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之流光情劫永不分离

第78章 心里对你满满爱

曾言相思不忧愁,为何天涯不相守。彼时心巧,难懂缘,爱迟悔,相思难回,千年期盼终成灰,别回想,终是浮华梦一场,古曲仍断肠,何处话凄凉。红尘浮生別时意,咫尺天涯不相往,却难解愁,终是难忘,泪沁衣衫。最思量,若是年少轻狂时,便琢情伤,泪自尝…不相识,又何妨?

白墨澈看着白子画,说:“哥,你是不是忘了你说的话?”白子画刚反应过来,说:“小澈,我知道我违背了当年的誓言,可是我不能放弃她。”白墨澈早就料到白子画并不可能遵守诺言,说:“哥,不用自责,谁又可以逃脱一个“情”字呢?”白子画见他能够理解就放心了。

白子画回到了房间,用指尖抵着花千骨的下颚,说:“小骨,你是说过要替小澈收拾我?”花千骨说:“是又怎样!”

白子画紧紧拥着她,带着一丝怒火吻上了花千骨的唇,花千骨挣扎着,白子画一边吻着她,一边解她的衣带,像一只饿狼似的将花千骨扑倒在床铺上,白子画一手撑着床,完全将她覆盖,花千骨说:“师父,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白子画一把扯下花千骨的所有衣服,如羊脂般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

花千骨看着白子画说:“师父,小骨不敢了!放过我吧!”白子画说:“小骨,这次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花千骨硬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可是哪能比得过师父,还是叫了出来,白子和花千骨都熟睡了。

清晨,一缕阳光斜射入进来,花千骨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说:“师父,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啊?”白子画猛地坐起身来,说:“可以啊,只要你乖。”花千骨依偎在白子画怀里,说:“师父,你对我的爱有多少?”白子画被这么一问,愣住了,他没想到小骨会如此问他,说:“给师父点时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花千骨点点头。

白子画一直在思考着花千骨问他的问题,想到了,和花千骨说:“我爱你很多,我心里对你满满的爱。”花千骨听后,感到满满的幸福,这是师父对自己说的最美的情话,是她难以忘却的一句话。

白子画搂着花千骨,两人十指相扣,相濡以沫,可真是天生一对,如果上一世白子画没有杀花千骨,而是那时就和她在一起,过着男耕女织的隐居田园生活,会不会就没有如此之事了。

他爱她,只因为“情”这一字,他不想让她离开,她离开,自己还活着干嘛!她不做她的旷世妖神,他不做他的长留上仙,就不会有如初之事了。

一场红尘恋,一份千年缘,几缕隔岸相思,隐逸了多少楼台旧梦 ? 在水一方,愿着一身荷香,乘一叶兰舟,划过秦时明月,穿过唐风宋韵,寻你在烟波浩渺的西子湖畔 ! 只想,为你环佩叮咚,轻敲在每个念你的夜晚 ; 只想,为你巧笑嫣然,抹去你一生的尘埃 !

晨若公子

作家的话
收藏,票票拿来!
我有个徒弟一直烦我,还有我最近更新多是因为五一。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