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情陷耀王朝

第4章 找工作

第4章 找工作

优闲的坐在凉亭中,呼吸着清新空气,叶亦菲感到精神抖擞,浑身充满力量,惬意的欣赏着园子里的野花和鸟雀的欢噪声,心里不禁感叹古代的环境还真是不错。

“春梅,这院子里就我们三人吗?”叶亦菲开始打探起来了。

托着腮坐在叶亦菲对面的春梅,时此正遥望着远方,若有所思,突然被叶亦菲的话打断了,看向叶亦菲,不明白的问:“是啊,菲儿姐,怎么了?”

“那我们有收入吗?谁在赚钱养家?”这问题早在吃早饭的时候,叶亦菲就想问了,只是外婆在不方便,现在只有春梅和她,她得问个清楚。

“没有收入呢,就是宰相大人一个月都会派人送点银子过来的。”春梅如实的说。

“我爹?他一个月送多少银子过来?”叶亦菲好奇的问。

“三两左右吧,够我们一个月吃喝了。”春梅喃喃的说着。

叶亦菲大眼咕噜转了转,便问:“那做身衣裳要多少钱呀?

“衣裳?嗯,好点的就很多银子了,一般点的要一两左右了。”春梅歪着脑袋回答道。

“那一个月三两银子怎么够我们开销呢?我这几天还要看病吃药,哪来的钱啊?”

“这……”春梅停顿了一下,吞吞吐吐。

“春梅,我们是姐妹,你可不能有事瞒我哦。”叶亦菲瞧见春梅的愁容,猜想事情肯定有蹊跷。

“菲儿姐,我没有骗你呢,就是……如果钱不够了,老夫人就会卖掉一些首饰的。”春梅心事重重的说着。

“我爹不会多送点银子过来吗?怎么可以让外婆花钱呢,我爹不知道我生病了吗?不行,我得问问爹去。”叶亦菲有点生气,这是什么爹呀,这么小气。

“菲儿姐,不要,你不能去找宰相大人。”春梅突然大叫起来,吓了叶亦菲一跳。

“为什么?我不能回家吗?”叶亦菲心生疑惑,紧紧盯着春梅。

春梅被叶亦菲盯的头皮发麻,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开口。

“春梅,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不然我现在就回去找我爹。”叶亦菲假意沉下声音,伪装生气。

“好好,小姐,我说,我说。”接到叶亦菲投去的责怪眼神后,春梅便改口叫了声菲儿姐。

“是这样的,菲儿姐,你是宰相府里的大小姐,一出生时,夫人便过逝了,老爷认为你是煞星,再加上你体弱多病,不易抚养,便被送到老夫人这里寄养,只是逢年过节的才回去一趟,每次一回来,你总是躲在房间里哭,我知道,知道小姐在相府里又受欺负了……”

听着春梅泣不成声的讲着钱凌菲可怜的身世,叶亦菲内心袭来一阵震惊,想不到钱凌菲竟有这样一位狠心的父亲,和心肠歹毒的姨娘们。叶亦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晶莹剔透的眼眸瞬间黯淡下来。

“菲儿姐,对不起,我不想告诉你这些的,看你又难过了,我真是该死。”春梅懊悔的拉着叶亦菲的手说。

手上传上春梅热呼呼的手,看着那双略显粗糙的小手,叶亦菲内心倍感温暖。

“春梅,不怪你,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自己有一个那样狠心的爹呢,我还要谢谢你,让我早点认清事实呢。”叶亦菲慨叹着,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春梅,我想出去找工作呢,赚些钱,好贴补家用,外婆年纪大了,不能每天只吃素菜的。”

春梅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叶亦菲,眼里带着一些探究,又带着一些疑惑。

“怎么了?春梅,这里不准女孩子出去工作吗?”叶亦菲苦恼的看着春梅,心里想,不能出去工作就惨了,哪来的收入呀。

春梅回了神,不解的问:“菲儿姐,工作是指差事吗?”

“嗯,对,差事。”叶亦菲机械性的点了点头。

春梅马上接着说:“菲儿姐,可以出去做差事的,只是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差事,而且你的身体也没康复呀?”

“我什么都会做了,有不懂的,你只要告诉我一下,我就能明白的,我的身体没什么事了,以后我注意锻炼就不会有问题的。”叶亦菲快速的回答着。

“好,前几天我打听到王府要雇几个洗衣婢女,菲儿姐愿意去吗?”春梅怯怯的说,低着头盯着手里的茶杯,茶杯里倒映着她的容颜,清秀如花。

“去,当然愿意去了,只要能赚钱,什么活我都愿意做。”叶亦菲爽快的答着。

一阵微风吹来,抚起叶亦菲耳畔的几缕发丝,轻轻飘荡着,很有飘逸之感。

春梅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叶亦菲,才缓缓说出一句话来:“菲儿姐,你变了呢,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变成这样,不好吗?春梅是不是不喜欢?”叶亦菲有点玩味的问。

“不,这样很好,春梅很喜欢。”春梅眼里闪着光,很是激动。

“呵呵,春梅喜欢就好。”

轻轻抛出一句,叶亦菲便不再说话,只是站起身,看了看这不怎么大、又有点冷清的园子,心里默默念着:“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和春梅在小亭聊完天后,叶亦菲便随着春梅一起上街找差事去了。

街上热闹非凡,门庭若市,游人如织,车水马龙。

道路很干净,虽没有像现代都市那样宽大平坦,却也和横店影视城相差无几,整个一片祥和盛世的景像。叶亦菲左看看,右瞧瞧,意犹未尽。

看到商铺的旗号上写的都是繁体字,叶亦菲放松似的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跟台湾的繁体字差不多,幸亏她都认得,要是不识字,想出来混都很难哦!

好奇的叶亦菲一直跟在春梅身边,这问问,那摸摸,完全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连无意撞到人,都没察觉。

“哎哟”一声让叶亦菲回了神,茫然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跌坐在地方,叶亦菲连忙上前帮忙扶起他,拍拍他身上的尘土,关切的问:“小朋友,你没事吧?”

哇,好俊的孩子哦!闪闪发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年纪轻轻的,就已散发着一种贵气,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一位美男子呢。

“小朋友?我不是小朋友。”司马宸辉憋屈的吼出声,小脸因羞怒而涨的通红。

叶亦菲眼珠一转,微笑着露出迷人的梨窝,说:“是是是,不是小朋友,是小大人,行了吧,怎么样?有没摔伤?”

司马宸辉望着这个笑起来如天仙般的大姐姐,感觉好亲切,怒气立马消失了,乖乖的说:“没有,不疼。”

摸了摸司马宸辉的头,叶亦菲柔柔的说:“没事就好,”便摆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

司马宸辉愣愣的呆看着,突然跑过去抓住叶亦菲的手说:“姐姐,我能和你一起走么?”

叶亦菲一愣,说:“你迷路了吗?”

“不是,我想和姐姐一起逛街。”司马宸辉涩涩的说。

“逛街?恐怕今天没有时间呢,姐姐今天要找差事,不方便,哪天有空了,姐姐再带你玩好吗?”叶亦菲真诚的说着。

“找差事?姐姐要找什么差事?我家里就在招工,姐姐要来吗?”司马宸辉歪着脑袋,很天真的样子。

叶亦菲直当他在开玩笑,没在意,应着说:“好啊,姐姐去看看。”

“那姐姐快走吧!”司马宸辉拉着叶亦菲的手,急匆匆的。

“菲儿姐,这不妥吧。”春梅为难的看着她,愣在原地。

“春梅,他一个人,很危险的,我们送他回家吧。”叶亦菲传给春梅一个放心的眼神,春梅才同意,一起跟了上来。

明媚的阳光撒在三人身上,灿烂夺目,鸟儿在天空自在的飞翔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说话间,便来到了司马宸辉的家门口,叶亦菲看着眼前气势辉宏的大宅,有点吃惊。

“宸辉,这是你家哦?”王府两字赫然顶立在宅门前,叶亦菲有点怀疑的问。

“是啊,菲儿姐姐,快进来吧。”不容叶亦菲思考,司马宸辉便拉着她往门里走去。

门口的侍卫恭敬的喊了声“少爷”,又恢复严肃的面孔,一动不动。

叶亦菲被动的跟在司马宸辉身后,眼睛却不时观察着府里的亭台楼阁,心里不禁念叨着:好漂亮的宅子哦,大气豪华又不失幽雅清静,宸辉真是富家人的孩子呢。

左弯右拐,便被司马宸辉拉到一间溢满书香之气的房间里,屋子里到处都是书籍,一张红木几案前,坐着一位气宇轩昂,身着浅紫色绣龙虎长袍的男子,正专心阅读着。

“爹,我们家在招工对吗?我要这位姐姐来咱们家当差!”司马宸辉霸气的说。

“宸辉,不是的……”叶亦菲正想开口解释,却被司马逸抢先一步:“哦,她会做什么?”司马逸打量着叶亦菲,眼里充满好奇。这女子明眸皓齿,面赛芙蓉,亭亭玉立,气质独特,乃有倾国倾城之貌,怎会出来做工?

“菲儿姐姐,你会做什么?”司马宸辉接着司马逸的话,问。

“我想当老师。”叶亦菲自信的脱口而出。

“老师?就是先生了,姑娘读过书?”司马逸被叶亦菲从容自信的回答,挑起浓浓的好奇。

“是的,小女子是读过一些书。”叶亦菲礼貌的点点头。

“可否请姑娘写首诗让本王看看。”司马逸想考考她,看看她是否真的有学识。

“好。”叶亦菲神情自若的走到几案前,优雅的拿起笔,思忖了一下,便提笔写了起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司马逸心里大吃一惊,一双睿智的眼睛里充满惊诧。这些字字迹清秀,却有个别怪异,司马逸不解的问:“姑娘不是本地人?为何本王从来没见过这些字,可是却又能明白它的意思?”

“王爷,这是简体字,繁体字笔画繁锁,不易书写。”叶亦菲轻声回答。

“简体字?姑娘从何处学得此种字呢?”司马逸不解的问。

“学校啊,想读书写字,去学校就能学。”叶亦菲不设防的说了出来。

“学校?学校是什么地方?”司马逸投去怀疑的目光,紧紧盯着叶亦菲。

叶亦菲悄悄缓了缓气息解释道:“呃,学校就是私塾。”心里默念:好险好险!

“哦!看来姑娘是有真才实学了,好吧,本王就请姑娘担任宸辉的先生吧,本王一个月付于姑娘五两银子,如何?如宸辉学业有长进,本王定有重赏。”五两银子只是他心里最低的底线,司马逸还想慢慢考验她一番。

“谢谢王爷,亦菲定当竭尽全力。”叶亦菲高兴的喜笑颜开,拉住站在身后一脸拘谨的春梅,旁若无人的欢呼起来。

在叶亦菲的感染下,春梅和司马宸辉也高兴的蹦蹦跳跳,完全忘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位高权重的王爷在看着。

司马逸点头微笑,深远的眼光中充满希望,但愿这位女子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往回走的路上,叶亦菲仍旧偷着乐,沉浸在喜悦之中。

蔷薇婲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