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347章 稻之国的死局

木叶历55年12月24日,晚上,稻之国,将军府。

山崎枕着手臂躺在被窝里发呆,或许是因为明年春天开始要去木叶里学习的关系,心里有些纷乱,睡不着。

“哥哥,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美黛子拉开门进来了,穿着睡衣,带着住在她头发上当发带的小花。

“睡不着吗,美黛子?”

“嗯。”

山崎拉开被子,让美黛子钻了进来。

“哥哥,我就是觉得心里……嗯,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怎么痛快。”

“是不是因为要去木叶的事情啊?”

“我也不知道。”……

12月25日,凌晨两点多,大陆,雷之国西方边境附近的山野,一个篝火旁。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找上了在假寐的飞段和角都,“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角都说道:“无所谓,只要你给钱,等多久都行。”

“血呢?没有血,我可没办法施术。”飞段说道。

男子施展空间忍术,召唤出了一个装有红色液体的瓶子,交给飞段。

“这是那个人的血,你可以动手了,不过请答应不要把事情传出去。”

飞段兴奋的接过瓶子,“太好了,又要杀人了,邪神大人一定很高兴吧。”

“我们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也没兴趣知道你为了什么事情,要杀的是谁。”角都说道,“同样的,我们也不想让你知道施术的过程,请你离开。”

“好的。”男子说道,“告辞。”说完就离开了。

而到了远处以后,男子施展通灵术召唤了一只大袋鼠出来,钻入大袋鼠袋中,然后解除通灵术,跟着大袋鼠一起不见了。……

稻之国,忍军统领府。

大袋鼠出现在兽园,男子出来解除了身上的伪装,正是武上义礼。……

将军府,山崎的房间。

山崎和美黛子两人聊天聊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同时惊醒了,坐了起来。

“哥哥,我感觉爷爷好像出事了。”

“真的吗?走,去看看。”

两人跑去宫本浩海的寝殿,引起了守卫的关注。

“两位殿下,这个时候……”

“让开,我们要见爷爷。”

“爷爷,我是美黛子。”

“这……”

望月信三郎赶了过来,“两位殿下,怎么回事?”

“爷爷出事了。”山崎沉声说道,“我们这样的动静,爷爷一般会知道的。”

望月信三郎的脸色变了,拉开门冲进寝殿一看,泪流满面的呆立当场,“将军大人!”

宫本浩海趟在床上,不过鲜血已经染红了床铺,淌到了床下,从血量来说,没救了。

“爷爷。”

山崎和美黛子扑到床边,美黛子掀开了宫本浩海的被子,伸手一探宫本浩海的胸口,立刻扑在宫本浩海身上大哭起来。

山崎的眼泪也出来了,不过还是掀开了宫本浩海的睡衣,想再次确认,结果发现宫本浩海身体上有五个洞。

“混蛋!”美黛子怒道,“是谁,是谁杀了爷爷!”

“冷静,美黛子,冷静下来。”山崎搂住美黛子,说是这样说,但心中同样愤怒异常。……

另一边,田之国,音隐里,大蛇丸实验室,大蛇丸的卧室。

正在睡觉的大蛇丸被惊醒了,被心境空间中的那只暴龙的怒吼声。

大蛇丸连忙用意识查看,发现被八岐之术融合封印的暴龙体型涨大了许多倍,挣脱了大部分封印,咆哮声把整个心境空间都夷为平地,轰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初始状态。

大蛇丸不惊反喜,最近实验转身忍术,有一些人的意识不散,留在心境空间中负隅顽抗,只能把他们封在心境空间中,让时间来慢慢磨损他们,对他们很是头疼,现在问题解决了。

而这暴龙越厉害越好,这样更有价值。

大蛇丸指挥八岐大蛇死死的缠住暴龙,开始一场蛇吞象的拉锯战。……

稻之国,将军府,宫本浩海的寝殿。

随着望月信三郎的通知,望月百人众的两位副统领,高山智也与雪鹤赶了过来。

“现在封锁消息,所有想出府的人全部扣起来,传递消息的人,格杀勿论。”

高山智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一个不好,稻之国就会出现内乱。

“是。”当值的望月百人众领命散开,将军大人无声无息的被杀,这是莫大的耻辱。

望月信三郎问道:“雪鹤,有忍术的痕迹吗?”

“没有。”雪鹤擦了擦眼泪,“但是大人的身体非常的奇怪。”

山崎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雪鹤说道:“请看,这是贯穿伤,但睡衣却没有任何破损,凶手不可能先脱了将军大人的衣服再动手,然后又为将军大人把衣服穿回去。”

望月信三郎说道:“这我也注意到了,所以才问你有没有忍术的痕迹。”

美黛子质问道:“为什么不行,凶手偏偏就那么干呢?”

高山智也叹道:“殿下,凶手不会那么做的原因,是因为那样太麻烦了,没有必要。”

美黛子说道:“说不定就是故意的。”

山崎说道:“好了,这件事情,老师一定会查的,我们只要等着就行了。”

望月信三郎问道:“话说回来,两位殿下怎么突然知道大人出事了?”

山崎说道:“就是感觉。”

“应该是亲人间的感应吧。”雪鹤说道。

高山智也说道:“好了,两位殿下,请先去休息,这里交给我们好了,接下来的葬礼会很忙的。”

“不,我要在这里陪爷爷。”美黛子说着又哭了起来。

“老师,我们不打扰你们。”山崎搂着美黛子坐到了一边。……

宫本浩海的遗体初步检查完毕,死因就是身上的五处贯穿伤,而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

凶手能无声无息的侵入将军府,穿过守卫的望月百人众杀了宫本浩海,让宫本浩海连一丝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这明显不是普通人。

可是宫本浩海身上,没有忍术的痕迹,难道真如美黛子所说,是故意的?

但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忍者,会是谁呢?

望月信三郎、雪鹤、高山智也,百思不得其解。……

早上,忍军统领府。

武上义礼焦急的等待之心,在收到一个消息后定了下来,将军府的下人没有按时出来到早市采买物品。

武上义礼心中狂热,忍不住笑了起来,事成了,下面只要父亲登高一呼,稻之国以后就是武上家的了。

现在,不,现在不能告诉父亲这件事情,父亲只有不知道,接下来才能没有心理负担,才能理直气壮。……

忍军统领武上义实吃过早餐离家去忍军军营的途中,接到家中仆人来报,“大人,公子刚刚发现,将军府今天有些怪异,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下人出入,请您最好去看看。”

“好,我知道了。”武上义实心中一突,下人不出是在封锁消息,出了什么事情?……

另一边,后勤总管菊地忠诚受请匆匆赶到将军府,得知真相后,犹如被晴天霹雳打中,整个人都软了,全靠高山智也相扶才没有倒下。

“快,快带我去见大人。”菊地忠诚泪流满面。

高山智也带菊地忠诚去见宫本浩海,看着嚎啕大哭的宫本浩海,擦了擦眼角,长叹一声,这样一来,什么都没办法说了。

这时,守卫通传武上义实来了。

“让他进来吧。”高山智也苦闷的说道,现在被动了。……

武上义实进道将军府,隐约听到哭声,心中有感,忍不住加快步伐,很快在寝殿外的庭院中见到了高山智也。

武上义实料到了,颤声问道:“智也,难道是将军大人。”

“嗯。”高山智也悲伤的点了点头。

“将、将军大人。”武上义实踉跄的冲进寝殿,跪在哭得失神的菊地忠诚旁,伏在宫本浩海的遗体上放声大哭起来。……

孤风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