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20章 遇老子的留缘

老者讨近乎的拱手,“小神仙,帮帮忙,老朽虽然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日子也没趣的紧,但还不想去见阎王老爷。”

“哈,”李英琼大乐,降到地面,“好吧,老人家你指路,我带你飞过去。”

老者摆手,“老朽可不敢劳烦小神仙带,我们还是骑牛吧,它跑的也不慢,人家都说它成妖了。”

老水牛似乎听得懂人话,起身从水塘里走了出来。

头大身宽,四腿如棒,肩高近六尺,头尾约一丈三尺,当真一头巨牛。

“牛儿乖,趴下。”老者抬手在大水牛背上一按,牛就温顺的屈膝卧倒。

老者用衣袖擦了擦,“小神仙,来吧。”

“不了,我还是用飞的。”

老者吸了口烟,笑着吐出,“小神仙莫不是怕了?”

李英琼咧嘴大笑,“我是怕因果。”

说着跪下就拜,“老子道尊在上,请受弟子……”

话未说完,人已经站了起来——被迫的。

同时,面前也没有人——在旁边苦笑。

老者已经变了样子,布衣虽然还是那个布衣,但已经是一尘不染,没有半点褶皱,还带着些道气。

面容变得红润,更有光泽,长须整齐,寿眉柔顺,头发上插的是木质发簪。

整个人仙风道骨,正是太上道尊的分身——老子。

“老朽自问没有一丝破绽,你是从哪里发现,老朽有问题?莫不是这只蠢牛露了牛脚?”

说的是大水牛,此时也已经成了一只大青牛,一身仙气,正是太上老君的坐骑。

他闻言立刻叫屈,“老爷,您可不能歪怪啊!是老爷说,让我驮你们,跟杀妖无数的李掌门结个善缘,定要我跟来的,老牛我可一句话都没有说啊,都是您一个人在演。”

“去,你说的够多了。”老子轻拍它牛角笑骂。

“嘿嘿,因为我是李英琼。”李英琼得意洋洋的笑道。

“啊?”老子好奇,“这又如何说得?”

李英琼揉了揉鼻头,“先生让我出来撞缘,我动摇西晃,就是没有撞上缘法。”

“我隔空问先生,先生说我初来乍到,人生路不熟,让我安心的逛下去。”

“于是,我就在外面晃了足足三九二十七年。”

“我从东胜神洲到北俱芦洲,从不周山到西牛贺洲,再从南赡部洲转回东胜神洲,正好是一个圆满。”

“一路上的风土人情,妖族的生活,道门佛门的修士,国度的战争,轮回与因果,都看了。”

“对地仙界也熟悉了,还跑去佛界大门口堵门,表达了道佛不两立的姿态。”

“正好,如今距离我出发撞缘,足足有二十七年,正是那三九之数。”

“老子道尊,您今日一提那仙山,我就知道,我的游历时间圆满了,缘分上门了。”

“而我是什么人呐?我是福缘深厚运道上好的李英琼,是地界峨嵋掌门李英琼,是天下人默认的道门弟子李英琼。”

“三九之数,九乃极数,三者正是指道门三位尊者。”

“不过我跟另两位天尊没什么因果缘分,只有太上道尊,正好天下皆知,太上道尊一人化三。”

“太上道尊没心思搭理我,老君不会洗牛玩,正好就是您,老子道尊。”

老子无语的捏胡子,这一个一个的也太精明了。

青牛好奇,“为什么,老君主人就不会洗牛?那你说,他会以什么方式试探你呢?”

李英琼看老子,老子摆手笑道:“没事,尽管说,不会有外人听到,至于老君嘛,虽有点小家子气,但那只是心疼丹药什么的,听闲言碎语,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天庭,兜率宫。

“嘶!”

太上老君手一滑,差点亲手把一根胡子给捏断了,咬牙切齿的探手去袖子里摸金刚琢,拿在手里掂量着,强忍着没砸过去。

不经意间,发现两童子挤眉弄眼的偷笑,立刻一个冷哼过去,把他们吓得,连忙绷紧脸干活。

知道他们不可能晓得下界的事情,但也不能纵容他们偷懒。

……

地面。

李英琼笑道:“老君祖师,有些好面子,所以才会当丹师,刷丹炉都不会去做,更何况踩在泥潭里面刷牛皮。”

青牛忍不住追问,“丹师跟好面子有什么关系?”

“修行可以没有法宝,但不能没有丹药,一个好的丹师,肯定是别人巴结的对象。”

李英琼笑道:“老君自然不需要人巴结,那除了好这一口,也没别的解释了。”

“哈……”老子仰头大笑,这个解释真好玩。

太上老君火大得吹胡子,咱是那样的人吗?咱可是为了天庭的顺利运转,在劳心劳力的做后勤工作。

八景宫中。

玄都忍不住失笑之余,发现太上道尊的嘴角也动了动,显然也笑了。

……

地面。

老子捋胡子,“那你再说说,老君会如何与你结交?”

李英琼嬉笑道:“老君放不下架子,必定会装成一个穿着体面的老道人。”

“然后来一出遇难记,比如采灵药中毒,试探我会不会贪心拿走灵药,甚至杀人越货。”

“看要给我什么,拿什么灵药,给的越多,灵药越珍贵,诱惑越大。”

老子颔首,“嗯,确实像他干的事情,下次我也试试。”

李英琼笑道:“您装不像的,您几位各有各的风骨,您就是游戏人间,平凡中见真知,老农最适合您。”

老子失笑,“那本尊就是士,傲气的不用解释,老君是份属工商,有手艺的买卖人。”

“这可不是我说的。”李英琼咧嘴直乐,分明就是默认了。

老子摇头,“调皮的小丫头,好了,闲话就到这里,我们说说正事。”

“本来是想带你去洞府,但你拆穿了老朽的身份,老朽就不好带你去了。

李英琼点头,“我明白,我们因果未尽,那洞府我只能自行去找了。”

“就是这样,还有就是佛门会怎么想,会不会抢洞府,”老子捏着胡子叹道,“老朽的意思是,原本带你去,准提道友会算出来,也就坐实了,你与我们有密切关系,对你不好出手。”

“现在因果变化,局势上怕是会有所变动,你要小心。”

“多谢道尊提醒,不过来了才好,正要看看练剑八百年,离教主还有多远。”

李英琼的眉心痣亮了,正是起了杀意。

……

孤风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