好涂了纸板上的68元/条,写上50元/条,然后又继续我的生意,我拼命地喊,喊得我都不再害臊了,有点像小时候背书的麻木,我多么希望有警员走过来查问我们衣服的来历之类的事情发生,但是终于还是盼来一场空。

叫卖了好会,我嘴巴都干了,我决定上步行街店铺买瓶水,于是,我指着步行街上的一家店铺,对阿豪说:

“阿豪啊,辛苦你了,我口干得很,你先看着,我去买支水。”

“不用了,省点钱嘛。”

我不理会他,径直往商铺那边走去。在我要水的时候,我注意到小余一伙人眼睁睁地紧盯着我,我故作轻松,还顺便走过隔壁卖衣服的店铺打听收不收裤子,得到的答复都是否定的,看来做生意真的不容易啊,幸好我并不真的指望卖这些衣服,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现出急切要把裤子转手出去。

回到摊位上,把水递给阿豪后,我也懒得再喊,一股儿坐在那里愁,眼看就快三点了,几个家伙都在附近盯着,我该怎么办呢?正在我郁闷的时候,一个彪形大汉走过来,对着阿豪说:

“这里是公众地方,不许在这里摆摊,你们赶快收拾好,不然要收了这些东西……”

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应该是城管,我多么希望他能收下我们的东西,然后带我们回去问话,于是,我马上插嘴:

“大哥,你看人家还不是在卖东西。”我向着对面的鞋摊淡淡地说。

“你不用多嘴,赶快收拾。”他边说边往对面走去。

我和阿豪站在那里,也没有收拾,直看着他们那边的动静。只看见那边卖鞋的大姐与这个大汉说了很多话,接着,大汉又朝我们这边走来,他凶巴巴地对我们说:

“你们还不收拾,他们之前有办好手续的。你们赶快走,不然一会没收了。”

说完,他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我知道在这里卖下去也找不到好机会逃跑,于是要阿豪一起收拾到别处看看。小余他们这时也过来一起帮忙,然后,我们离开广场,沿着步行街走了好会,等看到路边有人在摆摊位,便随便占了一块地方,又拿出家当重新开始了。

这一回,小余,小叶和他们也不在附近盯着我们了,几个人集在一起在那里胡乱叫卖,八个人在二十来条裤子后面站着喊着,结果,招来的不是客人,而是来往路人的侧目,尽管那时我们的价钱已经由50元/条降到43元/条,最后降到38元/条。偶尔有人看中那裤子,也说出门没带够钱,明天再来要,还掏出口袋的所有钱以表示所讲并非虚言,我那时只好一个劲地说:

“没问题,明天我们还来这里,明天再买不迟。”

后来,我也有建议大家各自拿着裤子向各店铺及人群进行兜售,我自己也曾成功钻入人群中,但是小余总是一直在后来跟着,而且一大帮人在附近虎视眈眈的,所以一直没找准机会逃脱。

就这样,一大班人嘻嘻哈哈地推销,叫喊了一个下午,到头来一条裤子也没有卖出去,他们也一个劲地自嘲,说什么未来的大富豪大经销商终于虎落平阳无用武之地。课堂上他们一个个看似能说会道,实战上却如此言笨口拙的,我心里直鄙视他们那熊样,但还是与他们称兄道弟的,表现出一起同“街”共苦的无穷乐趣。

天黑了,我只好提议大伙打道回府,他们也站累了,也就一致称好。那个时候,正值下班时分,街上车水马龙,弥漫着紧张的气息,我拖着行李箱,在一伙人的簇拥之下疲惫地在街道上穿梭。我的计划又落空了,我的希望又破灭了,我真有点窒息的感觉,不过,我也看到了唯一的曙光——报警。今天卖衣服的时候,我看到有一部警车曾路过我们摊位前的大街,我当时都能触手可及,但当时不知为什么,或许没有胆量,或许没有准备,或许自己还心存一丝自己能逃出的侥幸,所以我当时没有走出那一步。

现在的我,已经不像之前,连靠近警车的机会都没有了,明天,明天再走不了,就得求助他们了,我心里暗暗发誓。

等半路上,毛培寝室的人和我们一分手,小余便赶紧上前凑到我耳边说:

“大哥,你也看见了,你的方法我们今天下午也试过了,看来行不通,我看你还是得想别的办法才行哦。”

“嗯,虽然今天下午没有卖成功,但是我们还是过得很开心的啊,起码大家也有了经验啊,而且有两个人不是说明天早上一定来买嘛,我想明天一定可以卖出的。”我不理会他,尽说一堆不着边的话。

“大哥,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明天就算能卖也不可能卖得完,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卖得完。”

“不要气馁嘛,不是你教我的嘛,要有信心,一定会有办法的,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不能这么快就灰心啊。”我知道我所说的他一定会转达给蔡培,为了争取明天还有机会出来,我尽力表现得雄心壮志。

……

等我们回到住处,还没来得及完全收拾好行李箱,蔡培就叫我进房里,我一进去,发现有好几个培训员都在里面,分别是易培,就是据说目前做得最好的,上回与我说陈安之和他师傅安东尼故事的那个,上午的黑哥霍培,自称失手杀人的郑培,还有二个是我未曾谋面的高人。

我一进门,一一与他们握手寒暄,还好见过面的我都能喊得出个姓名,坐下之后,他们便问我今天下午怎样,我便自我调侃地说下午虽然没成绩,只有几个人说明天再过来买,但是还是收获了不少,如与大伙一起开心得很,并掌握了一些卖裤子的技巧,并承诺明天一定会更好的。

他们听我讲完,便让我将裤子拿出来给他们看,于是,我从外面把行李箱搬到里面,然后取出来一一递给他们。他们是外行,我就在旁边不断地吹嘘我那裤子,他们一伙人瞧过之后,易培与黑哥他们两个都让我挑一件合适的给他们,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冲着帮我销售裤子来的。几个人中,只有易培和黑哥是属于肥胖型的,而我那裤子是出口到英国的,所以只有他们两个比较适合穿这裤子。我一面笑着,一面取出我带去工厂用的尺子,给他们量了一下腰围内长,从他们各自喜欢的颜色里面挑出两条让他们试穿。

“我们这衣服都是样板货,绝对的上等货,质量要比市面上的要好得多……”我一面说我的裤子如何如何地好,一面夸他们穿上以后怎样怎样好看,最后,我讨好地补上:

“反正我这衣服在外面也不怎么畅销,就送你们好了,呵呵。”

“不行不行,裤子我们要下了,但钱还是要给的,明天你到外面多少钱卖出,我们再补上。”易培笑嘻嘻地说。

“哪里,反正我有这么多,送你们就行了,不用客气啦。”我接着说道。

“我们这里讲究钱财分明的,不收钱我们还不要呢。”易培认真地说。

我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那明天再说吧。其实听到他们还让我明天出去,我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试完衣服,易培他们几个人都坐下,很严肃地对我说:

“这裤子明天就算卖了,恐怕你还是不够钱的啊,你总得先想好个办法,你有什么打算?”

“我读大学的时候,为人还算可以,结交了不少朋友,我想不够的钱可以向他们借一点。”

我早就料到了他们迟早会这么问我,于是我也早早准备好了我的计划,我本来以为这样说,他们会赞同,然后我就可以说马上联系他们,接着我就以要与朋友随时保持联系,自己掌控着手机,这样,明天逃出去也就多拿回一样东西,同时又能及时与家里人汇报。

“兄弟,这样做是绝对行不通的,呵呵,你做事情还不够细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一开始都是向家里人开口的吗?除了因为我们能为自己最亲的人带来好处之外,还因为我们的家人是最信任我们的人,你想想,你若向你的朋友借钱,到时不就少了一个发展的对象了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易培细细给我解释。

我一听,就知道我的手机绝对是拿不到手了,真是棋差一着,万万没想到在他们看来,等你加入这个行业,除了发展家族成员外,大多是会向身边的朋友宣扬自己在这里如何如何体面风光,如此来骗取别人的好感,才能叫人过来,如果现在向朋友要了钱,岂不是为以后的谎言埋下了大大的“隐患”,这样就少了一条财源了。我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说道:

“嗯嗯,说得有道理。”

“所以嘛,做我们这行的,一定要讲究计划性,要有长远的目光和周密的策划才是可以的,现在,你已经决定一定要做这行了,那你就老实说一下你们家里的情况,我们大家再一起好好想个办法。”

说完,他们一个个都盯着我看,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再推辞是不行的了,于是,我也就顺着以前说过的话,说自己是农村的,父母都以种地为生,自己从小如何体弱多病,读书又如何呆板蠢钝,考不上大学父母又是如何为我辛苦凑钱……,说到最后,我还不忘加上一句:

“当今社会,教育,住房,医疗三件大事像旧社会的三重大山压得我们很重,像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要想立足,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也想在这个行业里创造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改变自己的命运。”

后面那一句,其实也算是很现实的话,是我内心的一句真心话,只不过我从来就没想过依靠做什么直销之类的违法勾当。

他们面无表情地听我讲完我的悲惨史,然后易培第一句话就是:

“兄弟,来我们这里的人,比你惨的多的是,你们广东经济算是可以的啊,我想你们家再怎么样,如果说几千块都没有,也说不过去吧。”

“唉,我家里之前攒的钱都给我念书花光了,我们家还欠人家不少钱,现在每个月还要我寄一点回去还,这真是千真万确的事。说实在话,要借还是能借的,但我就是担心他们在借的过程中,别人会说三道四,若我父母说起是我要钱的话,别人一定会怀疑我是不是被人骗了之类的,如果这样,就得不偿失了。”我可怜地说道。

“所以说,你家里的情况你一定要详细地向我们交待,我们再一起想个周全的办法嘛。”

我正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外面敲门说晚饭已经做好了,于是,蔡培让他们把我们的端进来,不一会,我们房里就人手一碗面条,边吃边聊起来。我想着,反正明天我是走定了的,所以也尽说好话,说既然广州工作没有了,我是一定会呆在这里的,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之类的,还说我有很多朋友,到时叫一两个过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之类的。

等吃完饭,我见易培从身上掏出一个信封,一面递给蔡培,一面笑嘻嘻地对我说过两天用得上,蔡培打开信封,从里面掏出一张纸,露出一半,我只见中间三个大字:申请书。就这样,我也没问什么,而易培他们好像要动身走了,我还故意让他们帮我在网络里宣传一下我的裤子,以便尽快处理掉这些裤子。他们几个人也就这样告辞了。

回到房里,我对蔡培说:

“蔡培,现在已经周一了,我想我家里那边一定急得慌,我得打个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

“嗯,也是,不过你打算怎么说呢?”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我想如果再说在这里玩几天,这话说不过去了,我想反正纸包不住火,我就直接告诉他们我同学这里太阳能热水器做得不错,我想呆在这里看看,行吗?”

当时,我真的想不到应该如何向家里人说,我一心就想今天已是周一了,家里人现在一定担心着我,只要与他们通个电话让他们放心就行了,反正明天我是一定要走的,所以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是太重要,明天走掉了再解释就可以了,直接与家里人说我想留在同学这里看有没发展前景,这样还能进一步取得蔡培他们的信任。

“嗯,那你说话注意点,不要说错什么就行了。”

“那是一定的,外面的人对我们直销有误解,我更不想让我父母担心我。”

拿到手机,我觉得打电话给父母,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会问这问那,还让他们担心,于是,我觉得给我大哥打个电话,然后再让他转达我的意思给老爸老妈,这样就更好。于是,我拨通了我哥的号码,之前有提到过我有将标有“哥哥”的电话名录删除,其实我还是记得他的号的。

“你在哪里啊?”老哥声音显得急躁。

“嗯,我还在江西。”

“有没搞错啊,你不用上班啊。老板没找你吗?”

“我同学很热情,让我多呆在这里几天。”

“那也要上班啊,都一个星期了,你怎么向老板交差啊。电话又打不通,你知不知道人家担心你的啊,这么大了,做事还是没点交待。”那边老哥的语气越来越重了。

“没事,我出差没休息过周末,现在能补回来的,你放心吧。”我隐瞒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嗯,我同学在这里做太阳能热水器,生意很不错,他想留我在这里看看,所以可能要迟一点回去。”

“你不会想着在那里干吧,你可是出差去那边的,怎么可以这样啊?!”

“没事,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到时会向他解释的,我同学这行业确实满不错,是了,你一会打个电话给老爸,告诉他们我很好,但不要说到这事,省得他们胡思乱想,知道吗?”

“我才不打呢,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说,哼,你这样做事也有的,怎么可以这样的,你就是想不干,也要回来交待个清楚,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老哥很火地说。

“我也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我劝你回来再说吧,做人不可以这样的,真是的,做什么也不用脑筋的。”

“嗯嗯,我会考虑一下,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一切的,请放心好了。”

“考虑什么,什么事都回来再说,做事要有分寸,这个还要人教嘛。”

“行行行,我会尽量快的,那到时再说吧,我得挂了。”

“赶快回来啊!!”

“嗯嗯,记得跟家里说我一切好,再见了。”

——我是皱着眉头说完这电话的。虽然我知道他们不太听得懂电白方言,但蔡培,阿豪,小余三个都死死地盯着我,所以我一面要让老哥那边不至于太生气,一方面又要让这边听到我说我打算呆在江西,而且最重要的是绝对不可以让这边听出我要回广州的意思。所以这个电话讲得我特吃力。不过有一点好的就是,看来家里那边还没有怀疑到我这边的处境,仅仅是以为我不懂事,做事情没个交待罢了。

“你哥怎么说的?”

“他怪我做事没交待,这么长时间不回去也不会打个电话回家。”

“那你说你在这里做太阳能热水器,他有什么反应?”

“他好像觉得太突然,要我先征求父母的意见,不过我已让他先给我父母说了,过两天我再打电话亲自说,现在说太突然,不是太好。”我随便找了个借口。

“嗯,说得也是。”

……

最后,蔡培做出这样的安排,明天早上让几个人跟我再去一趟市场,但这次,无论如何要把裤子处理掉,卖不掉,就转交给店铺,多少钱由店铺决定。

那天晚上,我一直睡不好,我知道成败得失就在明天早上了,家里那边已经没有理由再说什么了,明天还不能走,呆在这边也没什么好借口推搪了,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刚才那张申请表,如果要填的话,我想他们一定会看我的身份证,而我一直说我在茂名,到时我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那我就麻烦了。所以,明天是非走不可的。那一夜,我不断地在深呼吸,我不断在想象着所有的细节……

五行之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