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时不说喜欢

第17章 书店“偶遇”

预报说十一假期的天气不错,很适合外出游玩。

说起来,夏日的阳光总被前人赋予美好的语言,或咏诵、或吟唱,我不是很理解,难道因为气候变暖,使得现今的夏天变得如此难熬吗?

如果真是这样,我希望能穿越到一个温度相对稳定且舒适的时代,坐着摇摇,扇着芭蕉,喝着劲拔凉水,看自己辛苦种的农作物一点点成熟。

既然天气爽朗,那就有必要规划一下未来的行程了:第一天,只要一睁眼,就开始想该干点啥、能干点啥;第二至第七天,同上。

简单、可操作性强。

“喂,海涛,出来踢会儿?”

“你临时叫的话没几个人能来,这事儿得提前约啊。”

“呦,你还挺明白。”

“废话,这是常识,好吗。”

之后,我陆续拨通了几个小伙伴家的电话,一边扯淡,一边约好明天的局。

可今天咋过呢?

正寻思着,老妈过来说了我一顿,我也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电话费真的很贵……

在家无所事事,索性出门溜达一圈儿。

以前常去的地方是小河边,我在那里钓过鱼、堵过虾、摸过河蚌,就是路程有点远,走快了也要十来分钟。

出门没多久,看到一辆三轮车,上面坐着两个熟悉的人——蓝语萱和艾晨。

我马上改变计划,摸了摸口袋里的钱,然后找了一辆趴活儿的车。

“哥,跟上前边那辆!别被发现了哈。”

“呵呵,好!”

呵呵,这位大叔人真好……

一路到了书店门口,我连忙下车付钱,然后紧走了两步。

“喂,这么巧啊。”

“你居然也会来书店?”

我正思考对策,忽然看见海涛走了过来。

“兄弟,这么巧?你也来打酱油啊?”

“平时叫你都不来,今儿这是抽什么风?”

“屁话,我当然来买书了。”然后凑到海涛耳边,低声说,“我就是出来卖个单儿,正巧碰上了,对了,我约好了啊,明天上午,在咱那边的舞厅里。”

“喂,你俩要是来买书,就赶紧进去吧。”

“来了来了。”

“行,话说你真要买书啊。”

“你冷静,我买的书全卖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书店的氛围吧,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就会不由自主的融入进去,所以我在他们挑书的期间,一直在看余华老师的《活着》,读这本书非常有感触,因为小时候睡觉前,总听奶奶讲些过去的事。

“你还看这书?看得懂吗?”

“当然了。”

“我还有几本书推荐给你,要不要看?”

“我看书慢,先看完这本再说吧。”

“你要买吗?”

“不了,我进来才发现,兜比脸干净。”

“好吧,那走吧,我们买完了。”

镇上的公交还不是很普及,如果不想走路的话,去哪儿都要花不少钱去做三轮车,可能她俩不愿走路,所以又在和一辆三轮车师傅说着什么……

“咱俩咋办?”

“你带钱了没?”

“带了啊,干啥?”

“坐三轮车回家。”

“我擦,你是大爷还是大爷啊……”

“好吧好吧。”

男女差距大,一个散养,一个娇养,没办法。

在与海涛分开后,感觉还有些时间,便继续溜达了一圈。

期间,我看见一位大妈,手里提着一篮子菜,像是要过马路。

“奶奶,我扶您。”

“谢谢你啊,真是好孩子。”

“不客气,被老师看到的话,能得一个大红花!”

我当然没这么幼稚,如果连扶老人过马路都要回报,那我们的思想品德真是白学了……

“大妈,我扶您吧。”

“喂!你干嘛?”

“啊呀,您甭客气。”

“我不过马路!”呵呵,大妈害羞了……

我在幻想这些情景的时候,大妈已经走远了……

吃过午饭,我本悠闲地躺在沙发上,但在古尚的提议下,我们在小河边度过了一下午非常快乐的时光,还意外的收获了几只螃蟹。

老妈说这种螃蟹不能吃,因为水质不好,螃蟹喝了被污染的水,体内就会有毒。我们本就想把它们养在鱼缸里,希望能和里面的小家伙们和平相处。

当夕阳再一次消逝,当云朵再一次遮住夜空,当星海……再一次被污染的大气层阻隔时,我想到了老妈的话,工业的发达却也导致了很严重的后果,所以还是要有一颗保护环境的心吧,只有这样,人们才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享受到快乐的生活。

等星星和月亮都睡着了,新一天的快乐生活也就开始了!

当听到外面有人喊海涛的名字时,我知道兄弟们已经到了,于是急忙换衣服准备赴约。

“古扬!”

“来嘞来嘞,海涛呢?”

“说准备吃饭了,一会儿就下来。”

“几点吃饭啊我去!”

我们踢了约莫半个小时,海涛还是没出来。

“小峰,再喊一嗓子,看看那货吃完了没。”

小峰是海涛的发小,我对这个人的评价是“狠人”,就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人。

“你别抱太大希望。海涛,吃完了没?”

没过多久,海涛的大脑袋从阳台上探了出来,然后挥着手中类似炸馒头片的东西说:“别着急,快了。”

“大哥,都吃半个多小时了,你这细嚼慢咽也太精致了吧。”

“我错了,一会儿就下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

“涛哥,您还没吃完啊。”

“还一碗粥,马上。”

“喔~去!”

又过了……我已经懒得去管过了多长时间……

“朕来了,准备接驾吧。”

“接你大爷,我们都踢累了你才下来,吃这么久啊。”

“就一边吃一边看重播啊。”

我们很无奈,又非常鄙视他,相信大多数喜欢体育赛事的朋友,都不会看重播吧。

“别废话了,我多拿了一瓶水,罚你一口气喝了吧。”

小峰这招挺损的,对于一个刚刚塞了一个多小时的人来说,喝水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别别别,咱大队小卖部,我妈让我请你们喝汽水。”

我去过海涛家,他的家人既热情又善良,海涛说那是因为我在时他们都端着,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成分,想想其他朋友的家长也是非常热情的,就连我爸妈也常被他们夸,毕竟挨揍的时候,别人是没见过的。

踢完球,喝着汽水,虽然天气没那么热,但也是相当爽的。

“兄弟们,下午干啥?”

“你有啥好主意?”

“我昨天在河里摸了不少鱼虾,还有螃蟹呢,要不要试试?”

“有点远,要不咱小舞厅吧。”

这个小舞厅并不是我家后面这个露天舞厅,而是年轻人去的那种室内舞池,离这儿也不远。

我们当然不是去跳舞或是滑旱冰,只是因为旁边有家网吧。

对于这个提议,兄弟们全都投了赞成票,想必您也理解,游戏这个东西,就是一种精神寄托,不过我们不是网瘾少年,更不会玩起游戏来像吸了YP。

在这里,我真诚的希望少年们少玩游戏,费钱费力废身体。

十三月的游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