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一虫之二次觉醒

第7章 一只月

淡紫色的小花数日后终于恢复过来了,重新变得生机盎然。几朵亮黄色的小菊也苏醒了,点缀了小院子,屋子门口的绿杨树在微风中沙沙作响,木小风正在向刚回家的季牧阳撒娇,季牧阳正好给了他一个惊喜。

“风儿,以后上山就有它陪着你练习!”背篓里抱出一只小兽。

“真的吗!”抱起毛茸茸的小狗,摸摸它的小脑袋,贴着着它的头顶摩挲。它的小眼睛笑眯眯的像两颗弯弯的月亮:“叫你小月吧!”

爷爷怜爱的看着他。

木小风今天选了一座更高的山峰,有小狗陪伴他更加信心十足。已经爬了数个月了,已经很轻松了,而且再加上灵气运转更加自如。但是因为这座山并不是普通的矮峰,竟然更加吃力。

他坐下来,在山腰开始打坐,按照爷爷教他的口诀,开始呼吸吐纳,灵气依次运行过经脉,循环往复如此多次,虽然灵气只在经脉走了遍,并没有一丝进入丹田,但他已很熟练运转的方法了。

擦一擦脑袋上,脖子上的汗珠,按摩按摩腿上的经络,活动活动身体,他重新恢复了体力,立即继续往上攀登。

小狗跳跃着,一直跟随在他的身后,这座山的树木更加繁茂,看到了一些没有见过的花草。

终于到山顶了!看来今天可能回家要晚了。哇,这个山比较高,好像离天空更近了,他看到一只只小鸟从头顶飞过。

躺在草地上,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舔了舔他的手掌,竟然是一只非常小的小狗,是它!差点忘记了,跟着自己上山了。小风微微一笑,露出了白白的小牙齿。小狗趴在旁边吐出小舌头发散着阵阵热气。

一天又一天,冬去春来。

小月开始长大了,健美的身姿又毛茸茸的,看到一只小蚊子就会张牙舞爪,看到飞着的小蝴蝶就会追着跑来跑去,看到一只小蜉蝣也会上窜下跳的,总是令风儿离不开眼睛,常常摸着它的小脑袋,爱不释手。

小院子里有一朵黄色的小花扭了扭花枝,淡紫色的小叶子子触碰它的它的枝叶,绿杨树沙沙作响。小月看到花儿动了,冲过去准备和它玩耍,小花立刻呆立不动,瑟瑟发抖。小月的撕咬能力,它们可是见识过的:“小月,过来!”

木小风将围栏重新扎结实:“一不注意,我好不容易栽好的小花差点就被你吃掉了!真调皮。”给它喂了一些食物,又扔了一只小线团给它玩耍,小月叼着小球滚来滚去。

花丛中两朵小花轻轻的舒了口气,门口的绿杨树似乎嘲笑似的沙沙作响。

每日小风跑出家门,小月也会齐头并进,伸着小舌头,眉飞色舞,侧过小脸,两只耳朵像两只小辫子,随着步子摇晃着小脑袋,如此每日一人一兽一起练习,小风在山顶打坐运行真气的时候,它就会趴睡一大觉。

盛年的小月,常常超过小风的步子,把风远远的甩到后面。小少年两只小腿拼命的追赶,却还是追不上四只小爪子。

一天又一天,冬去春又来。小月不再长大了:“原来它始终也还是一只小狗呀!”木小风好笑的看着打瞌睡的小月。

一座山峰上,定坐着一七八岁的小少年,旁边有一只小小狗,挨着他睡的四仰八叉。

他身上的丹田有隐隐有五种颜色色的光芒闪耀,灵气进入他的丹田,洗刷他的经脉,竟然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散去。同时没有人看到,林间草木隐隐有白色的光芒闪烁,似乎有向四周扩大的趋势。

天色渐晚,月光洒下来屁股下面的石块还有温度,水流声传入耳中,木小风摸摸小月的脊背,准备下山回家:“还好有你!”看着微凉的暮色。

“翼儿,慢点!不着急赶路。”一女子慈爱的看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夫君!虽然你我二人只是刚至四方大陆边缘,但还有一年左右才是十年秘境开启之日,可在此连城镇休息一段时间。”

修者士若有所思:“我当然知道,但是第一次来四方大陆,恐怕一时找不到正确的路径,如果错过了就白来一趟了!”

“因此,近日一直赶路,太辛苦你们了。”他心事重重的,

“我恐怕我们会有麻烦!秘境残片有一部分在我们身上,可能已经被有心之人知晓,我怕我们还没有到秘境找到上古遗留灵宝就 ···”。

女子不敢置信:“四方大陆的邪魔不是已经被消灭殆尽驱逐外域了吗!此处是北部,魔宗也已经驱逐于西部区域了呀!”

他一脸正色:“不可能,必有余孽残存各处,而且一些所谓的正道之士和魔宗比邪道更无不及,他们也会暗中留意!”

女子变色:“这 ···”

二人离开客栈,行至一小巷。

“站住!”二人转身,看到一身黑衣的修士。

“交出秘境残片!”竟是邪修。

“有实力就来拿!”修士出手,女子随后。四人缠斗在一起,虽然几人都是炼魂期结丹修士,实力不相上下,互相牵制,久久无法脱身,几人更恐引来其他正道魔道抢夺。

突然生变:“夺灵大法!”女子跌倒在地,竟是灵力所剩无几,修士扑到女子前面抵挡对方攻击,二人终是不敌。

“不欲夺你二人性命,只要你们交出残片即可!”

夫妻二人怒视着二人,残片乃是祖上传下,是万分艰险寻到的大机缘,怎能随意交出!

远方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隐藏着一个小少年,他被定身符封住全身气息没有人发现,此时焦急不安。

就在四人剑拔弩张之时,空中飞下三名修士,一人御剑飞行,看他们身上的宗门服饰,乃是正道修士。

夫妻二人大喜,那三人二话不说攻向黑衣修士,两名炼魂邪修士看到有一名魂成期成婴修士,深知不敌,遁走逃亡。

修士夫妻似乎在点头致谢,三名正道修士在讲着什么,夫妇二人似乎一脸怒色,随即二人竟然吐血而亡!少年奋力挣扎,仍然纹丝未动,他咬破了嘴唇,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就叫are

作家的话
不是一人。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