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时不说喜欢

第54章 这不是我设计的

闹铃还没响,我就被古尚催着起床了,虽然心里不爽,但这点小事还不至于去爸妈那儿告状。

我揉着眼睛起来找妈妈,却发现家里只剩下了我们俩,当看到桌子上的零钱时,我明白他为啥这么早折腾我了。

“你一会儿想吃啥?”

“嗯……吃豆浆油条吧。”

“行,剩下的钱我就拿走了啊。”

“啊?你要拿多少啊?”

“没多少,我还得自己添钱呢。”

“哦……”

总感觉自己被骗了,在我的印象里,古尚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

不过无所谓,反正平日里花钱的地方又不多,实在不行,大不了就蹭兄弟们的呗。(您放心,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这么干的,请继续和我做朋友!诶?别走啊)

油条配豆浆,好吃又健康!

之前在一档健康节目里,听相关专家说,油条是非常不健康的,因为油太多,还可能被重复使用过,而且含铅高,有致癌的风险,建议老百姓在购买时,一定要谨慎,尽量选择不添加明矾的油条。

我听了非常后怕,油条这种东西,不说隔三差五吧,一周总要吃那么一次,想必我中毒已深,很可能将不久于人世了。

为了不让这一噩耗扰乱我平静而有序的幸福生活,我决定再也不看健康节目了!

说来也巧,我还真碰到过买油条时问老板“是不是新倒的油”、“加没加明矾”的人,我觉得他就是脑子有包,老板当然说油条是健康的啦,不然卖给谁啊,所以那个人得到的回答根本没意义,要么说服自己“吃了没事”,要么干脆就别吃了。

这种事可能也分年龄层吧,年长些的就没关系,吃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谁是因为吃油条吃挂的,况且那时候想吃还没的吃呢,天天挖土豆,过年的时候专买肥肉,就为能出点油……

年轻的朋友大多没经历过贫穷,所以会精致一些,毕竟花朵还要绽放,看到乌云或者看不到阳光,都会担惊受怕。

借此吐槽一下那些把“相关专家”的话当作惊世良言来听的朋友们,惜命是好事,可不用过分执着,空气中到处都漂浮着污染物,难道还不呼吸了?

扯得有些远,我继续和您讲述我的事故,哦不,是故事。

收拾停当后,时间尚早,但想到万一要排长队,那就没谱了,所以没多耽搁。

今天买油条的人不多,很快就排到了我。拿到油条后,又搞了一些咸菜丝,托着个小盘子,准备到里面去找大座。

在四下寻觅的过程中,被我发现了“新大陆”:里面居然提供免费餐巾纸!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以前都是在家吃,不用考虑擦手和嘴巴的问题,但今天特殊,还以为得用油手去翻书包呢。

有了这一发现,心情不免美丽了几分,觉得今天这油条蘸豆浆格外的香!连咸菜都有了奶奶的味道!

一顿饱餐之后,我溜溜达达的往学校走,把那些跑来催我的人全都赶走了,饭后一定不能剧烈运动,不然会得肠胃炎!(嗯……您各位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快到办公室门口时,看见蓝语萱正抱着一叠卷子从里面走出来,本想叫住她,又犹豫了,帮她拿东西还是次要的,万一催我可咋办?

这时,蓝语萱和一个刚刚拐过来的同学差点撞上,吓得她一哆嗦,卷子掉了几份,好在做值日的比较早,地面已经干了。

那位同学边道歉边帮蓝语萱捡卷子,我在旁边笑而不语,因为,我也要搞一下这个“年轻”的小姑娘!

具体计划是这样的,我假装要迟到了,从后面“不小心”撞她一下,在卷子快要脱手时,一把扶住她,然后帅气地说:“姑娘,没事吧。”

嗯!就这么干!

由于这项计划有过失败的记录,所以我先把书包背好,确保不会受到干扰,然后,当蓝语萱转过弯,我就开始行动了。

“啊!”

“对对对对对不起!”

“真讨厌!”

我在给您解释这段对话之前,先把大致行动向您各位汇报一下:

像上次一样,我设计得很完美,结果也一样,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原本双手托卷子的她,不知道抽什么疯,换成左手托卷子了,这一点我是不知道的,又怕自己伸手太慢,卷子会先掉,所以我提前伸了手……

现在解释一下那段对话。

我担心蓝语萱那小身板禁不住我一撞,特意控制了一下力量,那一声“轻柔”的“啊”,就是这么来的。

结巴的原因想必各位也猜到了,如果没猜到,那说明您只是在看,脑子里并没有呈现出当时的画面。

经过一系列操作之后,我成功的“袭击”到了女生比男生突出来的地方,如果您问我手感,除了软中削微有那么一点硬之外,也没啥更深刻的体会了,毕竟我没有用力,不用担心她站不稳,所以很快就撤了手,所以这个过程非常短,所以我并不是那种混蛋BT。

哦对,在“真讨厌”之前,还有两个象声词,“哗啦”和“啪”,这个很好理解,蓝语萱单手托卷子,就算我力量再小,她也是托不稳的,所以卷子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甩在了我的脸上。

好在这个过程几乎与上课铃同时进行,更庆幸这一层没有同学迟到,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没有把尴尬时的措手不及,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而是快速收拾起卷子,拉着蓝语萱跑进教室。

第一节课时,蓝语萱有些消沉,我没敢多看,也没多说什么,相信这时候,沉默才是金。

下了课,我帮蓝语萱发卷子,一来是她可能对班里的某些同学还没有那么熟悉,二来是减轻一下我的罪过吧,当然,老冒、海涛、搋子,这帮狐朋狗友一个也别想跑。

“卧槽,扬子,你分够低的啊!”

“啊?不应该啊,最起码我默写都……”

“我擦,你作文0分诶!真NB!”

“啥玩意儿?”

听到这一晴天霹雳,我瞬间不淡定了,在同学们或惊诧、或嘲笑的目光中,我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作文。

好像并没有嫩么不堪,甚至在想到自己那些优美的词藻时,嘴角还不自觉地露出一抹微笑,但随即反应过来,现在还不是自恋的时候,得先看看老冒是不是在耍我!

“你赶紧拿过来。”

“下节课,下节课。”

“下毛啊,赶紧的!”

“你让我好好欣赏欣赏。”

打闹过程中,我不经意间瞟到了蓝语萱,她终于破“涕”为笑,我心里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十三月的游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