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小厨娘

第9章 青青子柚

夜蝙蝠没有说话。

刚才他见洪小枣伸手,以为对方想偷袭自己,方才闪开。

天地间,重又静谧了起来。

忽然远处传来一串铜铃声。

洪小枣闻声色变,夜蝙蝠轻皱眉头。

见洪小枣如此反应,夜蝙蝠眉间暗云渐散。看来,自己仿佛多了一个帮手?他两手抱胸,挑眉望向转瞬即至的白衣侠客。

“时辰已到,未知女侠的菜做得怎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晴天霹雳!他怎么来了?

“夜蝙蝠?”牛背上的雪中一点红诧异道。

他到时,夜蝙蝠便身形一闪,迈上前来。

雪中一点红瞥了一眼夜蝙蝠背后的洪小枣。难怪有恃无恐,原来来了帮手。只是,她以为夜蝙蝠就能对付得了他了吗?

那眼神悠悠,如有实质,洪小枣抖了一抖。她只能透过夜蝙蝠的背影,看到雪中一点红白衣的一角。

两人均高大伟岸,一黑一白,虽然是在暗夜里,但是,借着夜色也能感受到黑白配的美感。

“哼。”夜蝙蝠一声冷哼。

两人之间似有嫌隙?洪小枣小圆眼睛滴溜溜转了转,最好两个能打起来,自己好趁机开溜。

眼角的余光瞥见洪小枣正在做最后的挣扎,雪中一点红唇角微微勾起一道弧。他从袖中掏出一封信来,对夜蝙蝠道:“有人托我给你送一封信。”

言毕,“唰”的飞出信笺。

夜蝙蝠狐疑,抬手接过。

劲风掠过,他鬓边黑发向后横舞,身后碗口大的树枝应声折断!

一时间,洪小枣忘了逃命,不错眼地盯着两人。

天呐天呐,连碗口大的树枝都说断就断,自己的脖颈还好好的没断,真是福大命大。

雪中一点红骑在牛背上,单手撑于牛背支着下巴,眼睛瞧向夜蝙蝠。这幅样子,又不像互有嫌隙。洪小枣一时又有些纳闷了。

等夜蝙蝠把信看了,雪中一点红道:“要回信吗?在下愿意代劳。”

代劳?

不过是想要从他这里多赚一份酬金罢了。

夜蝙蝠又哼了一声,将信捏作齑粉往空中一撒,从嘴里吐出一个足以惊到洪小枣的短促发音:

“滚。”

这两人果然不是朋友!

洪小枣蓄势待发、手脚并用了起来。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然而,后颈衣领再次被人拽到。

别拽了,再拽就真的完蛋了。

可惜,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心声。

夜蝙蝠将洪小枣提在手中,眼瞧着雪中一点红,话却是对她说:“今晚哪里也休想去,好好做你的白云猪手,大爷我饿了。”

“你饿了你去饭店啊,找我干什么?”

洪小枣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你知不知道白云猪手工序复杂,少说也要两天时间才能做出来?

“嘶啦!”

衣衫绷烂,露出好大一道口子。

完了完了!

洪小枣不由暗暗叫苦。

天啊天啊,雪中一点红就在自己对面!

“兀那女侠,报上名来!”

雪中一点红跳下大黑水牛,举剑对她。

“嚓!”

夜蝙蝠身形一闪,直面巨剑。

雪中一点红冷声警告:“夜蝙蝠!这是我与她之间的恩怨,休要多管闲事!”

夜蝙蝠却掏了掏耳朵:“雪中一点红,你耳朵聋了?大爷我饿了。”

天一亮,此处必人山人海,到那时,想要再杀洪小枣,就更加困难了。雪中一点红冷了眼,巨剑裹挟着劲风向夜蝙蝠袭去。

夜蝙蝠眉峰一凛,挥掌抵御。尽管如此,仍未松弃洪小枣。

洪小枣呆了,夜蝙蝠居然会为自己挡剑!

正走神,突听雪中一点红厉喝一声:“撤手!”

洪小枣便感觉自己重获自由,于半空中掉下地来。

再看那两人,一黑一白,早斗得风云色变。

洪小枣赶紧朝树林深处逃去。

天边的启明星还闪烁着光芒,月亮笑眯眯靠在旁边。

洪小枣回头望了望身后黑乎乎的林子,又看了看前方同样黑乎乎的林子。

白大侠没有追来,黑大侠也没有追来。

白云猪手可以不用做了。

呼——

洪小枣吐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此刻,她再也不必顾虑有没有人偷看了。

除了雪中一点红和夜蝙蝠这两个怪人,夜晚的森林怎么会有其他人?

正做此想,对面却就来了一位!

洪小枣脑中灵光一闪,抓起泥巴糊了自己一脸一胸,转瞬间一团黑。

来的是位姑娘。

穿窄袖衣裙,走起路来唰唰唰。

看见洪小枣坐在地上,一团乌黑,好没形象,只有两只小圆眼睛转动,带出几分灵气亮光。姑娘不由抿嘴一笑,走近来问道:“你也是来参加驱兽大赛的?迷路了?”

嗯嗯嗯嗯嗯!

洪小枣却吓了一大跳,脱口叫道:“教导主任!?”

啊呀呀不得了,万年冰面王居然和她一块穿过来了。难道她真的考得好差,连教导主任都气得追过来了?

姑娘顿住脚,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咦,你说什么?”

她手里把玩着一根黑色软鞭。

洪小枣在那姑娘的身上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而是厨房做菜的那种香味!

不是万年冰面王,只是长得很像万年冰面王……

好不容易才碰到个熟人,谁知道却是个A货,洪小枣心里未免有些失落。

她迅速回过神来:“姐姐,你也迷路了?”

话音落下,肚子里就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洪小枣有点儿尴尬。

“嘻嘻,我叫子柚。你也饿了?”叫子柚的姑娘听见洪小枣肚子的歌声,不由吃吃笑了起来,大概觉得黑黑胖胖的洪小枣可爱吧。

洪小枣点点头:“我叫洪小枣。”

子柚收起黑鞭,挂在腰带上。洪小枣看得有些入神。哇哇哇,动作流畅,行云流水!

子柚搜罗回来一捆干柴,掏出打火石生火。动作又是行云流水。一看就是富有野外旅行经验的人。

“小枣,你猎了多少猛兽?”子柚扭头看她,火光照在她圆圆的鹅蛋脸上,平添几分暖意,让人心生亲近之意。

洪小枣道:“没有。”

子柚微微一怔,随即微笑道:“我也没有。”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笑了。

两只跳舞的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