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离我多远

第35章 这样一个年

考完试在BJ呆了几天,我就回家了。温苗因为有事要和小米商量,没有和我一起。在车站看到了花行,他安静地坐在侯车室里。看到我他笑了笑,那个笑很诡异,似乎是知道什么。自从那一次以后我很少见到花行,就算是和范逸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再见过花行找过他,我想也许是他放弃了也说不定。

上火车的时候,我那个不爽呀。本来心情不好,再加上火车上的人超多。我真想把他们都一脚踹下去,真想不明白,车上怎么这么多人。正准备着发泄情绪的时候,一个人把一冰淇淋递我面前。这人真是找碴,明显的找碴!我想扁他来着,但一抬头却看见谢文哲笑眯眯的看着我。敢情是他!

我说:“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坐这车的吗?”

谢文哲一屁股坐我旁边,说:“凭你就去上海玩,就不允许我去你们那地儿看看?这什么理论!”

我说:“你坐人家的位子了,快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到时人揍你可别说你认识我!”

谢文哲把冰淇淋塞我手里说:“我跟人换了,老爷爷很好说话。琪子,是不是大米的事还没有解决?不是都告诉她了吗?”

“林楠说没有去,我又拿不出证据来,我能说什么。小米正在查,我相信她一定能查出什么来。”

什么事都不可能那么准的发生,就像是我在火车上遇见谢文哲,不管他是真的想去玩,还是因为什么。我很感谢他在我难过的时候在我的身边,感谢他没有放弃我这个朋友。我想,这样就已经够了,真的已经够了。

到家的时候,谢文哲没有出火车站,而是排队买回上海的车票。他没有告诉我,是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回去看到他正在排队。看着他一个人孤单的背影,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哭。

过年的时候谢文哲给我打电话,他说上海下雪了,白花花的,很漂亮。他说他现在穿得像个粽子,他说他养的小乌龟已经死掉了,他说他正准备养金鱼。他说大街上有好多美女,有好多帅哥,他说没有福气看到了。他说下次过年的时候一定要我去上海,那里有我想看的东西。

我突然很感动,那个平常和我贫嘴的谢文哲不见了,现在的他是一个会关心人,会知道我不开心的一个朋友。真得谢谢你,谢文哲!

荣坷从厦门回来就吵着要我去他家,他说他有礼物给我,我说纳闷儿了,哪有这么送礼物的。还让我自个儿去拿,真是不像话。当然我说归这么说,还是在第一时间冲到了姑姑家。家里就荣坷还有姑姑,姑父三个人,大表姐,二表姐都没有回来,两个人都已经是有自己家的人了。

荣坷把一大堆吃的东西放在了我的面前说:“琪子,这些都是我从厦门带回来的东西,很好吃的。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它们从厦门带回来吗?”

我摇摇头。

荣坷挫败地低下头说:“辛向琪,你好歹也有那么一点欣喜的表情,不要太过分。”

我用饱含“深情”地目光看着荣坷说:“表哥,我很想你!我好感动呀!”

荣坷捂住口袋说:“你不要那样看我,我没钱。”

我说:“走吧,我要吃鸡翅膀,炸鸡腿,还有可乐,还有很多。都一个多月没有人请我吃饭了,你今天一定要请我!”

荣坷仰天长喊:“天哪!我错了,我真得错了,我不该把某人叫来!不该呀!”

那天我狠狠蹭了荣坷一顿饭,荣坷虽然一直说心疼,但是他还是很痛快地给我买了好多东西。他说他现在已经能赚钱了,供我吃零食是没有问题的。我知道我很幸福,有爱我的家人,有疼我的姑姑姑父表哥表姐,

过年没敢点鞭炮之类的东西,那次在BJ进派出所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对那些东西有抵触情绪。荣坷笑我是越老胆儿越小,我没反驳,我真得胆子越来越小了。开始害怕很多东西,害怕失去。

奶奶对跳棋的兴趣越来越深厚,只要我在家没事她就让我陪她下棋。家里的电脑我从回家就没有碰过,就连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奶奶的技术还是没有进步,我还是没有赢过奶奶。奶奶突然就不跟我玩了,她说我好几年了都不见长进,没劲!我偷笑,老太太还记得我不见进!

我妈一见我闲下来,就逼着我去跟她买年贷。我誓死不去,那次短头发的笑话还嫌没闹够,再说我让温苗陷害,头发到现在才长了那么一点儿,上街一定又被人当男孩子!当然,通常和父母较量最后的赢家都是父母,我也不例外。虽然我抵死不去,但是我妈自然有办法让我就范。我没得选择,我妈说谁让我是她闺女!

意料之中的事,我再一次被人当做了男孩子。公交车上一个小女生站在我的旁边,然后她很温柔地对我说:“哥哥,你可不可以让一下!”

我当场差点儿昏倒,我妈乐得在一边偷笑。那个小妹妹一定没戴眼镜,一定的,她一定是近视眼,我敢肯定。

温苗给我发信息,她正在遭受温妈妈的严厉批评,谁让她无缘无故地欺骗那么善良的人,受训是应该的,害得我还受到良心遣责那么久。温苗说她可能这个假期不能出来玩了,因为温妈妈让她在家做苦工!

就是这样的一个年,在没有什么欣喜的时候过去了。很快的时间,我就可以看到日历上的数字变了一个样。明明前一天看到,第二天却再也不会出现。我又长大了一岁,唉,老了。

罗夏江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