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在最后一页

第18章 短暂【三】

母亲的头发似枯稻草垛乱七八糟,红头绳挂在尾端小撮辫梢上摇摇欲坠,母亲怒气腾腾将它生扯下时,瀑布似的发丝哗啦啦流到了肩头,她的脸就被死死的遮挡住了,

“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这个老不死的。”母亲恶狠狠骂着。我能感受到母亲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热乎乎的火球,虽非零距离,但那股子气体扑面而来,我觉得自己正站在煤炉前盯着蜂窝煤傻傻的望。

二叔箭步上前,死死揪住母亲摊开一片的头发,仿佛菜地里拔萝卜的姿势,定脚跟用力往后拽,母亲方才跌坐在地上,此时已被这股子猛劲带起双腿,眩晕的脑袋还未来得及反应,昏花的眼睛还未来得及缕清,母亲踉跄着,随着二叔放手同时,母亲变成指尖的小蛇,“啪嗒”一声直愣愣以头戗进有盖的酱缸侧面。

“哎呦,哎呦。”

灰褐色的黄豆酱缸倒在泥地上,压住盖顶的砖头也倒在泥地上。母亲将头发收在脑袋后面时,清晰可见左边淤青的眼眶肿成白香菇,衬托得右眼格外硕大明亮。破溃的嘴角渗出的血水被微风凉干,三两滴溅在粉衣襟前,四五滴印在灰裤子上,也被微风吹成“防伪标识”。母亲粘满鼻涕眼泪沙子及蚂蚁尸体的手掌搓洗着吃痛处,

“小叔子打嫂子啦,你们来看,小叔子打嫂子啦。”

人墙似肥蛆般蠕动,神情专注,后排努上身探头张望,用手推搡出狭窄缝隙探头张望,一只脚挤进前排四条粗腿之间探头张望。他是一个“规矩”的老实人,断不会抢占别个位置,“文明”观赏,便不会因瞧不上热闹而空惹是非。

他听一耳朵,专注的神情夹杂两分疑惑,听两耳朵,疑惑的神情夹杂三分不解。他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再扭头看看后边,

“咋回事啊,说说呗,咋回事啊。”他的好奇心空前高涨,

“不知道,老公公和儿媳妇儿打架呢。啧啧。”

“啊?哦!嗨,哼。”

他从肥蛆堆里的另一位“好心”人那儿得到答案,“千年”的谜团终于解开,心满意足的笑容爬上凹凸起伏的沧桑面孔。他双手交叉环在胸前,气定神闲,偶拆开臂弯一只手半捂嘴巴,伏在邻位的鬓角上说着悄悄话。

母亲恢复几分正常呼吸,脸上的红润褪去,徒留一抹惨白,夕阳的余晖消失在白桦树背影,天空成了低瓦数的灯泡,“大象”云朵被注入灰黑颜料,再不能洁白无瑕,被调低亮度的世界,在我溢满眼泪的瞳孔里,那便是失望的最贴切体会。这种不由得从心底露出的叹息,不是嘴里香甜的糖果掉落的失望,亦不是被调皮的孩童恶作剧的失望。

同样暗淡无光的母亲忽而猛拾起半块砖头,目标明确朝爷爷的脸上投掷而来,

“啊!”

围观群众优先爆发出剧烈惨叫,接着不约而同褪四步后,又朝前移小半步,而后落定。

我的视线里红砖头逐渐亲近,奶奶快速扭转上身搂住我瘦弱的脑袋,在我呆呆的一动不动似被点了穴位。奶奶定是用上最大力气,我只觉得眼皮,鼻子,嘴巴被死死的紧紧的牢牢的扑盖住,我不能像肥蛆蠕动,不能呼吸,张不开嘴巴,就连两片单薄的耳朵,也变成扁塌的麻雀干尸,耳尖便隐隐作痛起来。

母亲的脊背比驼背的爷爷似乎还要歪斜,她的唇快速的抖动,手挽子抖动,小腿肚子也像装上马达驱动,嗡嗡嗡嗡震动不停。我重见光明,我便又哭了起来。

开心苒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