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火影忍者

第78章 矛盾的两人

“多重影分身之术!”

大名府宽敞明亮的庭院里挤满了鸣人的影分身,他们人手握着一块薄薄的铁片,铁片大概3厘米厚,本来是要找瀑布来锻炼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但是雪之国连溪流都少的可怜,更别说瀑布了,只能用铁片来修炼。

“好难啊...”

影分身们累的满头大汗,手里的铁片却纹丝不动,明明是用苦无都能轻松扎穿的厚度用查克拉切割确是如此艰难。

“鸣人,你不累吗?”

风花小雪坐在长廊上无聊的看着鸣人,他重复这种行为已经一上午了,在起初看到鸣人的数百个影分身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但是想想他是自来也的弟子就释怀了,现在满院子的鸣人看的她眼睛都累了。

“我可没有时间去累啊!”

“人真的能用手切开铁片吗?”

风花小雪不是忍者,甚至怀疑自来也是在消遣鸣人,人怎么可能用手掌切开铁片嘛,要是捏的话还能理解为锻炼握力,可手掌合在一起摩擦铁片究竟这么做才会切开呢?

“既然好色仙人说可以那就肯定能够做到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努力去做还做不到的事情。”

“真的,像个笨蛋一样,早点放弃不行么。”

“我才不会放弃呢,我在回到木叶之前一定要学会这个术!”

“公主,不好了公主,风花怒涛那家伙终于动手了!”

就在这时,三太夫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惶恐的神色汇报。

“慢慢说。”

风花小雪倒是气定神闲,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风花怒涛那家伙袭击了国都周围一个偏远的村子,还派人带信来,说,说你不过去的话那个村子数百人的性命就不保了。”

“人员伤亡呢?”

“除了几个反抗的村民死了之外都好好的。”

“是吗,真是愚蠢,明明不反抗风花怒涛就不会死了。”

风花小雪哀叹一声,但叹的不是死去的人们,而是他们的行为。

“你说愚蠢?你怎么能这么说!”

鸣人的表情瞬间变了,一脸怒容的喊道。

“普通人能打得赢雪忍吗,不是愚蠢是什么?”

“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家园,这样的做法哪里愚蠢了你告诉我啊!”

鸣人走到风花小雪身边,一把抓起了她的衣领含怒问道。

“但结果不是白白丢了性命吗?”

忍者的手劲很大,风花小雪半个身体都被提了起来,饶是这样她还是冷静的看着鸣人,深蓝色的瞳孔不带一丝感情。

“或许他们是螳臂当车,但是有些东西是必须用性命去贯彻的,侮辱那些拼死保卫家园的人,我最讨厌你了!”

鸣人越说越激动,一时失神维持不住影分身之术,所有的影分身一起消失,积累的疲劳也全部回到了他身上,鸣人的脑袋犹如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倒在了风花小雪身上。

“...在教训人的时候突然晕倒是闹哪样啦!”

面对再次把脸埋进自己胸口的鸣人,风花小雪一脸无奈,这人是不是和自己的胸.部有仇啊。

----------------------------------------------------------------

‘哒哒’‘哒哒’

鸣人在蹄子踏步声与车轮的轱辘声中从醒来,一辆牛车正行走在险峻的山道上,不知道正向哪里赶去。

“你醒了,这个世界有你这样在需要保护的人面前晕倒的忍者吗,木叶看来也没落了啊。”

风花小雪瞥了鸣人一眼,看到他没什么大碍了便转头看起了车外的风景。

“...那个,这是意外,木叶的忍者大多不会像我这样的。”

鸣人小脸一红,似乎不小心把村风都败坏了,连忙摆着手解释道。

“是么。”

“我们这是去哪?”

“去救人,愚蠢是愚蠢了点,作为公主我不能放着子民不管,即使知道是陷阱。”

“你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会像那些蠢货一样反抗,只要乖乖听从风花怒涛的话他自然不会伤害我,想要国君的位置就给他好了。”

风花小雪依然冷淡,言辞里很明显透露出一股不想努力就放弃的意味。

“你,真的很让我讨厌呢。”

鸣人也看了出来,讨厌风花小雪的理由又多了一个,他永不放弃的精神和这个女人实在太冲突了。

“鸣人,我是一个小女子,不是忍者也不是男子汉,想要活下去有什么不对吗?”

“哼...”

鸣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赌气的别过脑袋不再看她。

牛车缓缓的在山道前行,谁都没看到山顶处有一名紫发男子,他水绿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狠毒,随后双手结印。

“冰遁·一角白鲸!”

在他的印之下,一条独角的鲸鱼破冰而出,从山顶带着磅礴的气势凶猛的扑了下来,瞬间吞噬了毫无防备的牛车,带着巨大的雪崩一起掉下了山崖。

“反抗怒涛大人的人都要死,任务完成。”

紫发男子看了看已经不见踪影的牛车,满意的舔了舔嘴唇,消失在了风雪中。

“我还活着吗?”

风花小雪捂着生疼的脑袋从地上爬起,地点似乎是一处山洞,洞口外面飘扬着大雪,唯有地上燃烧着的火堆能给她一点温暖的感觉。

“那种情况下能活下来确实不可思议。”

鸣人待在风花小雪身边用树枝戳着火焰,让它烧的更加旺盛一点,火光映照着他的面孔,虽然稚气未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出奇的可靠。

“三太夫呢?”

风花小雪没有在山洞里找到三太夫,他本该负责赶车,此时却不知所踪。

“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要不是运气好找到了这个山洞我们可能都要死在外面。”

“你受伤了?”

风花小雪看到鸣人一直偏着身体坐着,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肋骨好像断了一根。”

“你...”

风花小雪想起了昏迷前的记忆,只记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鸣人小小的身体拼命抱住了她,把她的要害都保护好。

“你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要救我?”

“讨厌是一回事,救你是另外一回事,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放着我的伙伴不管。”

“你真是个怪人。”

“吃吧,今天就要在这过夜了。”

鸣人没理会风花小雪的嘲讽,拿出一块应急的干饼递给了她,水源倒是不缺,随处可见的雪融化一点就能喝了。

“你干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鸣人立刻用泥土熄灭了燃烧着的柴火,洞里顿时一片黑暗,风花小雪感受着瞬间冷下来的空气颤抖着问道。

“这个山洞不是很隐蔽也不是很深,在晚上点火的话简直就像告诉敌人我们在这儿一样。”

野外生火是忍者的大忌,要不是风花小雪是个普通人他根本不会点起那堆火焰,晚上就只能硬撑过去了。

“我们会冻死吗?”

即使穿着厚实的衣服,风花小雪还是冷的手脚冰凉,不安的问道。

“你过去点。”

鸣人没有回答,把风花小雪挤到山洞最深处墙壁上,在她身前坐了下来,用披风裹住了两个人的身体。

“这算什么取暖措施啊。”

风花小雪哭笑不得,看着坐在她怀里的鸣人不由想起了他还是个12岁的孩子,和他相比自己真是太不像话了。

“鸣人,睡着了吗?”

鸣人身上暖烘烘,仿佛随身带了一个火炉一样,让风花小雪感受不到一点寒冷,还很舒服,洞外的天色已经完全变黑,洞里也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不安,她抱紧了鸣人的身体问道。

“没有。”

“我睡不着,和我聊聊吧,除了名字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事情呢。”

“是吗,那就说说我的梦想的,我的梦想有两个,一个是当上火影,所谓火影就是村子里最厉害的忍者,另一个是入赘到雏田家里。”

“咦,你说的入赘难道是那个入赘,改姓的那种?”

风花小雪对火影完全不感兴趣,倒是鸣人第二个梦想很感兴趣,不禁好奇的问道,很那理解这么小的小鬼就有那么奇怪的梦想。

“嗯。”

“不会吧,你年纪那么小作为忍者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这样的你还需要入赘吗?”

风花小雪虽然不是忍者,但也接触过自己国家的雪忍,他们在鸣人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练习忍术呢,鸣人却可以轻易分出几百个分身,怎么看都是很有天赋的忍者了。

“日向家是木叶第一豪族,我还差得远呢。”

“诶,真会选啊你,那...要不要入赘我家,和我结婚之后你就是雪之国的国君了,整个国家都是你的,比起日向家大多了吧。”

风花小雪忍不住逗一下鸣人,如果他是一个贪财的忍者应该会立刻答应吧,到时候她就狠狠的甩了他。

“不要,我讨厌你。”

很遗憾,对于风花小雪的诱惑鸣人选择了秒答,还是很伤人的秒答。

“臭小鬼,我还讨厌你呢,逗你一下还当真了!”

风花小雪感觉自己似乎单方面告白又被甩了,很是生气的抓住鸣人的两侧的脸颊,向外拉扯。

“快睡觉吧你!”

----------------------------------------------------------------

PS,求收藏,求推荐

PS,不出意外的话本书会在周五上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嗯。

PS,感谢白白狼匪的500打赏

卢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