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天晶轮回

第19章 大获全胜,底牌筹建

第19章大获全胜,底牌筹建

生死存亡之际,大肚王国的军队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毫不畏死,用生命筑起了血肉防线,拼死抵挡郑克藏所部的冲击。

“将军,弟兄们会拼死帮你缠住敌军,剩下的,就看你了,杀……”两队人马会合,张文杰高声大吼,不顾敌军刺来的长矛,奋力将拦在郑克藏前方的敌军斩杀当场。将士们有样学样,纷纷向着郑克藏所在之处冲杀而来,用自己的生命,提前劫下欲拦阻郑克藏的敌军。

“啊……”郑克藏悲愤怒吼,“如影随形腿”运转至极,留下数到残影,以及麾下将士的鲜血,所过之处敌军血肉横飞,终于冲到了寨门前。

“轰!”的一声巨响,在郑克藏全力一脚之下,寨门四分五裂,彻底被洞开。

“冲啊……杀啊……”明郑大军虎入羊群般的冲杀而入,一举占领了寨门,给沙辘社的大肚王国剩余军队来了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是日,大肚王国彻底成为了历史,沙辘社遭受明郑大军冷血的屠杀,仅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得以侥幸逃出生天,大肚王国各部落几近灭族!

同样,明郑王朝也损失不小,五万大军损伤过半,至少有近万人长眠此地,重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可谓是伤筋动骨,再加上此番大战,财力、物力耗损巨大,非要休养生息个两到三年,很难恢复战前状态。

而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时光匆匆,如今距离明郑大军剿灭大肚王国,凯旋回到东宁郡已过了半月有余,但在这半个月里,郑克藏忙得几乎是脚不沾地,连练功的时间都少之又少。不仅是他,整个明郑朝廷上下都是如此。

战争的耗损,战后缴获的物资、财富的清算,伤亡将士的安置等等,诸多事情千头万绪,就连此番大胜的论功行赏都没有来得及开始。

虽说,郑克藏所部仅有2000名将士,战争耗损和战后收缴暂时也与他没什么关系,但仅是伤亡将士的安置工作,就是一个大浩大工程。

至今回想起当日那场奇袭,郑克藏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当日在郑克藏打开沙辘社的寨门,迎明郑大军攻入沙辘社时,他所率领的1500余名将士,能站得起来的还不足一成。战后清点,即便算上先行回营寨休息的那数百军士,原郑克藏所部2000人,生还者仍仅剩下不足一半。

过半的将士壮烈牺牲,而在这不足1000的生还者中,经过救治、修养,将来还能回归的,也只剩下500余人,近500名将士重伤,甚至落下终身的残疾,副将张文杰亦在此列,这都需要郑克藏妥善安置。

而不论是出于对麾下将士,还是对其家属的责任,更或是为了更好的收拢人心,让生还的将士们对他更是死心塌地,郑克藏都必须将之安排的尽善尽美,至少要保证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属此生无忧。

虽然,最后剩下的,修养之后还能回归郑克藏麾下的将士仅剩下500余人,但这500多人可都是血战得生的精锐中的精锐,就是郑克藏心目中最最理想的亲军,更是他心中那个大计划的骨干和最核心的框架人选。

对这500余名将士的安排,郑克藏可谓是尽心尽力,自己掏银子,找来东宁郡最好的大夫,给予伤者最好的治愈,以及养伤的环境。

至于那近200名未受伤患困扰的将士,则被郑克藏亲自安排了严密的训练计划。这套训练计划几乎是按照21世纪训练特种部队、顶尖保镖、杀手的训练方来式来设计的。

一有时间,郑克藏就亲自监督他们进行训练,有任何不妥之处,及时调整。而陆续伤愈的那300名将士,也都会陆续加入到这严苛的魔鬼训练之中。相信当他们大功告成,训练出师之日,必会给世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与此同时,对于包含张文杰在内的,那近500名重伤,即便伤愈也难以回到军队,再征战沙场,甚至是留下残障的军士们,郑克藏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残酷战争经验,经历大喜大悲过后的冷静,甚至是冷酷的性格,都是郑克藏所需要的。

更何况,他们可都是和郑克藏一同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最亲密的战友,自然也就更能得到郑克藏的信任,可放心的委以重任。

要知道,这里可是鹿鼎记的武侠世界,相信在这些人中,也不凡能够找出一些可以习武有成之人。死边缘走过一圈,郑克藏坚信,他们甚至要比寻常人更适合练武,修炼那些常人眼中的邪道武功。

不仅是他们,就是另外那500名能够重新回归麾下的将士们,郑克藏都有意找些适合他们的武功来,让他们修炼。

为此,郑克藏正计划着,如何去收集这些武功秘籍。刘国轩一心扑在军务上,手头上有的仅仅是一套“如影随形腿”,显然是指望不上了。

但负责主持明郑王朝的江湖事宜,身为天地会这个反清复明第一大江湖势力的总舵主的陈近南的情况就又不一样了,相信在他手上,应该会有郑克藏需要的东西,即便没有,也能为郑克藏将之找来。算算日子,距离陈近南再度回台述职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这一日,郑克藏总算将一切事情都暂时推上了正轨,空出了些功夫,便亲自前往张文杰的府邸,探望张文杰。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张文杰的沉着、冷静、机智,以及生死关头的挺身而出,都深得郑克藏所看中,是他接下来大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之一,故由不得他不重视。

原本,郑克藏早就想来张府探望,但一来战后事宜实在太多、太杂,很难腾出来功夫;这二来嘛,他也不无想冷一冷张文杰的意思,为的就是让他经历从荣立大功的大喜,直至跌落谷底的大悲,相信在经历了这种大喜大悲之后,将张文杰的性子将被打磨得更加冷酷,这才是他真正需要的。

王君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