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再见

第4章

“没有。”男人简言道。寒向南有些惊讶,抬起头,她不相信眼前的男人没有一百五十坪的房子。

“你有宝马车。”染小七不死心。她虽看上他的美色,可她需要更多的是实际的东西。可以掌握在手里的东西。

“抱歉,也没有。”男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一丝波澜。

“那么,你是某家公司的高层管理,年薪上百万。”染小七最后一次抱有幻想,寒向南微微侧首,看见七七眼里闪过的不舍。这丫头,世人皆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她偏不信。

程子木微微耸肩,表情一如淡然。“染小姐,很遗憾,程某只能又一次让你失望。”

接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过了不到十分钟,七七借口有事,要离开,问向南是否要离开。寒向南摇摇头,染小七看了一眼她,做一个你自己小心的表情,独自离开。

“她不会再来了。”程子木搅动面前的咖啡。他说的极缓极轻,伴着轻柔的音乐。

寒向南侧目,程子木的脸在一片晕光里发着淡淡的光。他的眉不粗不细,双眼发出轻微的柔和的光,他在看着她。

轻柔的音乐,缓缓流淌,寒向南将整个身子靠近背后的棉质靠背上。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对于一个陌生的男人,觉得心生安宁。

“嗨,我是寒向南。寒雪飘飞,一路向南。”寒向南抬眸,眼前的男人长得真好看,他的英俊绝不输于安可。七七的离开,他会不会不开心,会不会觉得七七是个看重现实的女人。

“程先生,七七她不是……”寒向南觉得自己有必要替七七解释,并不是七七太过功利,只是她太需要一个真正能给她幸福的人。

“叫我程子木,或者子木。寒雪飘飞,一路向南,真美的意境。”程子木并不觉得难堪,对于这种场面他不是第一次见。他略顿,“你为何不快乐。”

“程先生,你说笑了,我很快乐,每时每刻都在快乐。”寒向南的心里一惊,她有些微愠,他凭什么说自己不快乐。她看着他的眼睛,男人的眼睛清凉如水,她突然地觉得有些凉意,缩了缩身子,也不去计较男人的不礼貌,扬眉,“你说一个女人最渴望得到的是什么。”她将一只手叠放在膝盖上,眼睛眨眨,双睫微动。

她开始不安,对面的男人眼神太过犀利,他竟看穿了她的内心。

是的,她不快乐,这种不快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没有说错,她何须掩饰。

此刻的她是安静的,亦是不安的,如同开在暮色里的蔷薇花。

“自由,尊重,爱情。”程子木说。

寒向南双唇紧抿,睫毛微垂,双手搅在一起,叠放在膝盖上。轻声重复,自由,自由,是的,是自由。

她终于明白自己七年里,失去的是什么,是自由。

信东,她用整整七年的时间去爱他。

七年,她只做了一件事,还是爱他。

“我没有一百五十坪的房子,可有五百多平的别墅。我没有宝马车,可我有劳斯莱斯。我不是某家公司的高层管理,可我有自己的公司。”程子木扬眉,对面的女人他不讨厌,她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恬静,让他觉得舒服。他不等她露出诧异的表情,继续说,“可是我现在是个穷光蛋。我变卖了所有的资产,房子,车子,公司。”

“为什么?”寒向南微惊,看向程子木,他在笑,那种寒向南不熟悉的笑,如沐春风,让她觉得舒服。

“我在乡下买了一大块的地,打算归隐田居。这些年混匿在钢精水泥的都市,身心疲倦,给自己解放,享受自由。”程子木说完,轻轻的笑。寒向南却懂了,那是自由的欢笑。她的脑子里不由得出现一片绿油油的庄园,红的花,绿的果,蝴蝶纷飞。

“我打算将那块地弄成一块庄园,种各种各样的我喜欢的东西,浇水,除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程子木沉浸在自己快乐的构思里,可他并没有忽视掉寒向南的表情。他懂,那是和他许久前一样纠结的表情。

“你的想法真特别,这里难道就真没有你会去眷恋的东西。”寒向南的心里微微有什么东西在蜕变,他的话像毒药,粘在了她的心口,粘稠,隐隐的窜动,她界定为那里住进了一只小狼。暂且这么认为。

“或许会有。可现在我更想给自己自由。谁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那为什么不善待自己。”程子木说的欢快,眉眼扫过低垂了头的寒向南。

“可是,爱情呢。”

寒向南在见到梁信东的那一刻,所有的惴惴不安,烦躁,又一次的被她丢的老远。她的眼里,只剩下信东柔柔的笑。

梁信东在寒向南惴惴不安的第七日,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他竟然破天荒的给她买了礼物。一只玉兰花状的胸针,上面镶了小小的水钻。

梁信东搂着她的腰,下巴低在她的额头,青青的胡渣,寒向南的额头微微发痒。她却实在是高兴的。她的信东还是她的信东。

“向南,我想你。很想很想。”

寒向南的心顿时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她抬起头,眼神故意表现的冰冷。她决意给他一个教训,这些日子的思念,岂能一句简简单单的我想你就可弥补。

“我可感受不到你那里想我,这么长的日子,是不是外面给我找了妹妹。若是真找了,告诉我,我那么爱你,岂会不放你自由。”说出这话的时候,寒向南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前纵使两人闹别扭,僵持的时间再长,她也从不曾说过这般的话。

她心有些发慌,偷偷打量信东的脸。

信东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只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用手紧紧的箍筋了怀里的女人。

“向南,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你知道,女人对于我,有你一个我已经足够。”

千慧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