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再见

前夫再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小七,可欣,你两也赶紧找个人,说真的,找个爱自己的真比找个你爱的,可人家不在乎你的要幸福的多。这么些年,我算是明白了。”摩卡斜靠在椅背上,一副豁然开朗后,大彻大悟的神情,抬眸看着身边的三个女伴。

可谁知道她内心的痛,那些伤疤虽已结痂,可却万万触碰不得。陆风,我一定会忘了你。

路小薇,寒向南,染小七,莫可欣,她们是最好的姐妹。染小七恰恰就在东华集团上班,莫可欣是一家出版社的撰稿编辑,才华横溢。

“摩卡,话说,什么时候把你家那位带出来,也让我们瞅瞅。还有我记得绿妖那个老板对你可是一向情有独钟,你这么快就换了别的男人,那个阿九岂不是……果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说话的是染小七,她向来说话带着刺,平日里最喜欢和路小薇拌嘴。可她们知道那只是朋友间的玩笑,她并没什么坏心眼。

“染小七,就也好意思说我,我怎么的也还算良家少女,你呢?你说你这个月换了几个男人。”路小薇吃吃地笑,看了一眼寒向南和莫可欣,坐直了身子。

“路小薇,你那是嫉妒,我就是男人天生的杀手,他们乐意。再说女人之于男人,这叫选择。想想,我就这么一个青春可做挥霍,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染小七一点也不急,抿了一口咖啡,继续道,“你以为每个男人都会像梁信东,每个女人都有机会成为寒向南。我告诉你,那是千百万分之几的几率,终究结局等于渺茫。”

寒向南只是笑,端起桌边的咖啡,轻抿一口,浓郁的香味瞬间充斥在她的喉间。

“世界上感情分两种,一种爱,一种不爱。从来不难。只是世人都乐于活在混沌中,不明不白。”莫可欣一只手搭在椅背上,慢条斯理的说。

“不过吧,你们还真别说,我就知道除了梁信东,还真就有一个完美的男人。”染小七突然凝眉,眼光发出奇异的色彩。

“谁?不会已经被你给摧残掉了吧。”路小薇问。

“我们的总裁,你们知道吧,就是我们宁总裁,我可听说他还是我们宿城市市长的儿子呢。”

“吆,还我们宁总裁。他何时成了你们家的。”路小薇故意讥诮,染小七也不搭理她,继续道,“可惜,小石头已经有了梁信东,不然我真觉得他两倒真合拍。”

寒向南的心一沉,宁城,那个笑容干净如泉的男人。

“染小七,你可真偏心,我和可欣怎么了,那个男人倒贴给我们还不要呢,感情是你追人家受了挫,才想着贴给我们小石头。可惜啊,我们小石头的信东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路小薇,你纯粹是羡慕嫉妒恨。”

“好你个小妖精,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整治整治你,我就不叫摩卡。”路小薇站起身,冲到染小七身边,和她嘻嘻哈哈的扭在了一起。

“小石头,那些当真就是你想要的。”莫可欣悠悠的开口,她靠近寒向南的身侧,压低了声音。

好些日子不见,小石头眼底眉梢的落寞,别人看不出,她怎能看不出。她不是最了解她的人,可她却最清楚寒向南心底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从来都不是商场之间的尔虞我诈。

那些当真就是你想要的。寒向南不由得问自己,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秦子楠来接路小薇,她们已经度过了快一个下午的时间。喝掉了几大杯的咖啡,好多的糕点。

路小薇窝在秦子楠的怀里,满脸幸福。寒向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小薇和陆风那般惊天地的爱情,怎么可能这么快她的身边就换了别人,他的身边也有了他人。

路小薇真的不在爱陆风了吗?那些有关爱情的岁月,究竟去了那里?

信东,我们的爱情,还在吗?

梁信东回到家,已是一周之后的事。他又一次破天荒的给寒向南带了礼物,是一件小碎花的连衣裙,样式简单,却是她喜欢的东西。

梁信东抚摸着她的头发,眼神温柔,“向南,我的向南,穿上我送的裙子,一定美极。”

寒向南快乐的同时,心里隐隐的生了隐忧,信东为什么会买东西给她,他向来不在乎这些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寒向南打电话给程子木和莫可欣。她问他们若是一个从不肯在你面前献殷勤的男人,突然有一日起对你分外的关心,是为了什么?

程子木说,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个男人发现了这个女人的内在美,再一次的爱上了这个女人,二是他做了对不起这个女人的事,心生愧疚,想以此弥补。

莫可欣说,没有其他原因,他必是做了亏心事。

寒向南的心纠结成石头,她该相信谁?

寒向南如每日一样,起的很早,做好了早餐。梁信东刚好起床,她为他惯性的挤好了牙膏,便坐在餐桌旁,等着他。

她要的不多,三年如一日,这便是她要的幸福。

“向南,你怎么又起这么早,不是和你说了,以后不要起这么早,我们出去在外面吃点就好,你这样辛苦,我心里难受。”梁信东坐在她的对面,英俊的脸在晨光里愈发的迷人。寒向南看的痴了,这就是她的丈夫,她爱了七年的男人。

她想起昨晚的缠绵,脸颊泛上了红云。她盛了清粥放在梁信东的对面,轻笑,“信东,外面的饭,怎比得上家里的安全,卫生。”

“南南,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总是这般为我着想,我梁信东这辈子娶了你,何其有幸。”梁信东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寒向南的一只素手。

“信东,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是你的妻子,七年前,我选择了你,那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这一辈子,下一辈子我寒向南只做你梁信东的妻子,对你好,我愿意。”

“南南,我也是,这一辈子,下一辈子,唯有你寒向南才可做我梁信东的妻子。”

千慧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