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陷耀王朝

第7章 外语

第7章 外语

第二天,叶亦菲便早早来到王府,检查起司马宸辉的作业来。

山中山路转山崖,山客山僧山里来,山客看山山景好,山杏山桃满山开。

看到司马宸辉准确的写出了这首诗,叶亦菲面露欣赏,有点惊奇的问:“宸辉,这诗是你自己独立完成的吗?”

“不是的姐姐,这是在父王的指导下,我才写出来的。”司马宸辉诚实的回答着。

“是吗?那就好,作业就是让你开动脑筋,增长知识的,可不能偷懒让别人代劳哦。”叶亦菲略带严肃的表情,看着司马宸辉说。

“知道了,姐姐,我会自己完成的。”司马宸辉笃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今天我们就学算术,姐姐先教你几个阿拉伯数字。”叶亦菲在纸上分别写上010十一个阿拉伯数字,耐心的给司马宸辉讲解着,并在每个阿拉伯数字的下面写上对应的中文,让司马宸辉更容易分辩和记忆。

窗外,阳光夺目,鸟语花香,却吸引不了司马宸辉的兴趣,他就像一块扁平干涸的海绵,尽情的吸收着叶亦菲所教的知识,逐渐饱满、膨胀起来。

“好了,上午就学这些,都记住了吗?”叶亦菲感觉肚子有点饿,便想早点结束,回去吃饭。

“记住了。姐姐,你饿了吗?那先吃点糕点,填填肚子吧!今天可以在我家用膳吗?”司马宸辉再次发出邀请。

“这糕点是甜的吗?”

“不,这是咸味的,姐姐要吃甜的吗?我派人送来。”司马宸辉急急的正想跑去。

“不用了宸辉,甜点下午再吃吧,姐姐家里只有外婆和妹妹两个人,姐姐必须回家陪她们一起吃饭,要不然她们会很孤单的。”王府虽有山珍海味,可是她不能自己在这里好吃好喝,扔下外婆和春梅只吃青菜豆腐,真希望时间可以快点过去,领了工资,就可以给外婆她们买肉吃了。

“哦,好吧!”司马宸辉不乐意的点了点头,便送叶亦菲出去了。

正在用膳的司马宸辉眨着纯真的大眼对司马逸说:“父王,能让厨房多做一些豆糕出来吗?放在书房里可以给姐姐垫垫肚子。”

“哦,叶先生吩咐的?”司马逸不在意的问。

“不是,早上姐姐肚子饿了,书房里只有咸味的豆糕,姐姐喜欢吃甜的。孩儿中午想留姐姐用膳的,姐姐都不愿留下呢。”司马宸辉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有了点心,姐姐就可以有时间多教我一会儿了。”

司马逸眼里精光四射,惊讶的看了看司马宸辉,冷酷的脸上扬起一抹浅笑,探究的问:“辉儿这么喜欢叶老师的课?”

这小儿子,以前读书可没这么勤奋过呢,现在转性了?还是叶亦菲教的呢?司马逸对叶亦菲也刮目相看,充满欣赏。

“当然了,姐姐教的东西可有意思了,今天姐姐又教了孩儿像蚯蚓一样的字呢。”司马宸辉有点洋洋得意起来,一脸骄傲。

“蚯蚓一样的字?”司马逸停顿了一下,说:“辉儿,用完膳,给父王看看。”

“好啊,父王。”司马宸辉心里高兴的不得了,现在终于轮到他显摆了,以前可都是父王在他面前显摆,他可不服气了。

用完膳后父子俩一起来到书房,司马宸辉给司马逸看了叶亦菲教给他的阿拉伯数字,得意的说:“父王,有了这些数字,孩儿可以很快的计算千万以内的算术呢!”

“哦,那父王考考你。”司马逸不信,想试试他。

“可以,父王考吧。”

“一百三十五,加上四十三,等于多少?”

司马宸辉口里边念边写,马上回答说:“等于一百七十八。”

“不错,父王再来考一个难点的,听好了,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二,减去一万九千四百三十七,等于多少?”司马逸暗中放慢了速度。

“等于二万六千二百四十五。”司马宸辉神气的朝司马逸回答着。

司马逸一脸惊讶,又掩不住惊喜,悻悻的说:“辉儿,能教教父王这些数字吗?”

司马宸辉调皮的眨了眨眼,豪爽的说:“当然可以了,父王。”

书房里,一个十二岁的小娃,正在认真的教一个三十多岁的大人学习着,那场景看着真是有几分别扭。

下午,叶亦菲刚一踏进书房,司马宸辉就迫不急待的问:“姐姐,下午我们学什么?”

“下午就学外语吧!”话一出口,叶亦菲就骂自己傻,这里连个外国人都没有,学外语有什么用呢,便马上改口说:“下午就锻炼吧,学习怎样让身体变的更强壮。”

“姐姐,外语是什么?”自从叶亦菲当老师以来,司马宸辉最喜欢问的就是什么。

“外语是指别国的语言,就是非本国人使用的语言。宸辉知道除了乾耀国之外,还有哪些国家吗?”叶亦菲也有点好奇,就随便问了一下。

“除了乾耀国,还有朱祥国、燕山国和北国。朱祥国、燕山国的语言和乾耀国是一样的,只有北国的语言是不一样的,姐姐,那北国的语言是不是就可以叫外语了?

“对啊,宸辉真聪明呢!”叶亦菲夸奖道。

“那姐姐会北国语吗?”司马宸辉反问。

“姐姐不会北国语,姐姐只会英语和韩语。”叶亦菲耐心的解说着。

“英语?韩语?这是哪个国家的语言呢?”司马宸辉又好奇了。

“呃……”叶亦菲有点卡带了,这该怎么说呢?飞快的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珠,说:“姐姐很小的时候去过很远的地方,就在那里学会了英语和韩语。”没办法,先随便编一个,应付一下好了。

“哦,那姐姐有没有见过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吗?他们是讲什么语言的呢?”

“咦?宸辉见过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吗?”叶亦菲吃惊不少,激动的看着司马宸辉。

“父王见过,他和我说起过,还说他们讲的语言根本就没人听懂,姐姐听的懂吗?”司马宸辉眼里闪闪发光,像无底的深渊,充满好奇。

“呵,他们讲的就是英语呀,宸辉想学吗?”叶亦菲看着司马宸辉一脸什么都想知道的表情,展颜的笑着。

“当然想学了,姐姐现在就教我吧!”司马宸辉早已迫不急待了。

“好,我们开始吧。”

在叶亦菲的教导下,司马宸辉如痴如醉的学习着,眼里充满了求知的渴望,心里也甜滋滋的,晚上又可以在父王面前威风了。

早上教了父王阿拉伯数字后,父王便要求他,要把姐姐教过的所有内容再重新讲给他听,父王也要学习,说姐姐教的东西很有用处。

“好,宸辉,把这些单词念给姐姐听听看。”叶亦菲拿起一块甜点,说。

司马宸辉嗯了一声,便朗朗读了起来:“Hello、Goodmorning、Goodafternoon、Goodnight、Thankyou……”

屋外,偶尔经过几名仆人,看热闹似的往屋里瞧,竖着耳朵听司马宸辉念着奇怪的话,个个一头雾水。

叶亦菲满意的点着头,幸福的嚼着豆糕。

这豆糕还真是好吃,就像徐福记的夹陷饼一样,味道香香甜甜,松软可口。临走前,司马宸辉还不忘给她带一盒回去,说是给外婆和春梅尝尝,叶亦菲欣然同意了。

傍晚时分,凉风袭来,红霞映天,树影重重。

走在回家的路上,叶亦菲心情愉悦,脚步轻快,时不时的看了看手里的豆糕,一想到外婆和春梅可以吃到这样可口的甜点,叶亦菲情不自禁的莞尔一笑,震惊了正在客栈悠闲喝茶的傅烨彬和司马宸博。

这女子真是人间极品啊!肤如凝脂,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清眸流盼,唇若红樱,两颊笑涡霞光荡漾,三千青丝柔美飘逸,气质独特,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绝代佳人啊!

傅烨彬看的心醉,如受魔咒般,连手上的茶杯落地都浑然不知;司马宸博看的更是沉迷,如受蛊惑般目不转睛,纹丝不动。

影子察觉两位主子神情异常,故提高警惕,却无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不解的看向他们,顺着他们的视线方向望去,惊艳一场。啧啧,想不到这京城郊外,竟然还会有如此美貌之女,还以为今天无功而返,哪知收获甚多呀!

“嗯哼……”影子故意一咳,将傅烨彬和司马宸博的魂魄强行拉了回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说:“两位主子,我们该回宫了。”

司马宸博对于影子煞风景的做法,痛恨的咬牙切齿,狠狠的说:“迟一点再叫会死呀!”

影子无奈的耸耸肩,无辜的眨了下眼,受伤的说:“真是好心没好报!”

傅烨彬也讪讪地说:“影子,你提醒的早了点,稍微再晚那么一点点是最合适的。”

影子无力的翻了翻白眼,便不再搭理他们两个。

司马宸博、傅烨彬和影子三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密朋友,又是患难之交,三人一个是乾耀国的大皇子,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卸前二品侍卫总领,三人之间讲话往往都是口无遮拦,语无伦次,一到关键时刻却又一板一眼,郑重其事。

“走,走,走,回宫!”司马宸博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叶亦菲消失的方向,自嘲的笑笑,悻悻的转身迈步。想他京城第一风流少主司马宸博,几时孤陋寡闻到如此不堪了,怎么连此处有这么一个沉鱼落雁、国色天香的美人却完全不知呢,失策失策啊!

“外婆,春梅,我回来了。”叶亦菲踏进院子,便亲切的喊着。

“菲儿,回来啦,什么事这么开心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外婆、春梅,看我今天带了什么来?双色豆糕哦!快来尝尝。”叶亦菲热情的招呼着。

“豆糕?哪来的?”老夫人这时已站在叶亦菲身后好奇的问。

“外婆,是我教书的府里送的,您放心吃吧!”叶亦菲知道如果不说明白,外婆肯定不会动口的。

“是吗?呵呵,那我尝尝,春梅,来,你也尝尝。”老夫人拿着一块,小心冀冀的吃了起来,春梅则是先咬一小口,后大口大口的咬着。

叶亦菲看着两人那享受又意犹未尽的表情,就知道她们喜欢吃,高兴的眉开眼笑。

王府里,叶亦菲前脚一走,司马逸便后脚踏进书房,兴味的问:“辉儿,今天学了什么?”

司马宸辉神秘一笑,说:“说出来父王肯定会吓一跳的。”

“哦,快说说看,看能不能吓父王一跳。”心里痒痒的感觉真难受啊!

司马宸辉故弄玄虚的看了他一眼,说:“是外语!父王以前不是和孩儿说过,在宫里见过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吗?姐姐今天教了他们说的那种语言呢!”

“真的吗?那快说给父王听听,父王听听是不是?”司马逸急燥的催促着,竖起耳朵,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Hello、Goodmorning、Ok、Byebye”说了几个单词之后,司马宸辉便停了下来,得意的看着司马逸,似乎在等着什么。

“对对对,就是这样说的,上次那些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人就是这样说的,辉儿,快快快,把你刚刚学的都教给父王。”司马逸兴奋的就像一个孩子。

“父王,那你得叫孩儿一声老师!”司马宸辉脸上闪着得意洋洋的邪笑。

司马逸一听不高兴了,沉着脸说:“哪有父亲叫儿子老师的,不成不成。”

“父王,姐姐说了,只要是教导别人学习的,而自己又不懂的,都要称他为老师,这是礼貌问题,不关年龄大小。”司马宸辉认真的说着,有模有样。

司马逸挣扎了一下,像豁出的样子,不情愿地说:“好吧,好吧,老师!”

“耶……”司马宸辉兴奋的欢天喜地,载歌载舞起来。

“别舞来舞去了,快教父王!”司马逸不悦的扣住司马宸辉挥舞的双手,嗔怒道。

“嘻嘻,是,父王。父王坐下吧,孩儿教你。”司马宸辉耍完宝后,便认真起来。

司马逸像个小孩一样跟着司马宸辉乖乖的念:“Hello、Ok、Byebye”

蔷薇婲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