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妖圣

第22章 激战

洪峰跟南宫婠婠流落的大湖,乃西殇山右侧的碧青湖,他万万没有想到,西殇山山腹,居然有纵横的洞穴,更没有想到,碧青湖居然会跟西殇山山腹密洞贯连。

“南宫姑娘,听你昨日与欧阳老鬼对决之时的说法,在西殇山中,应该还有你们日月圣宗的人,此地紧邻西殇山,你只要沿着此湖西行,就能再次返回西殇山,找到你的同门。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我们就此告辞吧!”洪峰眼见南宫婠婠好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

南宫婠婠微愕,愣了片刻,轻声说道:“洪公子,难道你这就要离开吗?”

洪峰无奈地笑了笑:“南宫姑娘,在下不宜在此久留,必须离去,如若不然,我不仅有可能会落在万毒宗弟子手中,还有可能被天阳宗弟子抓回去。”

适才的一番交谈,南宫婠婠对洪峰的遭遇已经有所了解,听到他这般说法,南宫婠婠微微一笑,说道:“洪公子,现在你反正也没有什么去处,不如跟我一起寻上西殇山,先跟我们日月圣宗的弟子会合,然后我们一起离开西殇山。呵呵,我相信,洪公子只要跟我们日月圣宗弟子同行,会比你独自一人更安全。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跟在我身边,不管是万毒宗,还是天阳宗,都不可能从我们手中把你带走。”

日月圣宗乃五大邪道宗门之一,实力强悍,洪峰完全相信南宫婠婠有这样的能力,只不过正因为日月圣宗是五大邪道宗门之一,洪峰却是不想跟他们走得太近。

从洪峰的角度来说,他不在乎什么正道邪道,只要能让他好好活下去就是好道,可是他的背后还有着他的父亲,洪飞宇对他来说,那就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只要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绝不想让父亲的声名因为他受到影响。

“南宫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如今我已经远离天阳宗,而且在这深山密林,想要躲藏,十分方便,他们想要抓我,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至于万毒宗,他们如今的精力,恐怕都凝注在西殇山,那就更没有时间来搭理我,现在独自离开,应该才是最好的时机。”

“公子不屑跟我们邪道为伍?”南宫婠婠低沉着声音问道。

洪峰心中蓦地一惊,急急说道:“南宫姑娘休要误会,在我的心中,正不一定好,邪不一定坏,所以在下绝无此意。”洪峰确实没有不屑魔道,他只是为父亲名声作想,这样的回答却也没有违心。

南宫姑娘看到洪峰那焦急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洪公子,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那个……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人心叵测,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特别是你身上融入幽灵幡的事实,就是你最至亲的人,也尽量不要告诉他们。当然,我也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

如果说原本的南宫婠婠,还对洪峰有着不好的心思,此刻的她,那就绝对是坦城相待,这也是她最诚挚的提醒:“谢谢南宫姑娘提醒,在下有数了。”洪峰笑着说道。

南宫婠婠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既然洪公子有要事,那我们就此告辞,后会……”

“砰——”

南宫婠婠话音未落,从西方的密林中,就传来一声巨响,洪峰跟南宫婠婠的神色都不由得为之一变:“洪公子,你速速离开,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南宫婠婠迫急的声音落地,直接就向前方疾速飞奔而去。

洪峰微愣了愣,也发足疾奔,紧紧地跟在南宫婠婠的身后,只不过他的实力不如她,很快就被她甩得远远的,没要多久,她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前方密林中。

越是向前,前方密林打斗之声就越是激烈,也不知缠斗的双方有多少人马。

拼斗的现场越来越近,激斗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悠扬的箫声,虚无缥缈,根本就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出。

很显然,这箫声就是南宫婠婠施展出来的天音魔曲,洪峰万万没有想到,天音魔曲还有这样的功效,在这种虚无缥缈的箫声中,南宫婠婠只要不露面,敌人想要察觉她的行踪,根本就不可能。

只不过这一次的箫声,竟是没有对洪峰造成任何影响,那箫声在他的耳中,反而让他舒畅不已,这让洪峰心中很是惊异。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前方的密林不断地传出,也不知是何方人马被杀伤。

“吼——”

片刻之后,前方密林就传出了一声怒吼,声震九霄,方圆十里,清晰可闻,直接压过悠扬箫声。

这一声怒吼,震得洪峰双耳隐隐作疼,可比昨天晚上那瘦削老者的怒吼,沉重了许多。

箫声依旧,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怒吼有任何的止息。

“吼吼吼……”

巨大的怒吼不断地发出,每一声都沉重如鼓,不断压过箫声。

洪峰很想知道密林对决的双方到底是什么人,当他发现盘坐一颗大树树杈上,正握着一柄金色长箫吹奏的南宫婠婠,也没有停下身体,继续悄然潜行。

很快就来到一颗大树之下的杂草丛中,透过缝隙望向前方,入眼的是一片足有三四里方圆的空旷草地,正有百余人缠斗,或直接对拼,或御使法器对决,好不热闹。

地上已有十余人躺倒,一动不动,肯定已然命殒此地,还有十余人盘坐地面,正在运功调息,重伤的修练者周围,都有数名修练者分布周围,一边跟敌人缠斗,一边保护着他们。

缠斗的双方大致可以分为两拔人,一拔穿着各色服装的人马,另一拔都是身着道袍的道士。

“吼吼吼……”

发出怒吼声的是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道士,身材高大,御飞着一柄寒芒闪闪的长剑,跟一名中年汉子的大刀缠斗空中,他不断地发出怒吼,直破那虚无缥缈的箫音。

看清那名汉子的模样,洪峰心中蓦地一喜,因为他已经认出那名汉子,就是父亲的结拜大哥,青天教弟子聂圣涛。

青天教乃八大正道宗门之一,以玄功为主,道法为辅,修为独到,乃道教中人,青天教人数众多,号称十万之众,若单以人数论,青天教绝对是正道第一大宗门。

洪峰曾经见过聂圣涛数次,他是父亲最为尊重的人,也是青天教七大掌教弟子之一,玄功霸道,道法高深,听说还是青天教掌教的热门人选。

正所谓爱屋及乌,洪峰敬重自己的父亲,视他为顶天立地的英雄,洪飞宇又很尊重聂圣涛,洪峰自是也很尊重他。

认出三十多岁的道人就是父亲的结拜大哥聂圣涛,洪峰情感的天枰自是倾向青天教,他立马就注意起场中的伤亡情况。

场中只有四名道士受伤,正被一众道士护卫中间,盘膝调息着。

很显然,此处的对决,以青天教占得上风,估计那四名道士,还是因为受到天音魔曲的影响,才被重伤。

“啊——”

“啊——”

就在洪峰查看场中情况之时,青天教的人又杀伤了两名敌人,另一方人马明显不支。

看到此等情况,洪峰心中也不由得焦急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这里的邪道中人,一旦被青天教摆平,南宫婠婠恐怕也会难逃厄运。

洪峰不再有任何的迟疑,悄然飞退,快速来到南宫婠婠所在的大树,轻跃她的身旁:“南宫姑娘,情况不妙,你还是赶快逃吧!”洪峰在南宫婠婠的耳边,很是迫争地说道。

南宫婠婠只是看了洪峰一眼,就没再理会他,继续施展天音魔曲。

其实南宫婠婠的萧声,一直都被聂圣涛的怒吼压过,根本就不能对青天教的弟子再造成伤害,眼见她居然还要在这里顽强对抗,洪峰二话不说,直接就伸手握住长箫,拽离了南宫婠婠那红润樱唇:“南宫姑娘,再不离开,恐怕就走不了啦。”

南宫婠婠似乎也没有想到洪峰会有此等行为,微微一愕,这才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洪公子,那些都是我的门人,我绝不会舍他们而去。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没有必要掺和进来,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话音落地,南宫婠婠又要将那金色长箫,向她的嘴唇递去,却是被洪峰死死地拽住了。

“死就死吧!”洪峰低沉着说完,神色一狠,望向南宫婠婠,轻声声道:“南宫姑娘,为首的青天教弟子,乃我父亲结拜大哥聂圣涛,现在我们就赌上一局。”

“赌上一局?洪公子,你……此话何意?”

“我现在就出去,假意跟涛叔相认,你趁机出手劫持我,然后利用我让他们罢手。如果涛叔心中有我,必定住手。不过你必须答应我,若青天教罢手,你直接带着他们离去,不可继续攻击他们。”

“这样真的能行?”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好像也最好的办法。若是成功,双方能就此止戈,彼此都不用再继续伤亡,若是不成功,双方继续缠斗,最多也就是保持现状而已。时间紧迫,不容多说,我们现在就行动。”洪峰说完,直接就飞落大树,向缠斗的草地快速的飞奔而去。

南宫婠婠微愣片刻,也不再有任何的迟疑,飞落地面,悄然潜行,也向激战的方向奔去。

乙一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