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在最后一页

第15章 二胎【四】

场景三:女孩趴在圆桌前学写字,田格本上红笔写上一个工整的“多”字,这是语文老师预留的家庭作业。女孩手里的铅笔攥的紧紧的,撇,横撇,点,笨拙而又吃力,歪歪扭扭的字迹让女孩怀疑是不是真的吃了鸡爪子就学不会横折竖弯钩的笔顺。

女孩逐渐酸疼的手指放下铅笔,十指交叉,反复“搓洗”,额头离本子越近,几乎要合二为一,脊背弯曲,前胸死死的抵住桌子边边,双脚紧紧的圈住桌子腿腿。手里的橡皮刮着薄纸,发出沙沙的声响;呼吸是热气腾腾的,像蒸熟的包子笼屉被揭开了盖子。

女孩的哭泣是无声的,低垂的瞳孔里冒出大颗的眼泪,染湿了面前的本子。母亲看着这个由于写不出一个“多”字的孩子正使蛮力暗地与自己作对,忍不住心疼,但瞧着这眉头紧锁,嘴巴撅起的高度可挂一只酱油瓶子的模样实在有趣。

母亲用手掌抚平弓型背骨,贴近女孩的耳朵,将女孩的拳头握住,女孩的胳膊便可随意上下左右移动,随着母亲的笔迹,不一会就完成一整行。

父亲突然走进家门的时候,女孩正与作业本展开新一轮“决战”,离开了母亲手把手的教学,女孩依旧不能写出满意的工整字体。额头又一次与本子难舍难分,硬橡皮将薄纸擦出一个又一个“山洞”,眼泪混着鼻涕画出一副惨不忍睹的大师梵高的名作“星空”。

“呦,这么简单的字,你信不信你爹我闭着眼睛也能写的出来。”父亲笑着揶揄,眼睛弯成了月牙。

“羞羞羞,写不出字的小娃娃只会哭鼻子,哈哈哈,羞羞羞,刮鼻子。”父亲食指呈钩子,在鼻梁上游走。

“呜呜呜……,咻咻,呜呜呜……,哼哼,呜呜呜……。”女孩终于“爆发”,昂着头,眯着眼睛,哭的稀里哗啦,昏天黑地,旁若无人,酣畅淋漓。

母亲是正义的使者,她“严厉”“责备”父亲,用手捂住这张讨人厌的大嘴巴。“用力”“推搡”这个讨人厌的“惹事精”。

“不哭不哭,我帮你狠狠教训这个坏蛋。”

“不哭不哭,我帮你狠狠赶走这个坏蛋。”

父亲捧着笑疼了的大肚子,这才收起“玩世不恭”。站在门口“可怜巴巴”。

“孩儿,你真的不要老爸啦?”

女孩偷偷余光打量事态进程,

父亲已经顺着墙角转到后窗,浑厚的嗓音将这间红砖婚房团团包围。

“哎呀呀,我的孩儿不要老爸啦。”

母亲嘴角咧成了月牙儿。

场景四:十天半月出差回来的父亲风尘仆仆,他是司机,十六岁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的运送物资,90年代市面上出现的车型,父亲统统不在话下,驾驶技术一流,稍点即通。

父亲黑黑瘦瘦的,头发长可盖住眉头,他对自己的造型相当满意,调侃生的俊俏,奈何是一张马脸,不得不遮住一半去。单眼皮的薄眼睑下方有一颗小痣。中等个头,脚掌奇大,需手工定制44码半鞋样。

这张”马”脸在喝酒时的辣乎乎里频频显山露水,父亲抿两片嘴唇吸一小口45度,吞咽时龇牙咧嘴的,青筋将皮肤撑的又红又紫,仿佛那是一杯要人命的“毒药”,待热汗瞬即从鬓角流进脖颈子,父亲方才“痛苦”的模样这才削弱几分。四五口酒下肚后,光起油亮亮的膀子,热汗便肆无忌惮了,无孔不入,气势汹汹,父亲水淋淋的,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像是刚从河塘里被打捞上岸似的。也顾不得形象了,大手掌将碍事的发丝捋成发哥的大背头,不忘探头在衣柜上的穿衣镜里自顾欣赏,

“孩儿,你看看老爸是不是很帅。”

“帅,真帅,你这张脸倒可以给老水牛当爬犁。”

母亲抢先答话,但嘴上损人的功夫不容小觑。

父亲翻“白眼”表示不满,母亲的嘴角又咧成了月牙儿。

父亲回家时,包里除了辛苦赚来的票子,几乎次次夹带一张黑白照片,有时站在八卦凉亭正中,双腿是稍息的姿势,手指局促的插在上身白衬衫的前口袋;有时倚着白石柱拱桥栏杆,侧身,胳膊肘压住刻雕衔圆球狮子。

开心苒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