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破天荒

棋破天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1章 141:你 注定是我的

“咦!这是什么?“神佑披风”的功效么?驱动“神佑披风”需要强大的气血力量,莫非进入“神佑披风”正是需要悲愤之力?”

上一刻,华云飞还沉寂在南宫清离开的悲愤之中。

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吸力在吸取自己的灵魂,似乎要将自己强行灵魂出窍。

“呼---!”

一声微响,虽然华云飞的肉身保持着“望夫石”般的姿势,一动不动。但是他的灵魂竟然被“神佑披风”吸了进去。

“这是哪里?”

闻着幽香的空气,华云飞明显感觉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难道我已经灵魂出窍了?被“神佑披风”吸到了它的空间?”

“是了,传说“神佑披风”里面有另外一个空间,悲愤之气正是打开空间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巧?”

这一刻,就连华云飞自己都不敢相信,只是因为自己一生怒吼,悲愤之气竟然引发了“神佑披风”特有的神力,从而像吸铁石一般将自己的灵魂吸了进来。这样的事情,可以说华云飞老了以后,与别人吹牛,别人都不会相信。这太奇怪了!

然而,让他惊讶的,远远不止这些。这里的空气似乎与外面的不太一样。外面的空气浓密,这里的空气清香,就像自己的身边有无数鲜花盛开一般,清香到了极点,能使人心旷神怡,舒服到了极致。

“神佑披风”里面的空气并非一般空气,而是“纯灵”。

华云飞的脑子里立即有了这种惊天想法。

这种“纯灵”是盘古开天之时刚刚产生的空气,对修炼有着莫大的帮助。盘古开天以后,洪荒早期,生灵越来越多。随即女娲造人,空气中蕴涵的灵气也就慢慢变淡,到了几万年后,也就与空气无几了。

“纯灵”的功效不单单是能够辅助修炼这么简单,最主要的是,它是世上绝好的疗伤奇气。

之所以在上古洪荒期,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甚至人类的生命能够存活上百岁,甚至几百岁,那正是“纯灵”的纯气滋养的效果。

一个武者,最主要的就是采气。

很多武者都喜欢清晨独自到一个幽静之所修炼,那正是因为早晨的空气里面蕴涵着大量的灵气,能够辅助修炼。很多病人也喜欢很早就跑步,散步。说什么呼吸新鲜空气,其实他们呼吸的就是空气中灵气。

当然了,灵气也能被人们作为杀人的气体。比如步行云操控空间灵气,用灵气杀人,那是因为他修炼的本身就是灵气。就像华云飞修炼的灼热之气和寒气一样,它是有固定模式的。

传说人皇能够飞升成神,辅助他修炼的正是“纯灵”。

“咚咚咚!”

三声物体落地滚动的声音在华云飞耳边响起,伸手一摸,是一个布包,布包里面还散发着一股十分强大的热量。

“咦!这不是大哥带来的布包么?我早就知道他带来了许多辅助修炼的丹药,没想到竟然也被“神佑披风”吸进来了!”

解开布包,拿出一颗丹药。

华云飞明显感觉到这种丹药蕴涵的气血力量比“血魔块”还要强上数倍不止,拿在手里甚至能够感觉到烫人。

“啊!这是“舍利子”,大哥怎么会有“舍利子”?”

华云飞立即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

“舍利子”是得道高人飞升成神以后,他的躯体变化而来,可以说十分罕见。

“莫非是大哥在大周国府藏经阁里面盗取的?”

一个这样的想法飞过华云飞的脑海。

“是了!这种“舍利子”极为珍贵,也只有大周国府的藏经阁里面才有。看来大哥醒了以后为了帮助我修炼,冒险去藏经阁偷取丹药。”

“传说藏经阁里面高手众多,大哥这次能顺利地拿到如此宝贝,肯定是花了不少功夫吧!”

拿着手里的丹药,华云飞想起了刚才肖行对自己说的话,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一刻,华云飞已经明白了所有。

“原来“飞鱼堂”的堂主不但是“风云会”的人,更是蓬莱国的走狗!”

“吼!”

兽吼一声,全身气血翻涌。

“谢坤蓝!我发誓,我要在武举之上将你挫骨扬灰!”

““龙堂”我还以为你真是忠义不二,原来竟然也被蓬莱国收买,你不配是我大周之人。”

“蓬莱公主,等老子修炼完毕,你就给老子滚回蓬莱!你们想刺杀我大周圣主,哼,嫩了些!”

戏剧性地得到了两种绝世宝贝,华云飞自信百倍,因为他知道,若是吃了这些东西,认真修炼的话,很有可能突破武极高期,进入武尊,成为一代武道尊者。在这里潜修一段时间,未必不能出人头地。

“吼吼吼!”

华云飞几声吼完,立即运气。

“呀---!”

刚刚运气,自己的脑袋还是炸痛,但是却没有以前痛了。“纯灵”被吸进脾肺以后散发在全身,竟然开始修复已经被步香震断了的经脉、神经等等很多东西。

“这应该是“纯灵”的功效!”

“哈哈!压不住我,你们压不住我!”

华云飞立即拿出一颗“舍利子”吞下。

“舍利子”蕴涵的气血力量何其强大?瞬间,他体内精气饱满,气血力量翻腾,如滚滚江河一般在自己的小腹里沸腾。

这时,因为他在运功的缘故,脑子里面的淤血从双眼溢出。蓬发蓬松散乱,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子。

但是这时的华云飞没有退缩,他忍着剧痛,咬紧了牙齿,“舍利子”散发出来的气血力量变为真气,与他体内的真气合为一体。

“我要赢!无论如何我也要赢!”

一直抱着这样的念头,修炼,突破!

“双眼失明比起自己兄弟的命算得了什么?比起自己妹妹的命,算得上什么?比起南宫清受的侮辱,算得上什么?”

“强!强!强!我要强!”

“吼吼吼!”

一声声怒吼从他嘴里蹦出,他一把自己体内的真气挥发到了极致。

数了一下布包里面的“舍利子”整整两百多颗,还有一些药草之内的东西。

“吃一颗“舍利子”远远不够我现在所需求的气血力量,既然要突破,那就要冒险一回!吃十颗,对,就十颗!”

一个惊恐的想法在华云飞的脑子里响起。如果此时此刻有人知道了他这个恐怖的想法,那么他们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疯子,并且还是一个疯到了极点的疯子。

“舍利子”蕴涵的力量是何等的大?华云飞现在虽然是武极初期,武道中难得一见的高手,但是他绝对抵挡不住整整十颗“舍利子”爆发出来的力量。

一口气服下十多颗。真是天才!

“老子就不信了!人定胜天!”

......。

===============================================

时间如流水,一分一秒地流过。

夜晚,京师郊外的一处民房之中。

突然一个人头出现在空中,一道银光闪过,他的身体尽数从空气里面钻了出来。

“砰”的一脚踢破房门,走了进去,巡视了一下四周,见卧房火光通明,推门走了进去。

卧房内,一位身穿白色连裙的女子正在床上坐着哺育自己的儿子,牛奶般洁白的皮肤光彩照人。

“哈哈!我来看看美人还过得好么?几天不见早就想我了吧!”

来人正是独孤一鹤,他说话的口气充满了无尽的挑衅与调、戏。

那女子正是秦红,怨光死死地扫在独孤一鹤的身上。

“你来做什么?不是说好了等你们刺杀大周圣主成功了以后,我才嫁你么?期限没有到,你最好别来烦我!”

“呵呵呵!小美人还蛮贞烈的。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么?就你?给我提鞋我也闲脏。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当你是黄花闺女了!”

“哈哈哈!我只是不服,明明我们认识得早,为什么你会看上肖行那个废物?为什么?这天下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也包括你。我能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今天我就要拿回所有我失去的一切!”

独孤一鹤说着急行一步,一把抓住小孩,重重地丢到床上。

“如此洁白的皮肤,给他吸,不是太浪费了么?”

说着便俯身强压了下去。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秦红在床上挣扎,但是她哪里会是一个进入了混元期级别人物的对手?被独孤一鹤压着根本就动不得丝毫。

“哼!都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你还想挣扎么?你觉得你还挣扎得脱么?”

“嘶嘶...!”

利爪瞬间撕烂了秦红的衣物,秦红的上身立即暴露在空中。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秦红依然还在挣扎。

“哼!从你答应他的那天起,你就应该会想到迟早有这么一天!”

“前些天你男人、肖行去藏经阁偷取丹药,我没有将他斩杀。我答应你的事儿,我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你也应该要做到!反正你就要属于我了,多一天少一天那又何妨?”

一连窜的话如鞭炮一般在秦红的耳边响起,秦红绝望到了极点。

“嘶嘶...!”

独孤一鹤不但狂撕着她身上的衣物,更是拿起被子,将自己与她盖住。

一次一次的撞击,使他兽性狂发。左手捂住秦红的嘴,右手将秦红死死压住。

“哇---!”

正在这时,由于被惊吓到了,床尾的小孩突然哭了出来。

独孤一鹤怨光看去,嘴角邪邪地一笑。

“哼!我爱慕你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答应我,反倒是有了他的种了!今日我也要留一个种!他的,去死吧!”

独孤一鹤突然发力,右脚掌心突然窜出一股青芒,如蛇一般袭中了小孩的头颅。

“砰---轰!”

那小孩如一颗炮弹一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木板之上。刹那间就像一个西瓜被砸破了一般,血红一片。

“呜呜呜!”

这时,秦红暴怒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全身扭动,由于被独孤一鹤捂着嘴,她根本就叫喊不住声音。

然而,每一个男人的内心处都有一股极其强烈的征服欲望。特别是在面对女人之时,更是强大到了极点。女人越是反抗,男人征服的欲望就越是强烈。

此时此刻的秦红哪里还能是独孤一鹤的对手?

“呀!”

不知道这时的秦红从哪里来的力气,如恶狼一般,狠狠一口就咬在了独孤一鹤捂着她嘴的手掌之上。

“嘶---!”

这种钻心的疼,疼得独孤一鹤倒吸了一口凉气。

“臭女人!”

“啪!”

狠狠地一掌打在秦红的脸上,一股鲜血顿时从秦红的嘴里溢出,她洁白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醒目的五指印。

“告诉你,今晚你注定是我的!”

容不得秦红半点反抗,独孤一鹤立即死死地将他压住。

“呼呼呼!”

这时,一个母亲的力量爆发了出来,她就像一头恶狼,绝不允许自己再被别人侵犯。挣扎,挣扎。

“我就不信我今日收拾不了你!看你乱动!”

独孤一鹤被秦红的反抗搅乱了心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迸发了出来。

然而,这时的秦红早就被独孤一鹤杀死自己的孩子激怒了,反抗得比刚才凶了几倍。

“可恶!去死吧!”

“轰!”

独孤一鹤见秦红如此刚烈,也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了。

“杀了你也好!反正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属于过我!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独孤一鹤挥手一拳狠狠地砸下,一声爆响,秦红当场死亡。她的胸口立即被轰出了一个大大的血洞。

掀开被子,站起身,一边整理自己的衣物,一边狠狠地道:“肖行!你得到了她,那又怎样?我现在不也一样得到了么?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能够从我手里逃脱的!”

“哼!纵然你拿了丹药那又怎样?不说华云飞现在无法修炼,就算他的伤势能够愈合,难不成他还能飞升成神不成!难不成他还敢与我大战?笑话。”

几句话从独孤一鹤嘴里蹦出,言毕,打开窗户,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到了后院。

孙洪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