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皇后

第20章

在这里逛了一天,她怎么会没有收获了,百花巷一共有大小一百零八家青楼,其中怡红院、百花楼、牡丹坊三家为魁首,不论是门面、装饰,还是气场,都是豪门贵所,而出入这里的不是朝廷官员,就是贵族豪门,所谓非富即贵,若是将这三家青楼揽入自己名下,倒是极其快意的事儿。不过事先须考察一番,她从来不做没把握的商业投资。

怡红院的老鸨李妈妈穿着一身花红柳绿,脸上的脂粉涂得厚厚一层,四十来岁的模样,见到羽彤是贵公子的打扮,二话不说便热情地将她与亦瑶迎进了怡红院。

怡红院的装潢并不一般,厅中一盏牡丹花灯高高挂起,图案鲜艳却并不刺眼,乍一看去,仿如一朵硕大的牡丹花层层开放来,气势磅礴,大厅正前方左右各一楼梯,楼梯上铺了红毯,毯子上还映了金色花纹,贵气大方,竟连那楼梯扶手也镏了黄金,两楼梯中间空出的地方搭起一高台,同样用红毯装饰地富丽,想必待会儿客人们竞争的花魅娘子就该在此处出现。

与高台正对的地方已摆好酒席,有三人桌的,亦有五人桌的,此时已有客人在吃吃喝喝,怀里早将姑娘们给搂上了。

“这位公子,喜欢哪位姑娘,妈妈我给您叫去。”李妈妈一番抛眉弄眼,好不热情。

羽彤却冷冷淡淡,将四周打量一番,抬眼再看二楼的雅间,那里方是观赏花魁娘子的好地方,于是给亦瑶递了个眼色。

亦瑶反应很快,赶紧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李妈妈,道:“妈妈,我家公子是来看花魁娘子的,二楼的雅间可还有?”

风月场所的人皆是见钱眼开,见到银票的李妈妈眉眼都笑成一条缝了,这贵公子出手阔绰,她哪里能不好生招待,赶紧接了银票藏进袖里,堆上满脸肉笑,“哎哟,公子来得可巧了,雅间在怡红院可是吃香得紧,本来就只剩下三间,刚才有两位公子给包了,还剩一间呢。妈妈我呀,这就带你们去。”说罢,提起衣裙,一脸媚态地将羽彤和亦瑶引上楼梯,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有雅间十二,命名曰:兰花、梅花、桃花、牡丹、芍药、石榴、荷花、紫薇、桂花、芙蓉、菊花、水仙。

每间皆以屏风相隔,临楼栏杆一方皆是金玉珠帘相隔,能清晰看到楼下一景一物,尤其是那高台,雅间里有软榻、桌椅、食物,布置得精巧,的确是相待贵厅之所,就连屏风上的花鸟草木都是以翡翠玛瑙相缀。

李妈妈把羽彤带到梅花雅间,说是客人们竞投花魅娘子要在戌时中开始,现在方是酉时末,离开场还早,唠叨一番便退了下去,接着便有小厮来上了茶。

逛了一天,也累了,羽彤便饮了茶靠在软榻上眯会儿,奇怪得紧,还未入梦却觉得胸口一阵火燎,浑身像是中了邪似的,汗渗渗下落。

“亦瑶……”羽彤警觉地睁开眸子。

“奴婢在。”亦瑶站在一边打瞌睡,听到小姐唤她,顿时惊醒过来,却看到小姐满脸赤红,汗水像雨珠子似的成注下落,“小姐,你,你……”她吓得张大了嘴,自幼在欧阳家长大,夫人们的勾心斗角见多了,小姐的症状极像是中了那些下三滥的催情药。

“是茶。”羽彤冷冷瞟一眼刚才饮过的茶,准是刚才送茶的小厮动的手脚。遇到此种情况,若是一般女子早吓得六神无主,她却依然镇定如初,两眸愈发明亮,冷光灼灼。

亦瑶可没这般冷静,赶紧扶了羽彤,紧紧抓着她的手,慌张地说道:“小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小姐的手烫得跟火炉似的。

她们在明,敌在暗,该如何是好。丫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羽彤却是一脸平静,双目冷灼如冰,以为这点小手段就能将她制服么,没那么容易,“不能走,先扶我到后院!”低喝一声,女子的脸上竟无半点惊慌。

“是。”见小姐如此镇定,亦瑶不敢乱插嘴,只好扶了羽彤离开梅花雅间,从后楼梯去了怡红院后院。

正值仲春,花开正旺,芳香四溢。

如此富丽堂皇的烟花之地,后院自然是雕栏玉砌,不只有花,更有一池清凛的水,盈盈碧波。

春寒水清,彻人心骨,是解毒妙方。从前她纵横商界,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白的、黑的,这点点小小的媚、药对她根本无用。只要浸个冷水浴,立马没事儿。此时怡红院的姑娘们都在前厅招待客人,后院偏僻无人往来,叫亦瑶把风,便宽了衣裳潜入水中。

亦瑶出于好奇,偷偷看了一眼小姐宽衣,哇,明亮的月光下,小姐的皮肤白皙似雪,无半点黑子,定是上次服用了金莲子王,小姐身上的旧伤疤才会好得这么快,如今是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儿,曲线玲珑,该圆的地方圆,该瘦的地方瘦,女人看了都羡慕,更何况男人。

怡红院的水清润滑,轻轻拍打在肌肤上,好似春风拂过,羽彤便觉得胸口不再闷了,却有些留恋这温润的池水,好久没这般放松过了,不知不觉靠在池边的青石上闭上了眸。

突然一股浪风袭来,很诡异,女子倏地睁眸,定神一瞧,似乎有人,本能地朝亦瑶的方向游去,不过转身一瞬,一只邪恶的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她的脚踝,狠狠一拉,将她扯了回去。

“你是谁?”对方的声音冷如冰铁,却有几分熟悉。

对方力气颇大,若是普通弱女子早已被摔出去,而她曾是二十一世纪的跆拳道高手,自然懂得应付,小脚轻轻一蹬池壁,快速游到青石旁,抓牢,转眸一看,却见池中一阵浪涌,接着水花四溅,半个男人身子从水里冒了出来,此情此景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熟悉地厉害。

今儿是十五,圆月已起,对方的点点点滴滴都是那般清楚……白色中衣被池水浸得透湿,紧贴在坚实的胸膛上,可以看得出他身形很好,健硕有力。

易朵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