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羽尘心

天羽尘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声音极弱。

如果不是耳力极好,一般人根本听不见。占武循声望去。只看见血淋淋的一双手扎挣着试图让自己看见。是在南院门靠西墙的樱桃棵子里。这里原本是一片野花杂草。其后有一年,占武偶然发现小六六特别爱吃樱桃。看看院子里有苹果有桃有红果,就想着能再种上几棵樱桃也不错。接着就踅摸了几棵樱桃苗种上了。几年下来,已经很像样子了。

不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的外国女laomao子。四肢面孔糊满了血斑、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处好地儿。看不见皮肤的颜色。都是血。满头的黄毛和求肯的眼眸还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对这种模样的laomao子,二少爷并不陌生。去北边贩山货时看见过。没有说过话。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实在没想到今天会在自己家遇上。还是一个快要死了的大着肚子的会说中国话的女laomao子。

怎么办?

张占武犯难了。

这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冒然出手,救出麻烦来,自己到没有什么,万一连累到家人岂不罪过?可如果见死不救也说不过去。她痛苦的抽搐着。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死掉。怎么说都是一条命。严格说来应该是俩条命。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人,都该救吧?而且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定不是一个坏人。

“听得懂我说话吧?”占武问她。她努力想做出点头的动作,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那么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是,就眨下眼睛,不是就不用表示。”她眨了一下眼,表示明白。“你是那边的laomao子?”占武用手指指北边。她眨眨眼。

“刚刚的日本人找的是你?”犹豫片刻,她还是毅然眨了一下眼。“你孩子是不是快生了”她一只手捂住腹部,样子非常痛苦。几乎用尽全部的力气点点头,不是眨眼睛。大概是想强调一下问题的严重性。“好。你别说话、别动,我都明白了。我会帮助你,你要相信我!”

喊出地道里的家人。合力把那女人轻轻移放入地道中。又把每个人该干的事情交代清楚。说了句,“我去找二婶”就悄悄去了。二婶是镇上的接生婆。闽清知道他是去找二婶帮女人接生。

盛夏。满坡的苗子扯成了青纱的帐幔。再有俩月,青纱变黄帐。庄稼就该熟了。

二婶住在后街最靠田野、独立于繁华之外的一个寂寥所在。二婶是马头营第一个可以让任何人无条件信任的女人。也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人。张占武是方圆出了名的桀骜不驯的硬汉子。在她面前却服服帖帖。二婶平时几乎不和人交往。闲来无事喜欢哼小曲。二婶的方言很重。和这里的人都不一样。二婶是外乡人。几十年前来到这嘎达落脚。陕北那边过来的。来时一男一女。俩人都很年轻。男的就是二叔(那会还没有人喊二叔。太年轻了)。很俊俏的一个后生娃。和二婶一样,哼的一口好曲。还会吹唢呐。女的就是二婶。很俊秀的一个小闺女。俩人很配。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恩恩爱爱的叫人好生羡慕。来这里大概一年多有了一个女娃儿。女儿不到一岁。二叔想让二婶和孩子过的更安适一些,就跟人跑海去了。没想到赶上了海啸。船毁人亡。尸骨无存。二婶躲在屋里哭了三天三夜,也唱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不哭不唱了。开了门出来,拿了二叔家常穿的几身旧衣裤,屋后挖个坑,埋了。起了个坟头。没了男人还有女儿。为了孩子,二婶不能不刚强。老天爷不能算是个好神仙,老天爷常常瞎眼睛,老天爷总看不见该看的——过不几年,一场病又把孩子夺走了。这次二婶没有嚎啕大哭。紧挨着二叔的衣冠冢又把孩子埋了。然後不吃不喝,只是一个人坐在坟头上发呆。

“她实在不幸。那么好的一个人。”几年后母亲说起当时的情形来依然觉得不忍。那会很多人觉得二婶可能会撑不下去:或者可能会想不开自寻短见;或者会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重新开始;或者再找个伴:年轻轻守寡守到何时算一站呀?漂亮的寡妇守起来更难。

都没有。二婶留了下来。没有寻死,没有离开,没有再嫁。

不知道哪年哪月哪天起,她开始给人接生。谁都不知道她几时学会的这个。不图钱财、不计报酬。爱给多少给多少。不给也不生气。闲时就在屋后的空地上种草药:既能观赏又能卖钱。一边忙活一边哼曲。二婶本来聪明,加之侍弄药材,免不了和药店药师打交道,天长日久,一些常见的头疼脑热也都可以对付得来,算是半个大夫了。“她奶奶是接生婆,人家那是家传的。”母亲和二婶关系非常好。用现在的话说,是闺蜜。所以二婶的事母亲大多都知道。“她给人接生是因为喜欢孩子。是一种寄托。看见人家的孩子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孩子”。

屋里没有人。人呢?二少爷真急。他知道那女人等不了。“二婶——二婶——”房前屋后寻了个遍。没有人。张占武绝望了。咋办?去别的村。只怕来不及。就算闽清她们能帮她把孩子生下来。也没办法帮她疗治外伤呀。一想她那遍身的血污,就忍不住心头发冷……。占武转身准备离开时,一回头二婶在了。“哎呀二婶,快走”占武来不及解释来不及问,一把拉住二婶往张家大院跑。“等等——”“二婶,您带点治疗外伤管用、见效快的草药吧。如果有纱布绷带之类包扎用的东西也带上。还有生孩子用的东西”

心急火燎地绕过正街。占武拉着二婶从那片杂树林子横穿过去(这是近道。也不容易惹人注意)。悄悄从南院门进了家。

無絕悠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