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734章 登户籍的刁难

回到家,把粮食磨成粉,把肉干捣烂,混水捏成饼团,放在灶上炕熟了。

忙到下午,拿去卖。

在远离城门的路边,向人兜售,五个劣钱(劣等灵石币)交易一个。

一身破旧布衣的山崎背着孩子,托着扁筐的样子,与地地道道的小民无异。

由于饼里有肉有盐,味道真是迎风飘香。

过往行人还真有买的,不一会儿就卖完了。

只是,正要走的时候呢,官兵跑了来。

“站住,谁准许你在这里卖东西!”

“各位军爷,这些钱你们要就拿去……”

“哈,算你识相!”

“胡说,我们是贪他这点钱的人吗?”

士兵要接钱袋,被军官一巴掌拍开了。

“来人,你们几个把这细作带走,鬼鬼祟祟的,一定是来窥探军情的!”

不光是山崎傻眼,兵丁没也傻眼。

队长抽风了啊这是?这小子看也知道不是细作,有哪个细作在城外卖东西的。

那句话说的好,连门进不去的细作,还搞个什么玩意儿啊!

队长大怒,“看什么看,还要我动手啊!”

“官爷,小人哪得罪您了啊,用的着这么诬陷小人!”

山崎扯着喉咙大叫,因为看明白了,这队长不是不想拿钱,是有人来了。

那伙人一身锦衣,骑马而来,似乎是打猎去的。

大约都是有身份的,所以这队长不敢当面抢钱,以免丢官。

……

确实如山崎所料,所以山崎这一嚷嚷,队长就急了。

“鬼叫什么!”

“住手!”

队长挥刀就往山崎脑袋上拍,被一鞭子缠住甩飞了。

“哼,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是如此对待百姓的吗?”

“末将栾勇见过大公子。”

队长直接跪了,那是他主家。

其他兵丁也跪了,山崎却只是躬身。

随从大喝道:“大胆!此乃栾氏大公子……”

山崎轻声说道:“小人非晋人,自不必对晋地之人行大礼,躬身只是谢过相助之事。”

栾勇连忙报告,“公子,末将就是看这人鬼鬼祟祟的,这才抓他的。”

栾大公子冷哼,“好了,你就不要说了,真当我不明白,若非你是我栾家人,今日便抽你二十鞭子!”

“多谢公子开恩!”栾勇没敢狡辩,叩首认了。

“你且起来,把钱都捡起来,还给人家,为了几个劣币,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栾勇不敢回嘴,与手下捡起散落的劣币装好奉还给山崎。

同时,背着栾大公子,狠狠的瞪山崎,意思是小心点,别乱说话。

“多谢。”山崎只当没看见,“小人可以走了吗?”

“你既非晋人,那你是哪里人?看你知礼有节,也是读过书的吧?为何会沦落至此?”

“小人山野之人,四处为家,不求富贵。”

“那你求什么?”

“求长生,求仙。”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公子若无事,小人这就告退了。”

“来当我的门客如何?我以上宾待你。”

“因果太多,有碍修行,不如山野清净。”

山崎撂下话,拱手后走了。

“公子,这人好生狂妄。”

“公子,我看那,干脆把他绑起来,带回去得了。”

对于随身小厮的笑语,栾公子哭笑不得的挥鞭吓唬。

“说什么呢,笨蛋,那样的话,我就名声扫地了。”

“嘿嘿,这不是给公子出主意吗?”

“回去吧,此人既然来了,短期内便不会走。”

栾大公子遥望山崎,打马走了。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多在意山崎背上的女孩子,也没察觉那孩子一直没有惊慌,只是一声不吭的看着。

……

山崎也在想他,这是个假模假样,沽名钓誉的家伙。

这从他一直在马背上就知道了,他其实心中傲气,看不起山崎这等布衣。

说待为上宾是真,但也只是做给人看的,因为那待的支出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他救下山崎,却也没有惩罚犯错的家将。

表现的爱民,仁义,这是不是真的他,还不好说,但足见他治军不严,成不了大事。

……

回到家,把钱埋起来。

雅妃娘娘很诧异,忍不住问询。

山崎解释,“在下原想拿钱进城买些东西,试探一下因果。”

“这怎么说?”

“周烟雨是前晋公之后,受大周封赏,位阶之高,可以说只在当今晋公之下。”

“若因果到了,便该遇上贵人,两厢相认。”

“到时候,该收复失地收复失地,该争霸天下便争霸天下,全看因果。”

“只是,这次遇上了一个氏族公子,想来当今的晋公已经被架空成傀儡了,甚至不是真的晋公血脉。”

雅妃娘娘失笑,“或许只是缘分未到罢了。”

“希望如娘娘吉言。”山崎苦笑。

他也想那么推测,只是他这运气,周烟雨的因果不会那么简单的能了结。

……

又是晚上,山崎以土行印开了两亩农田,种上粮食种子,催生出粮食。

山崎摆弄着磨盘磨粮食,突然发现道门三尊为什么用牛当坐骑了,都是耕田拉磨的。

幻想那三位在昆仑山修行,自耕自足的体会生活,顿时忍不住失笑。

……

上午。

山崎继续做饼,这次没肉,只有一点盐水。

午前。

山崎正要出门呢,远远看到有小吏带人过来,知道是来查证人口,勘验土地。

也就是来登记户籍,让人交税的。

而他们能找来这偏僻的地方,不用想都知道是栾勇。

……

“你叫什么?在这里住多久了?家里几个人?”

“这房子什么时候盖的,报备了没有?占地多少?”

“农田有几亩啊,种了什么?收了几茬?”

“有牲口吗?除了这柴刀,还有什么铁器?”

“这是盐水吧?盐是哪里来的?”

“昨天你卖了一扁筐饼,并没有见你交税,把钱都拿出来,你要知道,没有交税,就要全部罚没。”

小吏连珠箭似的一连串问话,射得山崎满身是孔,只能无奈的等他说完,这才一一回答所有的问题。

在下山野中人,无名无姓,以山中人称呼。

……

孤风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